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72 微博第一炮

672.微博第一炮

企鹅微博的动作很快,前一天才说好要开通,第二天上午就开好了,而且不用他认证,自动认证加vip。

看着手机上的号,秦时鸥难免感慨,自己终于也加入了微博大v这个邪恶群体,那就让本魔王好好施展一下手段吧。

秦时鸥这边不知道,也没意识到自己的粉丝数不知不觉就过万了,而此时他还屁话没说。

不是不想说,而是秦时鸥不知道第一炮怎么打,总不能说大家好我是秦时鸥我喂自己袋盐吧?

他这边正苦恼着,手边对讲机响起了沙克的声音:“嗨,boss,来高桩码头,这边有一只棱皮龟,呃,这家伙不大对劲。”

棱皮龟和星点水龟都是渔场的保护动物,是绝对不能射杀的,出问题还要保护,所以渔夫们对它们都很爱护,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报告给秦时鸥。

秦时鸥一听有棱皮龟不对劲就往高桩码头跑去,而看他跑,正在草坪上嬉戏打闹的虎豹熊狼和菠萝几个小家伙立马跟了上去,你追我赶跑在后面。

渔场面积太大,高桩码头距离别墅有一公里多。秦时鸥却用加速跑跑了过去,天天锻炼加上海神之心的强化。这就是小意思。

在码头尾部的沙滩上,几乎所有渔夫都围在一起。秦时鸥推开他们进去一看,一只锅盖大小的棱皮龟正在、正在、正在……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只大乌龟那船桨样的四肢撑着沙地,各种非主流角度的扭动,脑袋一缩一缩有时候还左右摆动,大龟壳上下抖动,节奏感相当好,跟人在跳舞一样,还是跳街舞。

只是。人能跳舞那乌龟也能跳舞?

渔夫们就是有这个疑惑,所以才把秦时鸥叫过来,此时聚集在他身边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这棱皮龟是喝醉了吗?你看它东倒西歪的,和公牛喝醉一个鸟样。”

“法克,别说我的坏话,这明明是抽了大ma,还记得烟枪上次抽多大ma的样子吗?哈哈!”

“狗屎,老子他么的那是打醉拳!说到打醉拳,它是不是也在打什么拳?阿打阿打阿打!我要打十个!它或许是练了china-kongfu?”

秦时鸥却一眼认出了这个家伙。这不是昨天被比利电到的倒霉鬼吗?大秦渔场舞王尼古拉斯-龟四,不过这会怎么爬到码头旁边的沙滩上了?

疑惑的摸了摸下巴,秦时鸥蹲下看了会龟四爷的诡异舞姿,他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知道龟四爷这姿势是怎么来的。什么跳舞打拳喝醉酒,都是扯蛋,这明明是被电了好不好。当时比利电它的时候它就是这个鸟样。

秦时鸥不懂,见多识广的渔夫们也不懂。大家只能互相耸肩膀。

但随后秦时鸥反应过来,自己手里不是有国内的几亿伟大同胞吗?他相信以同胞网民们的聪明才智。肯定能解释尼古拉斯-龟四舞王的诡异。

费了好大劲,秦时鸥明白了怎么拍摄视频传到微博上,于是从各个角度来了几段视频,然后一一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上,名字是:《求助,我家棱皮龟这是怎么了》。

发了微博,秦时鸥没有管,他以前刷qq空间反正是得过一会才有人评价,于是就专心致志的观看龟四爷那销魂的舞姿。

虎豹熊狼和菠萝本来担心又来一个抢感情的魂淡,可一看这位兄弟转来转去的鸟样,它们顿时咧嘴笑了,自家老爹没这么重口味吧?不会什么玩意儿也往家里领吧?

它们猜对了,秦时鸥确实不打算认领尼古拉斯-龟四,不是因为它看上去有点蛇精病,而是棱皮龟是骄傲的浪子,它们的心永远在远方,如果禁锢在一个地方,是会不孕不育的啊!

秦时鸥不想作孽,他现在还没有孕育呢。

棱皮龟跳了一会估计感觉累了,就趴在沙滩上开始休息,这时候一只小龟从水里钻了出来,麻溜的爬到了大龟的甲壳上,瞪着乌黑的小眼睛不屑的盯着一行人看。

看你麻痹,再看爷回去叫俺们棱皮龟大军来淹没你们!

不约而同,一群渔夫都从小乌龟的眼睛里看到了这种情绪。

但俗话说装逼遭雷劈,小龟昨天虐了比利不假,可今天它要碰到的对手更强大。

是的,强悍的真鳄龟来了!

高手永远都是那幅空虚寂寞冷的风采,它踏着沉稳的脚步来到沙滩上,冷着脸看向对面的棱皮龟父子,脸色开始阴沉下来了。

真鳄龟是龟界的战神,至今还流传着若干传说,比如上岸猛如狗、比如看谁都是罗非鱼、比如咬住不撒口等等。

于是,尼古拉斯-龟四一看情形不对,立马带着小龟回到了海里,至于那只桀骜不驯的非主流小龟?这会只看到个龟壳,脑袋和四肢不见了……

秦时鸥拍拍高手的脑袋,不满的说道:“团结、友爱,明白吗?以后不要吓唬你的小伙伴了。”

高手无辜的看着秦时鸥,谁吓唬它们了?我刚刚明明是准备动手打它们的好不好?

看着尼古拉斯-龟四行动依然那么灵活,而且逃跑时候舞步还那么,秦时鸥就不再担心,伊沃森给他带来了躺椅和遮阳伞,他便坐了上去,打开手机看自己的微博有没有人关注。

结果这一开吓了一跳,竟然有两百多条留言记录,这可比qq空间猛多了!

同胞们就是有办法,秦时鸥感慨着观看这些留言,越看表情越呆滞:

“卧槽,好大王八,拿来炖汤撒点十三香,味道一级棒!”

“楼上没常识,这叫乌龟,隶属于爬行纲、龟鳖目、龟科!王八是甲鱼,甲鱼不是龟!”

“都别扯蛋,我想知道这王八为何抖来抖去?是不是被秦土豪吓得?土豪要喝王八汤?”

“哇,这就是秦土豪的渔场吗?好漂亮,我要给你生猴子!”

“正儿八经说,这王八可能得了癫痫,我认识一个老军医专门治癫痫。”

“狗屁癫痫,这是中风了,他么的,我爷爷现在站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也有可能是软骨病吧?你看它站不稳……”

“卧槽,四爷!尼古拉斯-赵四!亚洲舞王啊这是,怎么演唱会从铁岭开到北美大城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