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47 养孩子好难

647.养孩子好难

恰好冰刀三小也在珊瑚礁水域游玩,感受到海神意识便飞快游了过来,雪球尤其快,憨豆追在后面,而冰刀则在侧面水域缓慢游动。

现在海神意识能感受到生命的情绪,三小游过来,秦时鸥便感觉到了它们的心情。

雪球最是急迫,简直是飞奔而来;憨豆心情则很欢快的追在雪球后面,大嘴往后咧开,没愧对它‘微笑天使’的绰号,将宽吻海豚的魅力发乎的淋漓尽致。

冰刀呢?这小子好像是在看戏,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游在侧后面。

感觉到三小情绪后,秦时鸥忍不住感慨起来,雪球毕竟是亲儿子啊,瞧这感情,真让他感动。小憨豆也不错,看到自己后足够激动。

可是冰刀这小子是什么意思?这幸灾乐祸、隔岸观火、喜闻乐见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雪球钻到海神意识控制的海域之后,急迫的游来游去,秦时鸥安抚着它,心理更加感动,真是好孩子呀。

憨豆随后也冲了进来,秦时鸥刚要安抚它,结果小家伙冲向雪球,身体一曲一伸,竟然要骑上它的身上去。800

雪球拼了命的想要避开,可憨豆紧贴着它,一个劲的蹭它的身体,其中下身某个隐秘部位,有一条鼓起的小香蕉赤果果展9≯露在外……

秦时鸥呆滞的看着这一幕,突然感觉这玩意儿不太对劲啊。

雪球的情绪更着急慌张了,扭动线条流畅的身体要逃开,然而刚才它速度降了下来。比起身体灵活性它比不上宽吻海豚,只能这样被憨豆骑在身上蹭来蹭去。

冰刀游弋在四周。小眼睛里各种看热闹的欢快,一会凑上去一会游回去。就差搬个小板凳呐喊加油了。

秦时鸥总算明白了这三个家伙情绪怎么回事,事实证明他是自作多情了,雪球感觉到海神意识,那是上来避难,因为憨豆追着它要搞同-性-恋!

是的,同!性!恋!

根据秦时鸥所知,宽吻海豚同性性行为发生的频率与异性性行为发生的频率几乎相当,这是一件很让男人蛋疼、让女人尖叫的事情。

雄海豚是自然界中的另类,它们通常是双性恋。但在鱼生之中它们有一个阶段是同性恋,这是一个特殊时期,所有雄海豚都会有这样的经历,所以秦时鸥这会有点目瞪口呆了。

看着欢快追在雪球身后的憨豆,秦时鸥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他所知的那样,这是雄海豚的天性啊……

秦时鸥看了一会,觉得全身打摆子,赶紧溜走。这个场面实在太重口味了,憨豆追上雪球之后竟然想要将它那根小萝卜塞进雪球的嘴里,这是想要干什么哇,秦大官人凌乱了!

白鲸可没有这个爱好。所以便疯狂扭动身体来躲避,憨豆一看没机会玩爽的,便玩命往雪球后背上蹭。

秦时鸥心里疑惑无比。妈的憨豆这是什么口味啊,雪球是白鲸不是海豚啊。憨豆干嘛这么感兴趣?

心里摇摇头,秦时鸥觉得看这种场景不太好。自己毕竟是爹的身份,孩子这么搞,他不做点什么不合适。可这件事不能怨憨豆,就像饿了要吃东西一样,这是宽吻海豚的天性嘛。

保护雪球,那就是伤害憨豆;保护憨豆,就是伤害雪球,秦爹爹陷入了两难之境。

但是他不能什么都不做,想了想,秦时鸥出了个馊主意,他给雪球和憨豆各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这样它们的游动速度会更快、耐力更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它们自己了,看看是雪球能跑还是憨豆能追……

吸收了海神能量,两个小家伙顿时跟抽了大一样,那叫一个精神抖擞。

白鲸体格摆在那里,雪球尾巴一甩便飞射了出去,憨豆追了一会没追上,只能怏怏的返回。

然后,憨豆突然将目光放到了在一边看戏的冰刀身上。

冰刀果断觉得不对劲啊,它看看周围左右,什么都没有,只有它自己,再看看憨豆那暧昧的眼神,冰刀二话不说回头就跑。

秦时鸥没有给它输入海神能量,于是憨豆成功的追上了冰刀,骑在它身上一下子将它摁到了海底沙地上。

后面的事情秦时鸥真的不能看了,再看下去,今晚就没法睡觉了。

他控制海神意识离开这片海域,雪球追了上来,秦时鸥仔细打量了一下,明白了雪球难怪会吸引憨豆,小白鲸现在太漂亮了,它的肤色晶莹如玉、曲线流畅优美、皮肤光滑娇嫩,叫声娇美动人,实在太美了。

看到这里,秦时鸥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靠这搞什么,自己不会被憨豆传染了吧?

冰刀的惨剧还在继续,秦时鸥不忍看下去,也没心情继续在渔场巡游,便收回了海神意识。

第二天秦时鸥起床之后精神不太好,王磊亲昵的从后面拍他后背,秦时鸥回头一看是王磊,吓得一哆嗦便跳了起来。

王磊满头雾水:“咋了秦哥?我吓到你了吗?”

秦时鸥笑着打了个哈哈:“没事没事,哈哈,你找我又什么事吗?”

王磊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笑道:“是这样的秦哥,我看你葡萄园里的葡萄该抹芽了,所以想问问你有什么打算,如果没有特别计划,现在该收拾葡萄苗了。”

葡萄苗种下当年,在它们长成半大水平的时候,需要进行抹芽、定枝、摘心一系列工作,其中当芽眼萌发时,要及时抹除苗顶以下部位的萌发芽,以免横向生长消耗养分,影响顶端芽眼萌发和新梢生长。

秦时鸥一直没注意葡萄园,都忘记这回事了,王磊一提醒,他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对对对,谢谢你小磊,你不提醒我可能就错过这个事情了。”

说着,他疑惑起来,问王磊道:“你怎么会懂这个?你学的不是电子信息方面的东西吗?”

王磊笑道:“其实我不太懂,莉莉家里有葡萄园,当然是那种小型葡萄园,昨天她去你的果园参观了一下,发现了这个问题就跟我说了。”

秦时鸥点点头,就这么一件事,这两位同胞就没白请,要是错过葡萄苗抹芽时期,那葡萄苗差不多就要废了,起码后面收拾起来很麻烦,需要的不是简单抹芽,而是剪切枝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