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43 名气大涨

643.名气大涨

“你的工作很多?渔场里的活很忙?真的是这样?”一个响亮的声音疑问道。

一听清这个声音,秦时鸥觉得有点不妙,这像是——像是马修-金的声音,那位牛逼哄哄吊炸天、干的艾尔伯特至今未能恢复元气的加拿大渔业与海洋部的部长!

后面的话证明了他的猜测:“年轻人,我之前给奥尔巴赫老师打过电话,他说你去汉密尔顿陪朋友度假了,然后你现在告诉我,你很忙?忙的连度假的时间都没有?”

秦时鸥赶紧解释:“不,部长先生,我可没去度假,我是帮我哥们参谋农场,他想在汉密尔顿搞农场。”

“那你懂农场吗?话说,你为什么不劝他搞渔场?农场有什么意思?”马修-金用颇为不爽的语气说道。

不得不承认,这些老牌政客都有两把刷子,马修-金用这种口气说话,让秦时鸥一下子有了他是老政客自己人的感觉。如果是没有海神之心说话的秦大丝,估计就因为老政客这种语气,他就会受宠若惊。

很遗憾,现在秦时鸥已经是秦大官人,不是秦大丝,故而虽然老政客手段高超,但秦时鸥不上套。

“反正我对参加什么渔场主旅游没兴趣,再说了金部长,那么多渔场主,干嘛非要请我参加?”秦时鸥不想做政府的狗腿子。

马修-金一看说尽好话没用。直接露出强硬手腕:“小子,听好了,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你要自己参加还是带着几个朋友一起参加的问题……”

“不,金部长,我来加拿大,是因为这个国家没有压迫、没有强权,是因为这个国家的民主和人权,所以如果你要这样对我,我会考虑是否移民他国。”秦时鸥语气慷慨激昂。甚至摆出了视死如归的架势。

趴在旁边的虎子和豹子受到他情绪感染,跳起来吼叫了起来。大耳朵拉在脑后,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

马修-金沉默了一下,悠悠说道:“听说圣约翰斯的波塞冬船舶重工,接到了一个订单。要将什么涡喷装置和高速巡航艇结合?我认为这恐怕不合法律规定。我想,你们小镇购买救火车是为了防止山林火灾吧?可救火车改装成涡喷船,怎么去参与山林灭火?”

秦时鸥立马心里骂娘了,这些政客就这么几手本事,威逼利诱、连哄带骗,他不满的说道:“金部长,我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盯着我,为什么非要我去参加这所谓的渔场主旅行?”

马修-金说道:“因为你在纽芬兰名气太大,你已经成了纽芬兰渔场的精神领袖。”

靠。秦时鸥忍不住再次爆粗口,自己这种又懒又馋的人,成渔场的精神领袖了?这不是逗乐吗?

马修-金又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抵触政府组织的活动。我们这次组织你们是去参观曾经辉煌如今却破败的一些渔场,让你们渔场主知道自己肩负的重要性,更重要的目的是警告那些富豪渔场主,让他们知道渔场一旦破败会有多惨!”

秦时鸥这么一听,觉得有点意思了,他还以为是政府要和稀泥。将他们弄到一起吃喝玩乐呢。吃喝玩乐自己找哥们更有意思,何必去和一群看不顺眼的人坐到一起?所以他前面才这么抗拒。

明白了马修-金的意图。秦时鸥就想答应下来了,当然,要有点好处。

在加拿大待久了,秦时鸥变成了实在人,他很坦荡的说道:“你想办法帮我办下合理拥有防御性武装渔船的手续,我就参加!”

防御性武装渔船说的不是战舰,而是具有普通攻击力的渔船,比如给渔船装上水炮、撞角之类的东西。

和老枪证一样,防御性武装渔船也有证件,以前因为纽芬兰渔场渔获丰富,各国渔船都在这里捕鱼,难免会因为渔获产生争执。

为了保护自家渔船的利益,加拿大便允许渔夫们改造渔船获得一定攻击力,这种改造船需要证件,否则是要进行法律责任追究的。

秦时鸥曾经想买过,可是买不到,因为渔船报废后会回收,这种船舶改造证书随着渔船一起回收。

马修-金犹豫了一下,随后就做了决断:“可以,但是你必须要配合政府的宣传工作,号召更多的渔场主参加这次的参观活动。”

“没问题。”

“那就ok。”

挂了电话,秦时鸥一时兴奋,他忍不住想要吹口哨,刚才他干的太漂亮了,和一国部长讨价还价啊,我靠,自己现在真的不是丝了。

事实上,这在加拿大和美国很常见,那些资本雄厚的商界大鳄,甚至可以和国家元首扳手腕。

下午,雷达发现了一艘渔船靠近了大秦渔场,秦时鸥跟着伯德上直升机去警戒。

对于这款家用直升机,秦时鸥越来越不满意,打算找时间就换掉它,不行买一艘水上飞机算了。

大秦渔场的边界地带漂浮的皮球上写着‘内有攻击性武器’的字样,这点让渔船有点踌躇,靠在渔船的边界水域犹豫了起来。

现在是禁渔期,这种近海渔船如果不进入私人渔场捕鱼,那就得空手而归,因为消耗油料的原因,不但赚不到钱,反而还要赔钱,渔夫们肯定不愿意。

秦时鸥看这渔船主估计也不是那种很乱来的货色,就让伯德开飞机过去警告一下,露出灭火火箭弹吓唬船上人,让他们赶紧离开私人渔场。

接通了渔船上的无线电,结果说话的人是用汉语,说道:“老乡,能不能帮帮忙?现在大家伙的日子不好过,国家渔场没有鱼了呀。”

这点秦时鸥真是爱莫能助,是的,他愿意帮助老乡,说实话在外国如果同胞之间都不互助,那还指望谁能帮助你?但是,这种帮助是有限度的,秦时鸥可以给王磊两人提供一份工作,却绝不能开口子让其他人来自己渔场捕鱼。

这是完全两种性质的事!

秦时鸥很坚决的拒绝,国家渔场没有鱼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反正不准进入自己的渔场,否则视为入侵!

见他话说的强硬,那渔船只能悻悻离开,他们这次注定要赔钱了。

回想马修-金的话,秦时鸥暗暗反思,难道自己表现太高调?好像现在纽芬兰都知道告别岛有他这么一位很牛逼的华人渔场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