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58 吃货饿了

658.吃货饿了

&&&&

温泉馆的建设,不是直接往上盖房子即可,韦尔感谢秦时鸥一直以来对他的帮助,所以只要是大秦渔场的建设工作,他都会尽量做的完美一些。

这次开建温泉馆,他先请来了一支地质工程队,让他们来检查并出具一份地质报告,看看地热能资源的情况,然后根据这点来决定是建一个气势磅礴点的大型度假温泉馆,还是温馨静美的迷你家庭温泉池。

还没有干活,韦尔就比较轻松空闲,秦时鸥请他在海边喝果汁吹海风,韦尔欣然应允,并邀请道:“秦,如果你有时间,不妨再到我家去做个客好吗?我的太太一直很想念薇妮,她被薇妮的魅力折服了。”

这种邀请自然不能拒绝,秦时鸥便答应下来,不过今天的话题可不是做客,而是小屋建设。

秦时鸥对毛伟龙农场最感兴趣的就是他那个小小的咖啡屋,精致考究,跟童话世界里的东西一样。

他把咖啡屋给韦尔形容了一下问道:“这样的小屋建起来是否麻烦?我想在渔场建几个,你觉得怎么样?”

韦尔哈哈笑道:“这太简单了,秦,看来你对这方面没有关注呀,这种卡通小屋不是我们建筑队来建的,当然我们也能做,可那太浪费了。其实这小屋你自己就能建起来,那东西是拼装式的。”

说着。韦尔接过他的手机,打开一个名为‘家庭自建’的网站给他看了看。

网站上罗列着很多静美的小屋图片,咖啡屋、啤酒屋、烧烤屋、小酒庄、小车库等等。应有尽有。

韦尔给他介绍道:“瞧,你看好哪个小屋就下单,他们会给你送来墙壁、屋顶和里面的家具电器,到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将他好像堆积木一样拼装起来。唯一麻烦的就是拉电,只要拉上电,那就一切……哦狗屎,好大的鳄龟!”

见韦尔满脸惊讶。秦时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只真鳄龟大爷挪窝出来了。

真鳄龟是淡水龟,一般不会进入海洋中。秦时鸥好奇它这会挪窝出来干嘛?自从来到渔场它可是一直待在草坪里的,薇妮怕它受干还经常去洒点水。

转身一看,果然是那只大真鳄龟爬了出来,它缓慢的爬动着。好像散步一样,狰狞丑陋的大脑袋时不时的看看左右,眼神睥睨。

虽然长得不好看,可它行进之间很有龙行虎步的气势,这种左右打量的样子,也很有一番帝王视察领地的豪迈。

虎子和豹子一左一右跟在它身边,小眼睛里带着不甘心,显然还想跟真鳄龟掐一架。

真鳄龟慢慢爬动着,最后爬到了秦时鸥身边。它继续向左右打量,但眼神却时不时瞥着秦时鸥,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秦时鸥怎么知道是暗示什么?就好奇的看真鳄龟。后者瞥了他几眼,看他一直没有动作就有些着急了,用钢鞭一样的尾巴敲了敲躺椅。

秦时鸥能感觉到生命的情绪,但那只限于水中,而且还得是高级点的鱼虾,真鳄龟肯定够高级了。可在陆地上他也感受不到什么啊。

终于,真鳄龟看他始终不动。就快速探头张开嘴做了个接东西的动作……

你娘,这货也太聪明了吧?秦时鸥现在明白它的意思了,它这是饿了,要他喂食呢。

秦时鸥失声笑了起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大鳄龟的脑袋,韦尔吓得嘴巴咧开老大倒吸凉气:“小心,秦!真鳄龟的脾气非常暴躁,且非常凶悍!”

这个动作是秦时鸥下意识做出来的,因为大鳄龟刚才表现的太拟人化了,探出手后他也有点小吃惊,不会被咬吧?

结果大鳄龟并没有做出应激反应,它甚至没有躲避,还很欢快的抬头配合秦时鸥动作。

韦尔挠挠头道:“真奇怪,你一定养这个家伙很久了吧?鳄龟可不容易驯服,很多人养鳄龟十多年,一旦靠近它还会被咬。”

秦时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含糊的说道:“不不,我也是才认识它不到一个周,或许是它以前的主人将它驯服的比较好吧?你瞧,这家伙这么大呢,肯定年龄不小了。”

说着,秦时鸥就回去给真鳄龟拿食物了,他用小桶装了些牛肉、鸡肉和罗非鱼,结果一出别墅听到了惊天动地一声惨叫声,正是沙滩上韦尔发出的。

秦时鸥着急赶紧跑了过去,老远看到韦尔跑到了海边,他奇怪的问怎么了,韦尔举起血淋淋的手掌喊道:“这只混蛋鳄龟,它咬了我、它咬了我的手掌!”

“怎么回事?为什么咬你?”秦时鸥大惊,难道真鳄龟这么有攻击力,饿了就咬人?如果是这样,那渔场可不能留下它。

韦尔哭丧着脸道:“你不是说它前任主人将它驯养的很好吗?我就想像你那样摸摸它的头,结果它咬我了!”

秦时鸥:“……”

他其实想说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不过毕竟大家是朋友,说这话有点伤感情呢。

这真不怪人家鳄龟了,你没事摸人家头干嘛?你当你是老子啊?老子万人迷呢。

脸上一片悲哀秦时鸥心里却喜滋滋的,他又去摸了摸真鳄龟的脑袋,真鳄龟还是那么乖巧,不光让他摸,还要往他身上凑,眯眼咧嘴,呆滞的丑脸上露出享受表情。

拍了拍真鳄龟的脑袋,秦时鸥上去看了韦尔手掌一下,真鳄龟咬合力惊人,这么大只的家伙,若是狠下心来那一口能咬断韦尔的手臂,所以他还是比较担心的。

过去一看秦时鸥放心了,没什么,只是手心和手背有两个浅浅的口子,看上去鲜血淋漓的怪吓人,其实没伤到骨头和肉,就是划破皮了。

用无线电通知值班的扎克拿了药箱过来,秦时鸥给韦尔包扎了一下,韦尔悻悻然,这鳄龟真是太不可爱了。

鳄龟老老实实的趴在躺椅旁边,盛着食物的小桶放在眼前,但它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很淡然的等着秦时鸥来喂食。

帮韦尔包扎好,秦时鸥拿出鱼肉喂给鳄龟,结果大鳄龟嗅了嗅竟然不感兴趣的挪开了脖子,继续盯着秦时鸥。

秦时鸥疑惑了,这家伙不是饿了吗?真鳄龟可是很喜欢吃牛肉才对。

他又喂了真鳄龟一块肥嫩的罗非鱼肉,结果真鳄龟勉强舔了舔,还是不吃。

韦尔幸灾乐祸的大笑:“这家伙绝食了吗?这可都是鳄龟的美食。”()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