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76 退潮1

576.退潮(1/?)

毛伟龙话音落下,秦时鸥脸上的表情凝滞了。

“狗血是吧?”毛伟龙又问道。

秦时鸥看看他,摸起啤酒罐结果空了,就又对尼尔森喊了一声,这次让他送上来一打,打开一个就狂灌了好几口。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得知毛伟龙被家里隔离管了一段时间,他还觉得毛家不近人情。

是的,爱上一个有女儿的女人,对于政治家族的后代来说不太合适。但他觉得毛父毛母采取的手段有点激烈,年轻人迷恋女人还少见吗?

可是现在,他觉得毛父毛母做的对,如果是他,儿子敢想娶一个有女儿的夜总会妈咪,那更绝对不行!直接打断他的腿!

看着秦时鸥的表情,毛伟龙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看来我在你这里也呆不久。”

秦时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瞧你那表情,好像是我抛弃了你一样,你爱住多久住多久——主要是小五郎,你这么弄不靠谱,真的!卧槽,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那个刘姝言,是吧?你懂吧?”

劝和不劝分,他还是不能把话说的太清楚。

“是什么?”毛伟龙看着他,“你不了解她,我也是说真的,如果你了解她,你会明白我的选择。薇妮在你的眼里是最好的女人,姝言在我的眼里也是这样。”

确实。秦时鸥不了解刘姝言,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但他不认为一个在夜总会做妈咪坑害姑娘的女人。会是个什么样的好女人!

不过他也不会妄下断言,小萌娃给刘姝言加了不少分,他觉得能一个女人能将自己的聋哑女儿照顾的这么好,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挺矛盾的,秦时鸥就不乱说,他拍拍毛伟龙的肩膀,说道:“这没多大事。兄弟我是支持你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毛伟龙温暖的一笑。抓着他的手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秦时鸥说道:“这句话算什么,你不记得我们大学时候的那句约定了吗?”

毛伟龙疑惑的挠挠头,试探的问道:“苟富贵勿相忘?”

“不,好机油一被子!”

“艹!”

两人打闹着回到别墅区的草坪。雪莉带着朵朵玩的开心,鲍威尔将他的海饼干又拉出来显摆,载着朵朵转了一圈,让朵朵那张小脸笑成了小花朵。

希克森老爹精心准备菜肴送了过来,安烈蛋、乡村奶油焗口蘑、腌渍烤洋葱、培根牛肉卷、奶酪土豆碗、肉镶口蘑、脆墨鱼圈、奶酪焗西蓝花、瑞典丸子、香草烤蚝……各种各样一大堆。

这帮渔夫聚餐少不了啤酒,秦时鸥被他们带的都不怎么喝冰酒改成喝啤酒了。

以前秦时鸥觉得啤酒没什么好喝的,但是现在和渔夫们在一起,有时候聊着天哈哈大笑两声灌口啤酒确实很爽。

薇妮和刘姝言在一起,本来想要帮她翻译。结果发现刘姝言英语还不错,只要别说的太快,基本上她都能跟上。

沙克和伊沃森在那里烤野猪。一边翻烤一边喊不公平:“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来做服务员呢?不,boss,我要公平公正的待遇!”

秦时鸥拿起一个啤酒瓶放在桌子中央,对一行人说道:“ok,接下来我们进行俄罗斯转盘。酒瓶转到谁那里,谁就去替换沙克。有问题吗?”

“没问题,就这么来!”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说道。

秦时鸥使劲一转酒瓶,碧绿色的瓶子就开始飞快转动,渔夫们死死盯着瓶口,海怪深深的吸了口气,强壮的胸膛跟气球一样鼓了起来。

瓶子缓缓停止转动,瓶口指到海怪面前的时候,海怪凑上去狠狠吹了口气……

“狗屎!魂蛋你耍赖!”坐在海怪下面的尼尔森吼道。

海怪蛋定的插起一片安烈蛋塞进嘴里,悠然说道:“这叫合理利用规则,伙计,这不是耍赖!”

尼尔森看向秦时鸥,秦时鸥一拍桌子说道:“我是boss,我说的算,海怪,你去替换沙克,以后俄罗斯转盘除了我谁都不准插手!”

尼尔森和伯德击掌庆贺,海怪悻悻的取代了沙克的位置,沙克端回了一大盘烤肉。

秦时鸥挑了一片最嫩的给朵朵,挠挠她的下巴将脸凑了上去。

朵朵吃的小嘴流油,她害羞的看看妈妈,抱着秦时鸥很用力的给了他一个亲吻。

毛伟龙恨恨的拉回秦时鸥,怒道:“我闺女的便宜都给你占光了。”

秦时鸥豪气的挥手道:“这算什么事?我和薇妮有了儿子,就让他娶了你家朵朵,朵朵好不好?”

他看向朵朵,朵朵听不到他的声音,刘姝言浅笑着用手语给她翻译,明白之后小萌娃躲到刘姝言的身后,小脸红扑扑的不敢露面了。

薇妮笑吟吟的看着秦时鸥,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有儿子?”

秦时鸥看看手里的啤酒,一把递给毛伟龙,下决心道:“戒酒!从今天开始准备生儿子!”

“但是亲自己的儿媳妇,似乎也不太好吧?”奥尔巴赫耸耸肩问道。

伯德木木的插了一句话:“我刚刚学的一个词,扒灰!”

一帮外国人莫名其妙,秦时鸥这边尴尬无比,赶紧使劲摆手解释:“我不是这种人、不是这种人哪!”

“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你竟然这么害怕?”尼尔森好奇的问道。

秦时鸥抬起头,指着天空圆圆的明月说道:“我靠,好圆的月亮!”

确实,升在半空的月亮好像一张大圆盘一样,星空黯淡,月色清晰,青白色的月亮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烟枪吐了个烟圈说道:“噢,我们该关注一下气象预报的,我想明天将有整个春天最大的一次退潮与涨潮,那待会吃完饭我们将岸边的渔网和小船都拉开。”

雪莉高兴的说道:“是的,烟枪叔叔,我们老师说明天开始有十多年来最大的一次退潮,我们不上课,都去观潮。”

本来秦时鸥只是想要转变一下大家的注意力,结果让烟枪和雪莉这么一说,众人的话题立马切到了涨潮和退潮上。

潮汐变化很正常,平常也有,秦时鸥没怎么注意,因为经历的都是小潮。

从一天看来,受地球自转和月球公转影响,潮汐波会由东向西沿太阳运动的方向传播,一次潮汐涨落经历的时间是半天时间,秦时鸥每天都可以看到海水有规律地升落两次,正所谓“早潮才落晚潮来,一月周流六十回”,这句白居易的佳句他现在理解的很透彻。

所以,他不明白明天的涨潮和退潮有什么值得渔夫们讨论的。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