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71 无关的战争

671.无关的战争

比利一来,氛围好像突然变了。

秦时鸥感觉不太对,但找不到问题所在,就只好打了个哈哈说道:“那个,有缘千里来相见啊,借着这个机会,我做东,大家今晚在我这里好好吃好好喝!”

他话音一落下,候紫轩猛的站起来,撸着袖子道:“秦哥说的好,那今晚我就露一手,做几道地地道道的东北菜给各位品尝一下。”

秦时鸥大喜,好小子有觉悟,就是你刚才站起来的样子有点太威猛,我还以为你是要砸场子呢。

比利跟着站起,微笑道:“今天我和秦潜水搞到了不少海鲜,做中国菜可能不合适,我来下厨,请大家尝尝迈阿密的风味海鲜。”

秦时鸥也高兴,迈阿密海鲜味道很不错的,不过比利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不要脸?什么叫你和我潜水搞不到不少海鲜?你搞到了个毛啊!

不过秦大官人认为自己宽宏大量,不在意这点小事,有的吃就行。

候紫轩冷冷的看着比利道:“这里大多是俺们中国老乡,还是吃东北菜比较地道。”

“就是因为中国朋友多,才要吃迈阿密风味海鲜,我认为朋友们回国还有的是机会吃你们‘中非菜’,可是迈阿密风味海鲜的机会不多吧?”比利笑道。

候紫轩脸色更红,那几个青春痘跟充血要爆炸一样:“是东北菜!东!北!菜!不是中非菜!”

比利赶紧道歉:“抱歉伙计。你知道我虽然最近在学习中文,可学的并不好。不好意思,刚才口误了一点。我想我需要一位更好点的中文老师了。”

一边说,比利一边瞄黄嘉嘉。

看着斗鸡一样的两个人,秦时鸥要是还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那就只能说他蠢了。

毫无疑问,比利不知道怎么对黄嘉嘉看对眼了,候紫轩这小子感觉够敏锐,一下子察觉到了感情危机。于是两人扛上了。

秦时鸥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薇妮那里不断摇头叹息。人蠢不要紧,人蠢还以为人家更蠢那才是要命,比利进门瞬间,她便感觉到了比利对黄嘉嘉的兴趣。自家男人竟然到现在才看懂……

虎豹熊狼四小排着队跑过来在薇妮脚边排排坐,又可以看戏了,它们最喜欢看撕b大战。

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个男人,秦时鸥知道这时候轮到他这位主人出面了,便说道:“行了行了,咱们这么些人,不是几道菜能解决的。这样,一半东北菜一半迈阿密风味海鲜,呵呵。中美友好。”

结果比利和候紫轩都拒绝接受调解,异口同声的说道:“不!”

秦时鸥这样就不愿意了,老子是东道主。老子是老大,老子是海神,你们竟然敢武逆朕的旨意?那好,朕也来看戏。

薇妮打圆场,道:“加拿大是民主国家,我们来讨论一下吧。王磊,你和莉莉想吃什么?”

王磊和姚莉莉对视一眼。一起弱弱的说道:“我们吃什么都好。”

很好,这是弃权了。

轮到黄浩嘉选,他自然顶自己的兄弟:“吃东北菜吧,猴哥做菜那是嘎嘎香!”

本来选择落到黄嘉嘉这边了,比利却突然看着秦时鸥道:“秦,象拔蚌和牡蛎,你想怎么吃?”

秦时鸥一愣,道:“啊?我坐着吃吧。”

所有人:“……”

看着众人呆滞的表情,秦时鸥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答非所问了,赶紧补充道:“肯定是吃迈阿密风味海鲜呀。”

比利给了他肯定的微笑,候紫轩则满脸悲伤,他觉得自己被伤害了。

秦时鸥这才发现自己被比利给钓鱼了,他无辜的辩解道:“象拔蚌和牡蛎只能用西餐的做法啊,东北菜里没有关于这两道菜的做法吧?”

“怎么没有?炖象拔蚌、炖牡蛎!”候紫轩拿出了东北菜的绝活,管你啥玩意儿,炖了!

这样选择权又落到了黄嘉嘉这边,姑娘茫然的看着斗鸡一样的一群人,她手足无措的站起来刚要说话,薇妮突然打了个响指做了拍板决定:“ok,今晚不吃东北菜也不吃迈阿密风味海鲜,亲爱的,你去做饭,你愿意吃什么口味就做什么口味。”

秦时鸥不愿意了,道:“我要吃东北菜,我要吃风味海鲜!”

薇妮妩媚的微笑。

一看这个笑容,虎豹熊狼顿时开始哆嗦,四个小家伙跳起来一同投敌,对着秦时鸥就:“嗷呜嗷呜!汪汪汪汪!吼吼!嘎嘎!”

最后的声音是小布什发出的,它也飞回来了。

秦时鸥一脸绝望,我去年买了个表啊,这他么能说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

好在晚餐不是他自己做的,薇妮跑前跑后帮忙,而且确实是中美友好,他负责中餐,薇妮负责西餐,时不时的还偷吻两口来个么么哒,秦时鸥总算又眉开眼笑了。

等到上了餐桌,好戏又开锣了。

“来,嘉嘉,尝尝秦哥做的干煸豆角,很好吃的!”

“黄小姐,吃个牡蛎,这可以养颜护肤。”

“嘉嘉你喝点果汁吧,鲜榨的,味道特别棒。”

“黄小姐来点红酒?养颜美容。”

秦时鸥看着空空如也的餐盘叹了口气,结果一双筷子夹着蘸了辣根的象拔蚌递到了他跟前,他扭头,看到薇妮温婉的微笑:还是老婆好啊!

吃掉这块象拔蚌,薇妮又夹了一片,吃掉,又是一片,再吃掉,还有一片……

秦时鸥无奈了,这是象拔蚌晚宴吗?

“乖,亲爱的,多吃点,这可是你好不容易从海底带回来的呢。”薇妮含情脉脉,秦时鸥觉得这是春情。

吃饱喝足,比利和候紫轩的争斗还在继续,而且从暗斗升格到明战了,在两人提到自己习惯用什么枪之前,秦时鸥果断解散了这顿饭局。

临走之前,黄嘉嘉委屈的说道:“对不起,秦大哥,很感谢您的款待,但可能我不该来,所以搞的不太好。”

秦时鸥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傻丫头,你别多想……”

四道锋利的目光如小李飞刀一样甩了过来。

看看愤怒的候紫轩、凶悍的比利,秦时鸥默默的将搭在黄嘉嘉肩膀上的手拿开了,好吧,你们自己去作死吧,这场战争跟朕可没关系。

薇妮可怜的看着秦时鸥,你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想你家娘子我一样可以随便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