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44 华语电视台

644.华语电视台

吃晚饭的时候,秦时鸥和薇妮、奥尔巴赫说了一下今天的事情,这几件事情都是连续的,王磊两人上门求职、马修-金让他带队组织渔场主活动、华人渔夫们求助,一下子给了他很大压力。

奥尔巴赫将晚报折叠放到一边,习惯性的双手十指交叉平视秦时鸥道:“你怎么想的?”

“我没怎么想,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待在我的渔场里,养鱼、养狗、养孩子……”秦时鸥说道。

薇妮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道:“什么时候养孩子?”

秦时鸥简直败给她了,说道:“不是正在努力吗?你瞧,我每天晚上都会奋战……”

“现在不是讨论这种话题的时候吧?”奥尔巴赫咳嗽了一声说道。

薇妮故意装作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其实桌下她脱了鞋子,用脚尖挑逗秦时鸥。

秦时鸥都要跪了,自己现在很头疼好不好?不过,躲着老古板奥尔巴赫调情的样子,貌似还挺爽。

奥尔巴赫给他分析道:“这很正常,秦,从你决定将整个告别岛渔场统一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你拥有最大面积的渔场,渔夫们当然会唯你马首是瞻。”

秦时鸥不想这样:“我不想承担这么多的责任,也不想成为什么领袖或者上流人士。”

如果他想要进入上层圈子,早就去打入了,机会多的很。以前的闫东磊、施特劳斯家族、为哈佛大学捐款而认识的吉姆-沃尔顿,这些人的资源都非常可观。

另外,如果他不想和这些不是很熟的人借光,那也有比利、布兰登和小布莱克一行人。这些人的力量同样不能小觑。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除了发现渔场可以出产黑珍珠的那一段时间,他对社会地位没什么大野心。人的一生想想真的挺没意思的,奋斗来奋斗去太累了。实际上人是为了什么奋斗?还不是为了一个让自己满足的生活?

秦时鸥感觉,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挺满足了,春有红花冬有雪,夏有海风秋有月,他不缺钱身体也很好,更有娇妻美眷可爱萌宠,身边知心朋友也有几个,这样还不行吗?

在没有得到海神之心前。这种生活秦时鸥根本不敢想!

奥尔巴赫明白他的意思之后,便劝他顺其自然,享受生活不代表就要逃避世俗,有些属于他的责任,他必须得承担起来。

秦时鸥听了觉得也对,这种事只能顺其自然了。

吃完饭后,王磊和姚莉莉小心翼翼的来蹭网。渔夫公寓也有网络,但用的是网线没有用无线路由器,故而他们要上网只能来别墅。

看两人心惊胆颤的样子,薇妮笑了起来,她给两人煮了壶咖啡,友善的说道:“你们可以在这里随便玩,晚上我们客厅有时候不关灯,不过你们要注意身体。另外,你们可以看电视,盯着手机屏幕不是太伤眼睛吗?”

秦时鸥耸肩道:“还不如玩手机呢。电视有什么好的?没什么华语电视台。”

说着。他打开电视机,挑来挑去频道不少,但都是加美两国的节目,华语节目无论信息源还是传播方式。都太少。

在国内的时候,秦时鸥懒的看电视。有时间不如上网。可正所谓失去了才知道珍贵,来到加拿大他不想上网,倒是对华语节目有了兴趣。

大多华人都是这样,其实在加拿大看华语节目不是真想看看这节目多有意思,而是听普通话的声音,哪怕是听着这个声音玩手机感觉也不一样。

告别岛有雄伟的山峰,有广袤的海洋,有湛蓝的天空,有和善的百姓,有温柔的清风,有碧绿的树林,有虫鸣鸟叫,就是没有喧嚣的华人声音。

这也是之前秦时鸥一力要推动告别岛和国内旅游的原因之一,他那时候不太明白自己干嘛这么热衷搞旅游事宜,现在逐渐明白,那时候他心底就对于告别岛只有自己一个中国人这件事感到不舒服了,只是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听了秦时鸥的抱怨,王磊诧异的看着他问道:“秦哥你想看华语电视台?”

秦时鸥点头,物以稀为贵,加拿大是移民国家,虽然有华语节目可是太少,要看得排队,因为主力是英语和法语节目,接着还有西班牙语、德语、俄语、日语、韩语之类的节目在等着。

王磊打了个响指,笑道:“行,秦哥,这件事交给我,不就是看华语电视台吗?小事一桩!不过咱们和国内时间有差距,有些好节目黄金时段看不到。”

这都无所谓,能听到普通话声音就行,秦时鸥现在特别喜欢看小品听相声,他对高雅的艺术比如油画雕塑音乐会之类兴趣不大,更想要的是一种简单的快乐。

王磊回去拿了个U盘似的东西,他插进电脑里开始往里下软件,后面插到客厅那足有上百寸的超级液晶壁挂电视USB接口中,说道:“现在能收到一些电视台,不过要想高清,还是得买一个锅子,我帮你统一信号,那时候国内的省级电视台都能收到。”

“锅子?”薇妮好奇问道。

秦时鸥明白王磊的意思,道:“就是卫星数字接收机,不是跟个锅子一样吗?那是它的昵称。”

果然,他打开电视,王磊帮他调了一下,出来的便是芒果台,正在播放一档没什么笑点的娱乐节目,不过秦时鸥看了一会还是笑了,挺有意思的。

随后秦时鸥将声音调的差不多,掏出IPAD开始玩游戏,嗯,听着普通话玩游戏就是带感。

王磊对于能帮上秦时鸥一事很感到高兴,他也很热心,第二天上午便和姚莉莉去圣约翰斯买了一个卫星数字接收机,带回来之后又调弄了半个多小时,华语电视信号就很棒了,画面很是清晰。

沙克等人看到这一幕,立马摇头道:“这是违法的,私自接入外国电视台而没有付费,这侵犯了那些电视台的权益。”

王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秦时鸥让他别听这几个家伙乱扯淡,他愿意这样吗?这是思乡情怀,跟金钱无关,所以跟利益也没关系。

秦时鸥离开后,沙克等人围住王磊,大学生以为自己的行为惹怒这些知法守法的渔夫了,结果渔夫们低声问他:“午夜频道,美国的午夜频道你能不能弄到?”(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