黄金渔场

527 合作伙伴

527.合作伙伴?

创世起点,双站合并,江湖风云起啊!妈的,本来打算这个月养养菊花,卧槽蛋壳又得准备爆了!但这几天得养养,连着爆了七天,菊花都喷石油了!那个再求一下月票哈&&&&

手冢孝太的这座庄园的主体是一座纯日本式住宅,起居室、茶室、客厅、厨房、佛堂等一应俱全。≧

秦时鸥一路走进庭院,看到一些小屋子竟然还都是茅草顶。另外他还注意到,小屋子后面还堆积着一些茅草堆,估计随时是更换备用的。

庄园的庭院是回游式风格,中间有池塘,池塘周围设置小路,配置凉亭、桥和石灯笼之类,空地上栽了很多树,最多的是杜鹃。

穿过庭院,手冢孝太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和服在等待,看到秦时鸥和薇妮他就鞠了个躬,说道:“欢迎欢迎,欢迎秦桑和薇妮桑莅临手冢农园,手冢孝太深感荣幸。”

薇妮将带来的礼物交给手冢孝太,有些是昨天逛街买的小东西,另外还有从告别岛带来的精品茶叶和西洋参之类。

手冢孝太将礼物递给自己的儿子,哈哈笑道:“秦桑真是费心了,来蔽居做客竟然还带这么多名贵礼物,非常感激,快请上座,巴特勒桑已经在里面了。”

秦时鸥也笑,笑的不太自然,手冢孝太说话文绉绉的,礼节又多,他不是很习惯。

往里走的时候,手冢孝太忽然又道:“秦桑,您的着装真是让您气质非凡。我很少见过年轻人还能如此正式的打扮了,真是了不起。”

秦时鸥看看薇妮。后者无所谓的耸耸肩,等手冢孝太不注意的时候。她才露出一丝得意微笑。

庄园的住宅区呈回字型,四周又延伸出一些附属建筑,这些建筑有游廊连接,只能感受微风拂面,但不会有雨雪落进来,设计的别具匠心。

秦时鸥观看了一下,住宅区的房子以原木为主,没有什么浮世绘、金银饰品之类,黛瓦白墙、绿树红花。展示出手冢家族刚健质朴的家风。

进了正门客厅,对面墙上挂着五个泼墨大字:幽、玄、静、寂,最中间是一个‘禅’字,不知道这字是谁写的,但显然出自名家,字迹豪迈、力透纸背。

浏览过这座庄园,秦时鸥跪坐之后先称赞道:“手冢先生的庄园真是文化底蕴深厚,虽然我没见过以前的京都大宅,但我想不过如此。”

他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应该比较客气了。可是手冢孝太听到之后却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而薇妮则快接口道:“是的,我们现在所在的宅子一定要过京都那些宅子,而且从整体来看,我更觉得自己仿佛是置身于江户时代的京都寺院。”

这下手冢孝太脸上的尴尬微笑变成大笑。他哈哈笑道:“秦桑和薇妮桑真是明察秋毫,来来来,尝尝我家的茶。是我的妻子和孩子种植采摘晒制的,味道应该不错。”

给秦时鸥、薇妮和巴特勒倒了茶。手冢孝太告罪,然后就离开客厅去了厨房。显然是去准备午餐了。

这时候秦时鸥才问薇妮刚才自己说的不合适吗,薇妮解释道:“你别比方那就没事了,以前京都人多地少,所谓的大宅大多紧窄逼仄,和这种乡下大宅是两种风格。但因为居民们信奉佛教,故而京都的寺庙倒是很宏伟宽敞,我也不懂日式建筑风格,不过看庭园石、石灯笼、石制洗手盆上有佛偈,猜想这庄园应该有寺庙的元素。”

巴特勒听了薇妮的话赞同的点头,笑道:“是的,伙计,薇妮说的对。手冢给我介绍过,他们的庄园是请什么设计大师泰阿弥按照寺庙风格建筑的。”

从建筑风格开始打开话局,秦时鸥、巴特勒、西村棱聊起了现在的渔业。

秦时鸥的渔场马上要出产渔获了,问巴特勒有没有兴趣,巴特勒有些为难,说大马哈鱼还好,鳕鱼、鲱鱼、鲭鱼他那边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秦时鸥不会强人所难,说要不回头你去我渔场一趟,吃个海鲜聊聊天,尝尝我的海鲜味道,我觉得我那鳕鱼、鲱鱼和鲭鱼品种质量比较好。

巴特勒没有把他的话当真,愉快说道:“好的,我在日本处理完事情就去找你,你的渔场环境真棒。说实话伙计,如果不是要养家糊口,我真想去你的渔场买块地建个屋子住一辈子。”

很快,两个仆人上来打开一张矮桌,将一些佐料端了上来,海鲜酱、芥末汁、上白糖、岩盐、谷物醋、浓口酱油、味噌、料理酒之类,很齐全。

支起矮桌后,两个仆人去门口架起一个烤炉,一个在烤炉上放上大越前蟹开始做烧烤,另一个则架起锅子煮螃蟹。

手冢孝太端着一个大酒壶和一黑一白两个小酒壶走进来,说道:“秦桑、巴特勒桑,请务必尝尝我们的天狗舞,我认为味道还是很好的,希望你们能喜欢。”

日本人喜欢餐前小酌两杯,所以那边菜肴还没上,这边三个人开始喝上了。

既然喝上小酒了,那按照日本人的习惯,正事就要开题了。

果然,抿了一口清酒,手冢孝太说道:“秦桑,非常抱歉,我私底下打听过您的信息,如有冒犯,请您多多原谅。”

秦时鸥说道:“这很正常,手冢桑,这没有冒犯我。何况,咱们渔家男儿的心胸,就是像海洋一样广阔,请你不要再多想。”

手冢孝太听了这话脸上露出喜悦表情,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恕我直言了。”

身体端坐,手冢孝太正色道:“秦桑,据我所知,你对钓金枪鱼很有一手,我在格洛斯特港的朋友说起你来赞不绝口,称你是此道高手。这一次的金枪鱼王也证明了这点,所以我想,我们有没有机会合作一下?”

秦时鸥道:“手冢桑客气了,我钓金枪鱼技术一般,不过我手下确实有一群很厉害的渔夫。”

话音一转,他又道:“但是,手冢桑,请恕我愚钝,你们喜代村株式会社是东京数一数二的大型海鲜商,我那么几条金枪鱼,您未必看在眼里才对。”

手冢孝太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秦桑显然谦虚了,是这样的,您知道蓝鳍金枪鱼是所有日本渔业株式会社的宝贝,每年我们都会派出很多探索船去各国海域探查蓝鳍金枪鱼的数量。”

“根据我们社团一艘船所查询到的消息,您的渔场已经有二十几年的时间没有捕捞过了,渔业资源保护的很好,沙丁鱼特别多。那根据我们推测,您的渔场应该有蓝鳍金枪鱼群!”

一听这话,秦时鸥心里掀起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