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28 合作尼玛

528.合作尼玛

沙丁鱼不是一种具体的鱼名,它是亚洲人对鲱科鱼的总称,比如秦时鸥渔场里众多的大西洋鲱鱼、著名的挪威鲱,都可以叫做沙丁鱼。

这种鱼可以制作成罐头,味道在鱼类里面属于中等,但对于金枪鱼来说,这种鱼简直就是美味!

秦时鸥那批蓝鳍金枪鱼为何跑到渔场就不愿意离开了?就是放不下这些数量丰富、味道极美的鲱鱼。

说起来,蓝鳍金枪鱼也是一种很命苦的鱼,因为采用撞击式呼吸,它们游泳时总要开着口,使水流经过鳃部而吸氧呼吸。这样在一生中它们只能不停地持续高速游泳,即使在夜间也不休息,只是减缓了游速,降低了代谢。

呼吸很难了,进食更难,蓝鳍金枪鱼对食物是很挑剔的,它们为何要进行越大洋巡游?就是为了寻找能让它们满意的食物。

人工养殖蓝鳍金枪鱼的难度有二,一是空间,蓝鳍金枪鱼需要巨大的活动空间,第二是食物,它们对食用鱼质量的要求,和人类一样高!

这样手冢孝太说的话似乎有道理,大秦渔场沙丁鱼资源丰富,渔场往南是乔治浅滩、往西北就是圣劳伦斯湾,这两个地方都盛产蓝鳍金枪鱼,那他这么推测貌似也对。

但秦时鸥可不傻,他看着,手冢孝太,慢慢收敛微笑问道:“手冢先生,您的渔船,探测到的不是沙丁鱼群,而是蓝鳍金枪鱼群?”

一边说,他一边看向巴特勒。

他的渔场周围没有什么船到过。除了他自己的船,就是巴特勒去接八目鳗和金枪鱼王的时候派过船。

渔船上往往都有探鱼仪声呐之类。在渔场深海水域偶然发现蓝鳍金枪鱼不是不可能。

被他注视着,巴特勒尴尬的咧咧嘴。低下头一口清酒抿了下去,不抬头了。

手冢孝太给秦时鸥填了一杯酒,哈哈笑道:“秦桑果然是明眼人,那么我就直说,秦桑,我们能不能合作起来?如果能再来四到五条这样品质的蓝鳍鲔,我们可以联手统治东京市场!”

还他么四到五条?老子渔场确实有那么多,但不可能都送给你!

竞争才能出高价,这个道理秦时鸥还是明白的。

手冢孝太直视着秦时鸥露出坦然表情道:“秦桑。您可能还不清楚,您的渔场里的金枪鱼,肉质太好了!过去两天我的寿司店吃客云集,多少大人物特意打电话让我帮他们留点尝了尝,我从没品尝过那么好的金枪鱼寿司!肉质只能用前所未有来形容!”

秦时鸥苦笑一声,摊开手做无奈状道:“手冢桑,你首先要搞清楚,第一,不可能每条金枪鱼都这么大都是这样的肉质;第二。金枪鱼不会属于某个地方,它们居无定所,今天在我的渔场,明天可能就去了南大西洋。”

手冢孝太眉毛一挑。道:“这并不是问题,第一,只要是金枪鱼。那肉质就不会差到哪里;第二,只要今天在即可。我们只要派出快速拖网渔船……”

听这家伙一说,秦时鸥对他的好感立马消散了。脸上在笑,心里已经破口大骂了。

快速拖网渔船是专门对付金枪鱼的一种船,因为金枪鱼游动速度快且警惕性强,一察觉到拖网渔船靠近它们就会加速逃离,为此,无所不能的人类就研究出了快速拖网渔船。

正是这种船导致了金枪鱼的濒临灭绝,否则光是钓竿钓又能钓到多少金枪鱼?在加拿大和美国,这种渔船和围网渔船一样已经不准使用了。

手冢孝太这么说,可谓是绝户计,只要真用了这船,大大小小金枪鱼谁也别想跑。

巴特勒虽然喜欢钱,但他对海洋的呵护心远强于只会破坏的日本人,他一听这话就摇头,道:“不,伙计们,绝不可以这样做!蓝鳍金枪鱼可以捕,但绝不能使用拖网!”

一个人提倡一个人反对一个人不说话,氛围就比较尴尬了。

正好这时候西村棱上来跟手冢孝太说蓝鳍鲔的材料准备好了,手冢孝太借机下台,道:“说起来我手冢家世代是做寿司、生鱼片的,可是很惭愧,我没有学得我祖先有关传统美食的厨艺。不过我对蓝鳍鲔的做法还有些研究,今日小试牛刀,还望贵客们能赏脸品尝。”

只要不谈生意,秦时鸥还是很乐意和手冢孝太玩玩的,吃饭喝酒当然更好。

手冢孝太离开,秦时鸥和巴特勒就攀谈了起来,不高兴的说他干嘛没事查自己的渔场。

巴特勒苦着脸解释道自己也是无心的,当时渔船经过深海区的时候探查到了四五条大鱼的身影,开始没多想,以为是鲨鱼之类。

等到秦时鸥找他去处理这条金枪鱼王,他就一下子反应过来,那几条大鱼都是蓝鳍金枪鱼啊!然后就是他来到东京联系了手冢孝太,某一次喝酒喝多了,就把这件事给嘟嘟出来了,被手冢孝太给记在了心里。

秦时鸥暗骂自己作死,如果自己低调点哪里有这么多事?不过这种事也是压不住的,明年开始,大秦渔场还是会井喷式往外输送蓝鳍金枪鱼。

半个小时后正餐开始,一道道日本传统美食被端了上来,重头戏自然就是手冢孝太做的蓝鳍金枪鱼大餐。

手冢孝太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端起一盘炸黑色肉片式的东西请他们吃。

秦时鸥没有直接吃,上次参加爱斯基摩人的海豹狂欢节时候他被‘基维亚克’那道菜给吓出心理阴影了,要知道日本人可是出了名的黑暗料理专家,这东西这么奇形怪状,他想不出是什么。

巴特勒捏了一片尝了尝,边吃边点头,这样秦时鸥才吃了一块,有点像是炸肉干,外表撒有孜然粉,吃起来香脆鲜美,越咀嚼越香。

看他们都吃了,手冢孝太微笑问道:“味道怎么样,诸君?”

秦时鸥点头赞道:“真是上好的美味,请问手冢桑,这是什么名料理?”

“这是我们寿司三昧的招牌菜之一,油炸鲔鱼鳞!”手冢孝太得意的说道。

干炸金枪鱼鱼鳞?秦时鸥在国内时候吃过类似的油炸鱼鳞,所以心理压力不大,只是觉得这种吃法有些新奇。

蓝鳍金枪鱼看上去光滑无比,其实它们也有鱼鳞,鱼鳞就是鱼体外表那层黑膜,很多人以为这是它们的鱼皮,事实上鱼皮还在下面,色泽是银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