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57 多了个吃货

657.多了个吃货

一边说,秦时鸥一边往外跑,薇妮将高跟鞋换成运动鞋,也跑着跟了上去,她知道真鳄龟的稀缺性,发现之后最好保护起来,这东西是死一只少一只了。

结果两人跑出去没多远,看到一群小家伙成群结队的往后跑……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秦时鸥愕然问道。

薇妮也满头雾水,她没顾得上计较秦时鸥说脏话这事,奇怪的看向远处。

虎子和豹子跑在最前面,熊大嘴里叼着小萝卜头、肩膀上扛着大白,而菠萝的背上则坐着小明,跟负重战车一样‘咣咣咣’跑在最前面。

尼米兹和小布什则在空中拍打翅膀,嘴里一直不断发出响亮啼鸣声,似乎非常不满下面那些小伙伴。

可小伙伴们不得不跑,秦时鸥总算看清了,真鳄龟竟然就飞奔追在后面!

薇妮此时也看到了这彪悍无敌的大乌龟,她惊叹道:“天呐,好大的鳄龟!我敢打赌,它的体重一定有一百公斤!即使少也不会少很多!”

确实,这只大真鳄龟看起来超级生猛,背上甲壳长着骨盾,奔跑起来如同一座小山在挪动。

秦时鸥看着很远处的河流入海口眨眨眼,再看看冲到近前的大鳄龟,心里忍不住为虎子和豹子哀叹,这他么怎么报仇啊,人家不光是内外兼修,还练过轻功,练过轻功啊!

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句话形容渔场联军最合适不过了,看这群家伙逃跑时候的惨样,肯定刚才遭遇战的时候吃过亏。

现在还有勇气一战的就是小布什。白头鹰可是出了名的战争贩子,否则美利坚流-氓们也不会选它做国鸟了。

小布什翅膀展开在低空滑翔,鹰眼犀利、目光冷峻,盘旋一圈之后猛然飞下,那对金色的大爪子狠狠的抓在了大鳄龟甲壳的骨盾上,可这有什么用?它提不动人家,而仅靠它的爪子想要破防鳄龟的甲壳那也不可能!

发现这一点之后。小布什不甘心的瞪了真鳄龟一眼,随即飞空而起。不管地上的小伙伴径直飞向秦时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叽叽咕咕的叫了起来。

大鳄龟速度并不快,可耐力挺好的,一路追进了别墅区前的草坪上。虽然追不上虎豹熊狼一行,却也没有被甩开。

熊大坏心眼一堆,它看自己面对大鳄龟要吃亏,便想将它引到鹅群里来个隔岸观火。

秦时鸥可不能让它们这么乱来,便喊着让一行小家伙进屋里去避避风头。

薇妮看着一群小家伙挨个跑进屋里,着急的问道:“小黄鼠呢?刚才我明明看到小黄鼠一家也跟去了呀。”

秦时鸥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急,谁都可能吃亏,就小黄鼠一家不会吃亏,这群家伙肯定是一看事情不妙挖了个洞躲了进去。

真鳄龟追到草坪上之后看着对手们钻进别墅。便踌躇的减慢脚步趴了下来,它疑惑的看着那栋大别墅,总觉得黑漆漆的大门有点危险。好像能吞噬一切的怪嘴!

后面慢慢的,小黄鼠一家灰溜溜的奔跑回来,看它们毛上沾满沙子的样子,显然秦时鸥没猜错,刚才一遭遇大鳄龟一家六口立马就钻到了地里去。

大鳄龟趴在了草坪上,这样目标不太显眼。小黄鼠一家没有看到它,一股脑的就跑到了它的身边。

这样大鳄龟一扭头。一张堪比鳄鱼的凶残大脸出现在小黄鼠们身边。

小黄鼠一家直接吓尿,小黄鼠妈妈鼓起勇气昂头瞪着大鳄龟,小家伙们则屁滚尿流的往妈妈身后躲,结果人家大鳄龟就淡淡的瞥了它们一眼,随后不管不顾的转过头,继续疑惑的盯着别墅大门看。

见大鳄龟老实的趴在草坪上,秦时鸥便没有驱赶它,他只是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一路长途跋涉来到别墅,看样子不像是为了找虎子和豹子麻烦来的,因为后面两天只要虎子和豹子不招惹它,它就不会主动发起攻击。

但虎豹熊狼四小对大鳄龟来到自家地盘很不高兴,小萝卜头有空就去敌视的盯着人家,可人家根本不鸟它……

秦时鸥以为大鳄龟在渔场待一会就会回到河流里,结果这一待就是两天。他怕饿着大鳄龟,上网查了查这家伙的食谱,发现它能吃很多东西,鱼虾鸡鸭牛羊肉荤素不忌。

于是,他拿了几条肥硕的毛鳞鱼,过来扔给了大鳄龟。

大鳄龟不动的时候看起来笨拙痴蠢,可一动起来还是很机灵的,看到一条鱼扔到跟前,立马爬过去吞到了嘴里,都不带考虑的。

秦时鸥看它喜欢吃这种鱼,便挥手又抛起一条。

这次大鳄龟给了他一个惊喜,这家伙好像小狗一样,看到肥鱼扔到头顶,精准的探起头张开嘴便将这条鱼给叼到了嘴里,接着三下五除二将鱼吞进肚子中。

秦时鸥笑着将剩下几条鱼抛了过去,只要大鳄龟能够到,都是不等鱼落下就叼到嘴里的。

这样大鳄龟不愿意离开草坪,秦时鸥就不驱赶它,让它暂时待在这里呗,反正家里最不缺的便是鱼了。

后面几天,秦时鸥也没精力管这只大鳄龟,韦尔带着手下工人赶来了,他在年初的时候说过想要在两个温泉之上建个温泉馆。

见面之后,韦尔一脸歉意的对秦时鸥说道:“不好意思,伙计,最近活多了点,所以没来得及忙你这边,现在帮你建温泉馆怎么样?”

秦时鸥笑道:“我的温泉馆并不急,你先忙你的活就行,生意多才是好事,今年加拿大的经济可是不怎么样,不是吗?”

他现在确实不急着用温泉馆,这东西适合早春、冬季和深秋天气冷的时候使用,夏天秦时鸥更喜欢享受凉爽的海水。

听了秦时鸥的话,韦尔愉快的说道:“确实,我得谢谢你,秦,我的伙计,如果不是你给我承包机场、镇上教堂这些大活,我可养不了这么大的团队。”

韦尔建筑团不只有马克思-韦尔自己一个施工队,他们是一个家族性建筑团队,他的父亲自己带最大的施工队,另外几个兄弟也都有施工队。他们得自己找活和养活工人,所以如果不是秦时鸥给他介绍这么多大活,韦尔这边养活工人是很吃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