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45 封锁渔场

545封锁渔场求月票

如果问艾尔伯特最痛恨的人是谁,那肯定是秦时鸥。

为什么?

艾尔伯特也不知道,但人就是这样,讲究眼缘和对脾气。毫无疑问,艾尔伯特对秦时鸥没有一点眼缘,他们也注定不可能对脾气。

当然对于秦时鸥来说,一样如此。

被秦时鸥讽刺之后,艾尔伯特脸色难看,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小子,别太得意,我确实被那些gou娘养的伤了脚,但谁知道你以后会发生什么?被狗咬断腿也未必不会发生!”

秦时鸥遗憾的说道:“我真该把我家里的两条大狗牵来让你看看,我很有狗缘,帅气的年轻人就是这样,不光美女,猫啊狗啊都喜欢。不像你这种怀孕十个月的老头子,请问你现在还能硬起来吗?哈哈哈哈!”

最后这句话有点狠,艾尔伯特纵然是纵横商场多年,也被气的头昏脑涨。

是的,他硬不起来了……

法兰克一行人那边看傻眼了,拉住秦时鸥低声道:“秦,你得冷静点,我们的目的是在他这里建一个基站分主机。”

秦时鸥笑道:“没用的,伙计,只要那胖子还在这里咱们就建不了。不过好在他不会在这里太久,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家渔场就要换人了。”

法兰克一行人之前在山里架设基站主机,不知道佳得利渔场的事情。

也是巧了,秦时鸥准备离开的时候,哈姆雷陪同一些西装革履的人走了过来。这些人里有几个扛着长枪短炮、穿着小马甲。一看便是记者。

一个长着亚麻色头发的六十来岁的白人将一份文件递给艾尔伯特,平静的说道:“史密斯先生。经过加拿大渔业和海洋部与纽芬兰-拉布拉多省高等法院研究判定,您对本渔场的管辖权被收回。一周之后政府将会对渔场进行拍卖。”

虽然多日前艾尔伯特就知道了这个结果,可是拿到通知——尤其是守着秦时鸥接到这份通知还是让他非常愤怒。

他不顾旁边有电视台录像,一把将文件扫掉,吼道:“去他妈的渔业部,去他妈的高等法院!这渔场是老子的!老子在这里投资这么多钱,你说收回就收回?!我要告你们!我决不罢休!”

秦时鸥则心花怒放,他对法兰克挑挑眉毛,哈哈笑道:“瞧,我说什么。这里马上就要换老板了。”

亚麻色头发的男子看了秦时鸥一眼,又回头心平气和的对艾尔伯特说道:“史密斯先生,您可以去最高法院进行上诉,但这是渔业和海洋部、省最高法院的联合决定,在最高法院结果下来之前,得按照这个决定来。”

他挥挥手,几个保镖打扮的强壮青年把渔场大门给锁了起来,艾尔伯特指挥手下人去推开门,却没人敢动。

老板很可怕。但国家法律更可怕,尤其是这阵势这么大,又是保镖、又是电视台。

艾尔伯特气的浑身发抖,他伸手点着亚麻色头发的胸口。恶狠狠的说道:“好、好、好,伙计,你真有种。你们是渔业部的是吗?告诉我你们渔业部的部长是谁?我想问问他有什么权力封锁我的渔场!”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尽可以问我。史密斯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修-金。暂时任渔业部部长一职。”亚麻色头发的中年男子平静的看着艾尔伯特,语调自始至终没有变化。

现场气氛顿时凝固,艾尔伯特的气势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秦时鸥也大吃一惊,这是加拿大的渔业部oss?他平时不看新闻不热心政治,还真是不知道现在加国渔业部老大是谁。

加拿大是资本主义国家,官本位观念不是很强,这点没错,但也要讲重量级。如果对面站着的是圣约翰斯渔业与养殖局局长,艾尔伯特可以不在乎。

但是,现在他对面的是国家渔业与海洋部部长,是可以和英国女皇一起午餐的人,他的小资产根本入不了人家的法眼。

马修-金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他重新递给艾尔伯特,说道:“如果你有意见可以上诉,但请你先看看我们的调查结果。根据我们调查取证,您的渔场两百米近海养殖水域的海底被您破坏殆尽。我们的渔船一直深入渔场二十五公里,都没有找到一个鱼群!您已经严重违反了《渔场用地法》,很抱歉,国家必须收回这个渔场。”

这次艾尔伯特不敢再打掉文件了,他愣愣的看着文件调查结果,喃喃道:“不可能,我的渔场不可能没有一个鱼群!”

他没有往渔场投资过,这是事实,但他知道秦时鸥在周围海域投入了多少力量。虽然讨厌秦时鸥这个中国人,可他得承认,人家是正儿八经想要建设渔场的,这点必须服气。

艾尔伯特之所以敢将近海二百米的海底踏平,不怕渔业局来查,他就是吃准了周围渔场有的是鱼,总有鱼群进入他的渔场,因为秦时鸥没有用渔网隔开两家的渔场。

只要他的渔场有足够多的鱼,那就不算违反渔场用地法,他就可以尽情建筑别墅。

显然,他的计划出了问题。

秦时鸥耸耸肩,不用谢我,胖兄弟,是的,就是我在渔业部的渔船捕捞中动了手脚。别说渔业部的渔船只深入海洋二十公里,就是二百公里,老子也有办法让他们捞不到一个鱼群。

艾尔伯特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地上,他傻傻的看着渔场里的别墅布局,心口开始滴血……

事情结束,秦时鸥就要离开,准备参加镇上的复活节。

结果他没走几步,有人喊下他,他回头一看是马修-金大部长,赶紧停下脚步。

“您是秦时鸥先生?奥尔巴赫先生的侄子?”马修-金微笑着问道。

秦时鸥点头道:“是的,金部长,很荣幸认识您。”

马修-金笑道:“我也很荣幸,我听说过你的事情,你对渔场投入的力量真让人敬佩。如果纽芬兰渔场里的私人渔场主都有您这样的决心,那重启纽芬兰渔场昔日辉煌,只需几年就够了!”

“您过奖了,那是我应该做的,其实我是生意人,想要靠渔场赚钱。”

马修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你对这个渔场有兴趣吗?如果你再买下这家渔场,那么就可以完成告别岛渔场大圆满了。”

秦时鸥坚定的说道:“当然,我很感兴趣,我一定会拿下这家渔场!”

“那就欢迎你去参加一周之后在圣约翰斯法院举行的公共资产拍卖会,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这家渔场的底价是2800万,很多房地产开发商对它很有兴趣,你的对手不少。”马修-金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