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99 渔场主的活动

599.渔场主的活动

刚刚到朋友家里,蛋疼,今天看看情况再更新哈,反正蛋壳肯定竭尽全力!&&&&

按照双方的约定,秦时鸥供货、巴特勒提供渠道,收益按照6.5比3.5的比例来分配。

这样就有了个好处,秦时鸥不用去四处奔波寻找销售渠道,他只要养好鱼虾就行了,其他工作自有别人来干,钱到时候会自动进入他的银行卡。

说起来6.5的收益比例对秦时鸥来说不算高,他的海鲜质量在那里摆着,就是他要7只送出3也有的是人愿意和他合作。

可秦时鸥现在对金钱要求不高,他都懒得去海里挖掘沉船了,否则光是销售古董他的收入就不知道能有多少。

秦时鸥的理念很简单,钱这东西随时能赚,而且对他来说赚起来容易的很,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享受生活,过的开心就行了。

没有人不愿意和他这样的人合作,巴特勒这次来又给秦时鸥带了礼物,是一张纽约顶级酒会的邀请函。

“我要这个干嘛?”秦时鸥无所谓的说道。

巴特勒解释道:“你最近不是在忙活葡萄园吗?这个酒会的主题就是讨论葡萄酒,你去了之后不光能认识很多大葡萄园主,还能认识一些高级品酒师,这对你的葡萄园建设有帮助。”

秦时鸥心里暗笑,帮助个屁,自己那么个一百亩的小葡萄园,谁能看在眼里?他就是闹着玩的,不是真心想要酿造什么好酒。毕竟他的重心是渔场不是农场。

不过巴特勒毕竟一片好意,而且这邀请函镀金印花。看上去档次很高,于是便道谢收下了。

巴特勒现在忙活着纽约海鲜市场和在迈阿密开拓渠道。于是这次来了之后就住了一夜,将第二批渔获送入飞机中后立马跟着飞机回纽约了。

晚上在沙滩上烤着紫菜和蛤蜊,毛伟龙笑道:“你说你现在生意干的够大啊,美国、加拿大,整个北美都有人来找你啊?我看你都成海洋之王了。”

秦时鸥冷笑两声,站起来展开双臂傲然面对广袤海面,沉声说道:“海洋之王?不,我还是高山之王!大地之王!落基山牛逼吧?我的生意一样拓展到那里了!”

“继续装逼。”毛伟龙笑道。

秦时鸥抓起一个洗干净的蛤蜊扔在他身上,毛伟龙反击。秦时鸥立马找帮手,口哨声响起,虎豹熊狼四小嗷嗷叫着上来招呼。

小萝卜头最起劲,它现在是个半大白狼了,牙齿长开、骨骼也强壮起来,这样它骨子里的野性苏醒了,最近没事就练习捕猎,当然目标要么是捞上来的鱼要么是不会动弹的化石。

毛伟龙今晚成了它的靶子,它又蹦又跳又嗷嗷叫。毛伟龙被它弄的不胜其烦,便抄起一条烤鱼给熊大,指着小萝卜头喊道:“做了它,今晚你叔叔我给你烤鱼吃!”

熊大对着小萝卜头咆哮一声。露出彪悍之情,然后转头讲毛伟龙手里的鱼撸掉塞进嘴里。

吃了鱼,熊大立马又趴在了沙滩上。毛伟龙推了推熊大,叫道:“你吃了鱼倒是干活啊。去,虐它!”

熊大哼唧哼唧叫了两声躺在沙滩上耍无聊。小萝卜头看没有收拾它的,立马又嘚瑟起来,一个狼跃跳过来对着毛伟龙吼叫起来:“嗷嗷-汪汪!嗷嗷-汪汪汪!”

“你这到底是狼是狗啊?”刘姝言奇怪的说道,“这叫起来有点像是狼呀。”

纽芬兰白狼的秘密不能泄露,薇妮就笑了笑说道:“当然是狗,我的女儿是漂亮的边境狼狗,当然或许她有一些狼的血统,那样就更好了。”

逗着萌宠和孩子,秦时鸥晚上几乎都是在海滩上度过的,远处鲸鸣鸟啼、近处惊涛拍岸,夜生活一点不单调,比泡吧唱k要爽得多。

但悠闲的生活总会被打破,五月下旬的时候,之前来拜访过他的渔场主打来电话,告诉他说渔场主们已经联系好了,在这个周末去圣约翰斯政府前面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和渔业部给出解决度假渔场的办法。

秦时鸥没办法,他现在可是纽芬兰渔场中的标杆性人物,当然要去参加这次的游行。

周六,秦时鸥低调的带着尼尔森和伯德驾驶甲板艇奥尔巴赫号开往圣约翰斯,这次他没有乘坐直升机,炫富容易拉仇恨。

渔场和农场、牧场,在亚洲人听来很高大上,其实在北美尤其是地广人稀的加拿大,搞这些东西很正常,大多数渔场主、农场主都没什么钱,当然他们的渔场和农场也不会大。

拿渔场主来说,上次来找秦时鸥的四五个人,里面有两个人只是兼职搞渔场,他们还有其他工作,有一个名为唐纳德-布朗的中年人就是巴斯克港的保险推销员。

秦时鸥开船靠码头的时候,恰好唐纳德-布朗一行人也刚到,他伸手和秦时鸥打招呼,说道:“秦,有你参加太好了,我们必须得给那些软骨头政客一点颜色瞧瞧了!”

秦时鸥笑着点头说是,他看渔场主们情绪比较激动,有些担心,回头小声问尼尔森:“待会的游行会不会出事?现场要是玩起暴力冲突可麻烦了。”

尼尔森不在乎的说道:“不会的,渔场主大多是中产阶级,他们可不是一无所有的街头混混,不可能和政府来硬的。”

圣约翰斯是纽芬兰最大的城市也是首府,但在秦时鸥看来面积还是很小,上岸之后打车不到十分钟,就进入了市政府所在的玛丽皇后大道。

市警察局已经得到消息,派了四五辆警车前来维持秩序,提前到达的渔场主们彼此打着招呼,找熟人凑在一起聊天,偶尔大声喊两嗓子,就是骂政府和骂渔业部的。

秦时鸥觉得这也挺好玩,加拿大民主方面可能比美国还要好,因为移民太多,政府对思想的管控不太严格。当然,如果你有反-政府倾向,那还是小心点,加拿大的皇家骑警也不是好惹的。

这次参加游行活动,秦时鸥表现的很低调,他来的早,找了个便利店门口就安静的待着,看渔场主们在那里嚎叫着热身,跟看戏一样。

尼尔森揉着下巴道:“嘿,boss,咱们是来参加游行的,这样缩在这里不太好吧?”

秦时鸥甩手道:“去他么的游行示威吧,这就是渔场主的社交活动,那你觉得咱们没出力不好是吧?跟我去冷饮店一下。”

“干什么,喝啤酒吗?”尼尔森乐观的问道。

秦时鸥嘿嘿的笑,过了一会他和伯德确实在饮料店里喝起了啤酒,尼尔森举着个纸牌站在门口:中国人民对政府的不作为表示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