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45 家庭日

645.家庭日

弹壳的新浪微博号是坐着全金属弹壳,欢迎大家来一起逗比聊天,让大家了解一个你们不熟悉的蛋壳

有了华语电视台调剂生活,秦时鸥觉得小日子过的更顺了,巴特勒再次运走了一批海鲜,告诉他在迈阿密已经选好了几个冷库,让他有时间过去看看,研究下买哪个。

秦时鸥没有过去,六月第一个周末是纽芬兰的家庭日,他去年孤身一个人不能过,今年带上薇妮可以去教堂接受祝福了。

尽管移民如此之多,可是基督教文化在加拿大的广袤大地上根基稳固,丝毫不受影响。只有来到北美,才能感受到这个国家和基督文化结合的多完美,这种文化已经融入了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宗教的力量真是强大,不管是印度人中国人还是非洲人,来到加拿大后用不了多久,大多会跟着耶和华的使者们信仰上帝,中东人是例外,绿教的疯狂让基督徒们老老实实,他们才不去对大胡子们传教,会丢掉命的

家庭日和基督教有关,所以要在教堂举行,大多数家庭都会参与,不过不是一起是分批次的。

秦时鸥和薇妮到小镇教堂坐下,休斯夫妇端着甜点和饮料坐到他们身边,休斯放下一本圣经,让秦时鸥好好看看。

秦时鸥是小镇上的异端,他对上帝不感冒,尽管教堂是他出资修缮的。

这不代表秦时鸥没有信仰。他的信仰更真实,是海神,因为他就有海神之心

休斯喝着咖啡。说道:“耶和华说,行为纯正的义人,他的子孙,是有福的。愚昧的儿子,是父亲的祸患。妻子的争吵,如雨连连滴漏。”

秦时鸥点头做倾听状,他不信仰基督教。但尊重休斯的信仰,所以每次有人对他讲圣经。他都认真听。

薇妮是小镇女性中的焦点角色,她来到后便有一些妇女找到她,一边品尝清茶,一边探讨怎么相夫教子、维护家庭和谐。

后面牧师做主持人。带领一行人讨论怎么了几个话题,比如怎么维护家庭和婚姻、怎么去爱自己的家人、怎么去经营邻家关系等等。

这种家庭聚会是一个大家交流经验的好机会,其实妇女们在一起不光讨论怎么爱丈夫教育子女孝敬老人之类,还会讨论做家务的窍门、互相探讨厨艺。

薇妮吃着小饼干介绍自己总结的厨房清理小技巧:“我平时都是从细节来做,比如秦时鸥喜欢吃油炸食品,所以平时做饭之前我会在油锅旁的墙面上贴一层保鲜膜,做好饭后揭下来,四溅的油污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收拾好。”

“这个主意不错。”一个妇女笑道,“我也分享一个我收拾厨房的小窍门。很简单的东西”

男人聚集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可不会讨论美女、名车、游艇之类,讨论的是钓鱼和渔场的问题。今年额外加了旅游话题,众人在协商要开发点什么旅游项目。

最后,牧师讲述圣经中对于家庭问题的一些引导:“一个家庭的建立,始于一段婚姻的开始,当相爱的两个人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那一刻,如同生命轨迹中出现了一个节点”

对于家庭问题。秦时鸥听的还是很上心的,加拿大人对于家庭很看重。因为移民原因,几乎每个家庭就是一个小国家,所以加拿大人会千方百计爱护自己的家庭,否则没了家庭,那在这个陌生国家,就真的举目无亲了。

这点在春夏生活中体现的尤为清晰,秦时鸥每次去镇上,都能看到父亲带着孩子修缮房屋或者打理家里院子的场景,母亲会在厨房烤点小食品、榨点果汁饮料之类,等丈夫和孩子干完活,他们便会一起小小的聚个餐。

秦时鸥感觉这种生活挺不错的,平平淡淡、充满温情。

回家之后,秦时鸥也去修理草坪了,正好他要带王磊熟悉草坪机的使用。

开着跟小车一样的草坪机,秦时鸥介绍道:“你的主要任务就是修建草坪,如果遇到大群的杂草,那也得用铁锨除掉,任务比较重,因为我的渔场面积比较大。”

王磊充满干劲的说道:“放心,秦哥,这个我懂,不过你的渔场真大,要是搁在咱们国内,你这就是大地主了。”

秦时鸥笑,这小子不知道自己渔场中海洋的部分有多大,那可就不是地主了。

最近大白鹅们安心待在自己地盘孵卵,秦时鸥忽略了它们,忘记告诫王磊别招惹鹅群。结果王磊干活的时候没注意,就开进了太湖鹅们的新草地。

那片草地栽种的是优良牧草,长势很快,栽下时间不久,可是草叶已经完全长起来了,因为此前没有修理过,王磊便打算将它修剪平整。

这可吓坏了太湖鹅,它们以为又来了偷鹅蛋的,开始看到剪草机轰轰的开过来它们吓得拍打翅膀乱窜,后面习惯了剪草机的轰鸣声,它们开始发威。

剪草机工作一会后可能会出现草叶堆积的问题,王磊停下车想要打扫一下,结果他一下车,旁边虎视眈眈的两只大白鹅探头就狠狠咬了上去。

王磊疼的惨叫一声,火急火燎的跳了起来,其他太湖鹅看他好欺负,嘎嘎叫着围了上来。

好在王磊反应快,一看这些大鹅来势汹汹的样子知道不好对付,赶紧转身就跑。

秦时鸥在别墅门口看到嚣张的鹅群,恰好尼米兹和小布什今天回来的早,就吹了个响亮口哨一指鹅群。

尼米兹对于收拾鹅群没什么兴趣,小布什正是好斗的时候,便伸展双翼腾空而起,发出一声响亮的鹰啼声之后,如一架小飞机般俯冲过去。

鹅群对小布什那是望而生畏,白头鹰的霸道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靠一次次实战磨练出来的。

小布什一开始学打架就是从鹅群下手,之前好一段时间将鹅群收拾的很惨,给它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摆脱鹅群追击,王磊拉起衣衫,露出的后腰上有几个青紫色的痕迹,心疼的姚莉莉赶紧给他揉。

这一揉王磊差点落泪:“别使劲啊媳妇儿,你还是给我吹吹吧。”

秦时鸥拿了喷雾剂给他用,充满歉意的说道:“忘了告诉你,别靠近鹅群,它们那些草地不用管。这样吧,今晚咱们就吃炖大白鹅,你过来一起吃,算是赔礼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