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46 贵客1/10

546.贵客(1/10)

马修和秦时鸥再没有多说,报出佳得利渔场拍卖底价之后便离开了。

秦时鸥让法兰克他们稍等一个周,一个周以后再回来安装基站的分主机,肯定还是在佳得利渔场,位置随便选,想在哪里安装就在哪里安装。

“您倒是够自信的。”法兰克苦笑道。

秦时鸥拍拍他的肩膀,傲然道:“因为我了解自己的实力!”

两千八百万加元?那算什么钱,八千两百万他也有信心拿下来!

现在自己银行卡有多少钱,秦时鸥都不知道了,他根本不去关注,反正他知道现在就算没了海神之心,这辈子也一样可以活的很爽了。

梵高油画的钱还没有到账,秦时鸥上车后给小布莱克打了个电话询问怎么情况,小布莱克解释道:“成交了,五千二百万美金,你准备收钱就行。不过阿费夫那边还在进行油画鉴定,得等他拿到最终结果。”

“还没鉴定完?”秦时鸥想想都两个月了,一幅画没鉴定完毕?

“当然,你以为私人鉴定是看一眼就行了?找专家和大师主观分析,要化学检验画纸、检验颜料。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用这幅画继续宣传,你们中国话怎么说来着?”

“挂羊头卖狗肉?”

“对,就这句话,现在外界很多人还以为咱们要拍卖《蒙马儒的日落》呢,正好吸引他们去参加我们的拍卖会。对了,今年拍卖会你还来吗?”

“跟我没关系,我去个干嘛?”

“谁说没关系?比利送来了一串朝珠。说是你的私人物品,我要给你拍卖。现在已经有几位你们国家的富豪表示出兴趣了。”

秦时鸥想起那串红珊瑚朝珠,但那东西又能卖多少?五十万?六十万?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最近他要专心出产渔获了。

镇上的欢庆活动开始了,秦时鸥停下车后汇合薇妮,然后就混进游行人群,他看到几个熟悉的脸蛋,雪莉他们将鹅蛋摆放在外面出售,一个标价十五元。

“你们倒是挺会做生意。”秦时鸥过去笑问道。

雪莉邀功一样打开钱箱说道:“瞧,我们都卖出四颗蛋了,咱们的蛋是最大的。价格一点不高,卖的好不是正常吗?”

戈登臭屁的说道:“除了恐龙蛋,谁的蛋还会比我们大呢?”

“有的是!”雪莉不屑的看着他。

“举例说一个。”戈登和雪莉犟上了。

秦时鸥估计雪莉不知道鸵鸟,就想提示她一下,结果大萝莉轻蔑一笑看着戈登道:“比如说你这样的笨蛋!”

“ok、ok,赶紧卖你们的蛋,怎么又吵起来了?”秦时鸥掏出十五块钱递给他们要拿走一个蛋。

雪莉制止,说道:“这次有你的股份,秦。你有40%,薇妮姐姐和我们各有10%,虎子豹子和小布什尼米兹一共有10%。所以,你不用出钱。我记账就行啦。”

记账?秦时鸥哈哈大笑,就大萝莉的水平,他没有信心能记清账。估计最后先晕头的就是她自己了。

看到秦时鸥手里的鹅蛋,薇妮喜滋滋的问道:“谢谢你送给我。秦,我很爱你。”

“甜心。我也爱你,但我没想过送你。”买下这颗大鹅蛋,秦时鸥送给法兰克,人家大过节的给自己忙活无线电基站的事情听不容易的。

“你送我?”法兰克惊讶的看向秦时鸥,然后看着柳眉倒竖的薇妮,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心头。

秦时鸥哈哈笑道:“我知道男人之间送蛋的含义,但你别误会,这是真正的感谢,感谢你们的节日加班。”

这次的复活节庆典比去年那一次要隆重多了,尤其是进入教堂的时候,宽阔崭新的教堂给了人们自信,镇民们情绪格外高涨。

秦时鸥对见耶稣没兴趣,在外面品尝各种口味的糖蛋。镇上建起了一个小棚子,在里面吃糖蛋是免费的,游客们也可以品尝,不要钱,随便吃,但绝不能带走。

玩到下午,秦时鸥带着薇妮开开心心的回到了渔场,靠近别墅之后看到虎子豹子跟哨兵一样坐在门口,眼睛警惕的盯着大厅。

“来客人了。”薇妮对秦时鸥笑道,他们现在对虎豹的脾性是摸的一清二楚。

可是一进门,秦时鸥吃惊了,走在客厅里的是他不久前才分开的一个人,马修-金,加拿大渔业与海洋部的大boss!

这位大boss此时端着一杯茶坐在奥尔巴赫对面毫无风度的哈哈大笑,一点不像早上遇到时候那样冷静沉稳。

看到薇妮和秦时鸥,奥尔巴赫站起来说道:“来,秦、薇妮,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薇妮小声道:“这是新的渔业部长,快去跪舔他吧小子!”

“金先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我们认识的,奥老爹,不用介绍了。”秦时鸥赶紧说道,我靠,国家部长啊,放在中国那是什么水准?跟省长一样的级别,自己见过最大的官貌似就是市长了?

马修起身和秦时鸥、薇妮纷纷握手,笑道:“我是来看望我的老师的,奥尔巴赫先生。”

秦时鸥还真没想到有这回事,一下子瞪大眼了。随后他想到早上的事,难怪这位渔业大boss认识他还找他透露了拍卖底价,他以为自己已经魅力爆棚到男女通吃了。

奥尔巴赫笑道:“我从哈佛法学院毕业之后没有直接进入法院,是先留校做了助教,马修当时选修过我的课,因为都是来自圣约翰斯,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些友谊。”

“只是一些吗?我以为是很多。”马修对着奥尔巴赫做出伤心的表情。

秦时鸥配合的笑了起来,然后拉住薇妮低声道:“我看俩小老头之间有基情。”

“基情满满。”薇妮也低声道。

奥尔巴赫七十多岁了,马修也有小六十岁,只是他保养的很好,亚麻色头发丝毫不见花白,总给人一幅精力充沛的样子。当然,奥尔巴赫现在也是这样精力充沛,秦时鸥一直帮他和家里的父母输入海神能量。

奥尔巴赫是谈判高手,气氛掌握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看出秦时鸥和薇妮面对马修的时候略为有些拘束,便改变话题开始聊起了大东昭和丸号赔偿事件。

马修笑道:“他们已经答应赔偿了,一千四百二十万加元,补偿我们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