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86 圣约翰斯市长竞选686

686.圣约翰斯市长竞选(686)

秦时鸥询问了价格,这种火箭弹灭火特种车价格在二十五万加元左右,主要还是车子贵,火箭弹发射器价格不高,连同火箭弹也只要一半价格,不到十五万就能拿下。

即使是民用灭火器,按照政策规定也不能卖给私人,秦时鸥给哈姆雷打了电话,让他帮忙以告别镇的名义向国内订上五套。

五套是极限,加拿大和中国合力制定了反倾销法,这种重机械性设备,一次性最多出售五套。

哈姆雷真心不想干这种事,太有风险了,他苦着脸来找秦时鸥,希望他别再玩火了,就保护个渔场而已,怎么搞的跟打仗似的?

秦时鸥心平气和的将渔场遭遇的侵袭情况给他看,说道:“瞧,谁都知道告别岛的渔场在一个华人手里,大家都认为华人是软骨头好欺负,谁都想来我的渔场分一杯羹,你说,我该怎么做?”

哈姆雷恨恨的骂了句‘法克’,那只能说白人渔夫们自己作死了。

秦时鸥又说道:“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大家能和平共处,但这显然是不行的。但我可以承诺,哈姆雷,我的伙计,只要偷鱼的渔夫们做的不过分,我不会使用这些东西。”

自始至终,秦时鸥只将各式灭火器装备称之为‘东西’,而没有称之为‘武器’。

哈姆雷没什么说的了,告别岛的命运和秦时鸥的渔场是一体相连的,如果渔场再度崩溃,那小镇的旅游业也别想再维持下去,某种意义上说,他和秦时鸥是站在一条战壕里的。

这件事谈妥,哈姆雷却没有离开,他踌躇了一下说道:“秦,不知道你对咱们加拿大的政治是否关注,有关圣约翰斯市长的大选快要开始了,你有没有关注这件事?”

加拿大和美国一样,市长的任命和总统、总督、州长、省长之类没有关系,是由所在市的选民选出来的。

秦时鸥知道今年是加拿大各市的大选年,可他对这个国家的政府体制实在是感觉茫然的很,遍数全世界,政府体制能比加拿大还繁琐的不多。

加拿大的政府体制可以归结为‘君主制’、‘联邦制’、‘议会制’几种,简直是吸收了欧美各国的政治体系而成,不过最后成了一个四不像。

秦时鸥至今还记得上初中学历史的时候,历史老师对欧美国家政治体系的介绍:英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美国是联邦国家,德国实行民主议会制,而加拿大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联邦国家,实行议会民主制,遵循三权分立体系……

如果要详细介绍,那是很麻烦的,得从几个制度的渊源开始说起。

如果简单介绍那也简单,就是加拿大名义上的统治者是英国女王,她统治这个国家却不管理;管控国家的是加拿大总理和内阁议会,包括参议院和众议院;而真正管理地方的,则是各个市的市长。

再说的简单点,加拿大中央政治体制类似英国,而分散到市一级,那政治体制则和美国一样。

所以,和美国各个城市一样,市长是当地选民选出来的,他们制定当地经济发展政策不必考虑中央和省里,只需要在法律范围内为当地选民负责就行了。

从这点来说,现任圣约翰斯市长丹尼斯-奥凯佛做的不太合理,这家伙有点种族歧视,就从他对待秦时鸥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过去一年时间,秦时鸥接连并购这么多渔场为圣约翰斯贡献这么多税收,奥凯佛也只是在经济复苏特殊贡献奖颁发新闻会上招待过秦时鸥,其他时候竟然都没问候过一声。

这在美国是难以置信的,即使强大如洛杉矶和芝加哥这种顶级大城市,市长也会重视秦时鸥这种级别的富豪,因为他的钱不是存在银行里,而是不断往外投资,这可是大金主。

秦时鸥为人也是有点傲骨的,既然市长大人对自己不感冒,那自己也不必拿着热脸往他冷屁股上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就得了。

现在听了哈姆雷的问题,秦时鸥说道:“没怎么关注,怎么了?”

哈姆雷看看他,慢慢说道:“我猜你对咱们国家的政党体系不太了解,那我先不多说了,反正就是我所在的政党打算支持我做圣约翰斯市市长的竞选人。”

这可是重磅新闻,秦时鸥眨巴眨巴眼看着哈姆雷,脸上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多彩,什么玩意儿?这位镇长先生,要竞选市长了?不是在忽悠自己吧?

哈姆雷被秦时鸥看的不太自然,他耸耸肩苦笑道:“看来你是真不关注圣约翰斯的政治,这样可不行,秦,你是大渔场主,你得关注这些。”

秦时鸥说道:“我明白,我以后会关注的。不过哈姆雷,我想知道你竞选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说到前程,哈姆雷的表情肃穆起来,道:“我的竞选者还是奥凯佛,他在争取连任。从支持率来说,我暂时不占优势,因为选民们对我缺乏了解。”

“但我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在我执政期间,我们告别镇经济实现了腾飞。而奥凯佛执政的圣约翰斯政府,经济连年低迷,部分选民尤其是新移民者对他格外不满。”

“根据截至当前的统计,在选民支持率上,我大概能占到28。”

哈姆雷一口气说完,然后多少有点沮丧,奥凯佛可是占据着绝对优势啊。

秦时鸥问道:“那你还有没有机会当选?”

哈姆雷说道:“有,只要选民对我足够了解,我相信以我过去的政绩,一定可以赢得大量选民支持,现在他们缺少的是对我的了解。”

聪明人说话不用说太多,秦时鸥不是聪明人,可是他也不蠢。哈姆雷话说到这里,他就明白了对付的意思了,哈姆雷缺少选民了解,而选民怎么了解他?宣传!宣传需要什么?钱!

“你缺多少钱?”秦时鸥问道。

哈姆雷避重就轻:“我们是六月份才开始进行宣传的,截止目前为止,花费一共是一千五百万元左右。”

一千五百万元的宣传费不算很多,可也不少,因为这是加拿大不是美国,这是圣约翰斯不是多伦多、渥太华更不是洛杉矶、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