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75 狗血10/10

575.狗血(10/10)

秦时鸥对朵朵招招手,将她介绍给雪莉。

虽然大萝莉有时候表现的颇为女汉子,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很靠谱的,薇妮正在塑造她的淑女气质,秦时鸥觉得不太成功,可让她照顾朵朵还是很合适的。

朵朵怯怯的站在大萝莉身边,大萝莉对她伸出手,小萌娃回头看看妈妈,见妈妈微笑,就大着胆子将小手放到雪莉手里。

戈登大咧咧的上来拍着胸膛说道:“新来的,我给你做个介绍,我是这里的大哥大……哎呦疼疼疼,雪莉你个女疯子……”

雪莉快手如风,伸手撕扯戈登的耳朵拉到面前,冷笑道:“你是什么?大哥大?你怎么不说你是对讲机?以后在姐姐这里要低调,明白吗?”

小沙克看朵朵可爱,他凑上来嘿嘿笑道:“你好,小妹子,我是你的沙克哥哥,我会好好保护你……哦,狗屎!雪莉,你干嘛揪我耳朵?”

雪莉赶紧松开手,耸耸肩道:“抱歉,沙克,我习惯了。”

说完,她拉着朵朵嚣张的转身离开,小沙克不开心的骂了一句,他老子恰好在身边,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恶狠狠的说道:“别他妈骂人!上帝知道,小兔崽子,下次让你老子再碰到你说脏话,不把你打的满裤子屎算你拉的干净!”

海怪走过来批评沙克:“瞧瞧、瞧瞧,你这样怎么能教育出好孩子?你不喜欢孩子说脏话。为什么你自己脏话连篇?”

小沙克一个劲的点头,就是就是,海怪叔叔你说的真好。

海怪接着说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别他妈说话,这种熊孩子就得狠揍!别多说,逮着他一次揍他一次,揍到他以后张开嘴骂人之前先想起你的厉害!”

小沙克哀嚎惨叫,尼玛看热闹不嫌事大,你打你自家儿子去啊,俺爹用语言武器教训我关你什么事?

院子里热热闹闹。毛伟龙看着一群人融洽说笑打闹,脸上露出艳羡表情。对秦时鸥说道:“你这里的关系真好,我感觉你们就像是一家人。”

秦时鸥理所当然的说道:“兄弟,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人家好。人家自然会对你好,我们不是像一家人,实际上就是一家人!”

尼尔森拿了两瓶纽芬兰雪啤过来给秦时鸥和毛伟龙,两人趴在别墅栏杆上看着西方渔场的落日余晖,一时之间都没开口,秦时鸥等着毛伟龙说话,毛伟龙则不知道要说什么。

喝完一罐啤酒,秦时鸥跨坐在栏杆上问道:“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毛伟龙苦笑道:“有什么好说的,很狗血。我想娶刘姝言,我家里人死活不同意,还给我安排了一个相亲。估计女方你都认识,叫钟楚楚,是个喜欢装嫩的疯丫头。”

秦时鸥一愣,哈哈笑道:“这个姑娘我还真认识,她来过告别岛,虽然她喜欢装嫩。但我觉得那丫头其实不错。”

毛伟龙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不来电。其实我认识很多漂亮姑娘,和她们玩没问题,如果真的想想要和她们一起共度一生,那我简直能疯了!”

这点两人一样,以前在海岛市,秦时鸥不至于苦逼到什么女朋友都找不到,好歹也是国企员工,说出去身份还是很牛逼的,靠山可是两桶油呢。

可是,秦时鸥交往女孩有个标准,那就是熟悉之后想想两人在一起过几十年的生活,看看能不能合得来,也就是对未来做个推演。

无一例外,那些姑娘他都没法携手共度一生,直到后来碰到薇妮,他本来是被薇妮的美貌和优雅所吸引,单纯的眼缘。可是了解之后,他觉得薇妮就是那个适合陪他共度一生的女人。

当然,如果说秦时鸥就是以貌取人也没错,薇妮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拒绝呢?

也当然,这话不能说的太绝对,毛伟龙就有可能拒绝,别看他上学的时候喜欢送女生毛衣求爱,那就是他在胡闹,毕竟是堂堂都锦衣卫二档头的公子,什么样的女人他搞不到手?

“你对刘姝言来电?朵朵是怎么回事?”秦时鸥淡淡的问道。

毛伟龙苦笑道:“是啊,我对她很来电,你不知道多来电!你知道我有时候比较傻逼,我本来只是觉得刘姝言性感,有一次泡她的时候,她的一个朋友说1v新出的包包很漂亮,我不屑的说‘scar不比那破包漂亮’……”

“你真装逼!”秦时鸥忍不住打断毛伟龙的话。

scar是sof-combat-assau1t-rif1e的缩写,全称是‘特种部队战斗突击步枪’,是比利时著名枪械公司fnh为了满足美军特战司令部特种部队装备标案而制造,是新一代的级步枪,出来没几年,但在军迷当中声名显赫。

正如毛伟龙所说,这枪非常漂亮,采用了少有的模块化设计,流线感很强。

毛伟龙笑了笑,继续道:“当时其他女人都问我scar是什么包包是哪家奢侈品商制造的,只有刘姝言笑着接了一句,你知道她接的是什么吗?”

“她说出了scar的全称?”秦时鸥猜道。

毛伟龙摇摇头:“不,她说的是‘rfb更漂亮’。”

rfb是“无托结构前抛壳步枪”的缩写,是美国凯尔科技数控工业公司研制的一款无托步枪,这枪的出色之处就是‘漂亮’,被认为是未来好莱坞大片中美女标配用枪。

这款枪械现在还没有投产,只是在几次枪展中露过面,能知道这款枪确实挺了不起,秦时鸥起码就不太清楚这枪是怎么回事。

“然后,我一下子就感觉我们之间有共同话题了。后来我特意去找了她几次,对她了解越多,我越喜欢她。有一次我认真想了想,如果我和她共度一生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在我想来,那一定很好,就像你和薇妮那样。”毛伟龙向往的说道。

“她已经结婚了还是怎么着?是不是因为她有孩子你家里人不同意的?”秦时鸥怜悯的看着毛伟龙。

毛伟龙笑着看他,道:“记得我说的第一句话吗?‘很狗血’,刘姝言是夜总会的妈咪,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给一个大院哥们庆生,当时场子里的姑娘都是她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