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98 渔获小收入

598.渔获小收入

纽约来的是干嘛的?秦时鸥疑惑的回到别墅,看到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白人在等着他。

“秦先生,您好,久仰大名,我叫查尔斯-莫里,突然上门拜访有些冒昧,希望您能谅解。”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宽额头、深眼眶的白人站起来说道。

这人长得有点丑,可是风采很好,尽管他在三人里年纪最小,却最有沉稳的威势,其他两人显然以他马首是瞻。

秦时鸥请他们坐下,开门见山的问道:“请问你们是有什么事吗?”

查尔斯-莫里吸了口气道:“是这样的,秦先生,您可能没有印象,我们事实上不是第一次相见,之前我们是见过面的……”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秦时鸥回味了一下,突然想起前一段时间那什么房地产开发商来他这里的时候不就这么说的吗?于是他下意识的问道:“你们也是想和我合作开发佳得利渔场的?”

查尔斯-莫里点点头道:“是的,我们想和您合作,不过佳得利渔场是?您的渔场不是叫大秦渔场吗?”

听他这么说,秦时鸥就估计自己可能搞乌龙了,问道:“你们不是房产商吗?”

另一个中年男子微笑道:“不,我们不是房产商,我们是海鲜商。”

秦时鸥有点尴尬,自己刚才打断人家的话有点自以为是了,就说道:“您好,那你们继续,我们之前见过?在哪里?”

“在日本,东京筑地市场。”查尔斯-莫里说道。“当然您没有印象了,我们当时也参加了黑鲔鱼拍卖。不过很遗憾,日本人排外的厉害。我们没有获得拍卖黑鲔鱼王的机会。”

黑鲔鱼就是蓝鳍金枪鱼,鲔鱼是金枪鱼的一种称呼。

秦时鸥问道:“然后呢?你们现在想找我合作的是?”

“我们想得到您的渔场中,那些黑鲔鱼的销售权,当然请您放心,我们愿意给出您想要的价码。”查尔斯-莫里说道。

一听这话,秦时鸥脸色不是很好看了,他妈的,自己渔场有金枪鱼不是机密吗?怎么成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了啊?

查尔斯-莫里期盼的看着秦时鸥,后者沉默了一下问道:“我的渔场里没有黑鲔鱼。抱歉,你们找错人了,如果你们想要大量黑鲔鱼,我建议你们去圣劳伦斯湾或者乔治浅滩,鳕角湾也可以。”

秦时鸥的话等于否决了这场交易,查尔斯-莫里不丧气,他继续说道:“秦先生,请您相信我们的诚意。我们拥有足够强大的推广渠道,只要得到您的供货。那咱们有机会统治东京的黑鲔鱼市场。”

先前说话的那中年人也说道:“是的,秦,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如果您关注日本海鲜市场消息应该知道。他们本土的黑鲔鱼产业遭到了灭顶之灾,这是一个进入他们市场的良好契机。”

秦时鸥不关注日本市场也知道这件事,始作俑者就是他。要不是他将伊豆七岛的金枪鱼养殖场全部破坏,日本黑鲔鱼产业现在还火热的很呢。

但对于打入日本黑鲔鱼市场。秦时鸥现在没什么想法,他要先做起自己的海鲜品牌。然后再进入日本海鲜市场。

而等到秦时鸥攻击日本海鲜市场的时候,就不只是对付黑鲔鱼市场那么简单,他会大举进攻,全面攻下日本人的市场。

对于莫里三人,秦时鸥的兴趣只在于他们是从哪里得知自己渔场有黑鲔鱼这个消息的。

可惜三人守口如瓶,秦时鸥探查了好一会,也只知道他们是找人打听的,却不知道是谁透露的消息。

双方谈不出结果,查尔斯-莫里只好礼貌的告辞,和皇家银行的那位总监一样,他也找秦时鸥交易了联系方式,并邀请他有空去纽约玩。

查尔斯-莫里一行离开后的当天下午,巴特勒就乘坐飞机飞了过来。

看到秦时鸥,巴特勒夸张的伸出手臂喊道:“我亲爱的兄弟,一天不见好像我的生活就进入了寒冷的秋天啊……”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这么说的。”秦时鸥给他纠正道。

巴特勒嬉笑道:“好,你说的对,你们的成语和我们的黑人俚语一样的深奥,都是了不起的文化。我们先不谈文化,先谈金钱,你知道第一批渔获我们收入了多少吗?”

秦时鸥摆摆手,警惕的看着巴特勒道:“我们也别先谈金钱,先谈谈查尔斯-莫里,你认识他吗?”

莫里说他是从一个人的口中买到的这个消息,秦时鸥思前想后,想到的就是巴特勒这大胡子黑佬。

听到查尔斯-莫里的名字,巴特勒脸上表情顿时凝滞:“你见过这表子养的了吗?”

“他说他从一个人的口中,买到了我的渔场有黑鲔鱼的消息。”秦时鸥盯着巴特勒,如果这个消息是巴特勒传出去的,那他立马终止两人的生意合作,这家伙嘴巴太大了,和这种人合作很危险。

一听他的话,巴特勒就张开手臂说道:“不,我明白你的意思,但绝不是我传出去的!我只是在东京的时候和手冢孝太那家伙提了一下,此后再没和人提过有关你渔场的任何消息,甚至现在纽约海鲜市场的那些人,都不知道我最近出手的海鲜是从你这里得到的!”

看巴特勒表情不似作假,秦时鸥皱眉问道:“真不是你告诉他的?”

巴特勒使劲甩了甩手道:“我可能告诉一条狗,都不会告诉莫里家的任何一个人!”

“莫里家族?”

“伙计,不是?他们没有自我介绍吗?查尔斯-莫里,莫里家族三公子,他们的家族是整个美国东海岸最大的海鲜供应商,做事风格卑鄙无耻、毫无诚信、没有契约精神!法克这群狗娘养的!”

巴特勒愤怒的骂了起来,这还是秦时鸥第一次看他这么发火,看来双方之间关系不太融洽啊。

确定不是巴特勒传出的消息,秦时鸥就放心了,问道:“继续上一个话题,收益是多少?”

“二百二十万!”巴特勒脱口而出,“美元!”

秦时鸥算了算,还差不多,毕竟那一批渔获主要是相对廉价的大西洋鳕鱼,值钱的应该是大马哈鱼之类。

巴特勒说的收益可不是总收入,而是刨掉销售成本之后赚的钱,确实不少了。

总算,渔场开始盈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