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87 私人岛屿的感觉

687.私人岛屿的感觉

秦时鸥点点头明白了,哈姆雷知道他有钱,这是来要宣传费了。

对此他并不是很在乎,他不想掺和政治,可他不缺钱,便说道:“说的直白点吧,哈姆雷,是不是如果你成为了圣约翰斯市长,若我对你赞助够多,你要代表我的利益?”

哈姆雷道:“只要遵循《宪法》和《习惯法》,那我代表我的选民利益。”

不愧是政治家,这话说的滴水不漏。

秦时鸥想了想,出资赞助哈姆雷竞选是必须的了,但他不会盲目做出保证,他要咨询一下奥尔巴赫这方面的意见,看看投资多少比较合适。

哈姆雷也明白了秦时鸥的意思,握握手就离开了。

等他一走,秦时鸥就去找了正在菜地里辛勤耕耘的奥尔巴赫,将这件事说了一下。

法律和政治是双胞胎,奥尔巴赫虽然从未进入政体混过,可他做了半个世纪的律师,且做过纽芬兰的大法官,对政治了解之深厚整个纽芬兰恐怕无人能出其左右。

听了秦时鸥的话,卷着裤腿、脚上全是泥巴的奥尔巴赫一屁股坐在田垄上,完全没有以前的大法官风范,好像老农一样。

“如果放在两年之前,哈姆雷毫无胜算。但感谢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和美国债务危机,圣约翰斯的经济这两年遭遇了重创,而从去年开展了旅游业后,告别镇的经济却进行了跳跃式的发展。”

奥尔巴赫简单的分析了一下,然后他又给几个老朋友打去电话,最后告诉秦时鸥道:“哈姆雷是加拿大新民主党在圣约翰斯地区的政坛新星,但纽芬兰不是新民主党的地盘,他们在这里没钱也没有人脉,所以哈姆雷这次的竞选注定艰难。”

“现在来看,哈姆雷的胜率最乐观也只有40。”

秦时鸥问道:“如果加大宣传力度呢?”

“如果宣传力度足够强大,一条狗也能成为美国总统。”奥尔巴赫用了美国著名总统罗斯福当年讥讽他对手的一句话,这也是政坛竞选的至理名言。

秦时鸥坦言道:“我想让哈姆雷上台,你看到了,圣约翰斯现在的执政政府并不在乎渔场发展,而哈姆雷更切合我们的利益。”

“那你的宣传投资,得以千万元为单位!”奥尔巴赫严肃的说道。

政治选举是最烧钱的玩意儿,没有钱的人只能看看热闹,千万别往里掺和。

如果没有这个机会,秦时鸥不会掺和,可是这次参选的是哈姆雷,如果他能从告别镇镇长一跃而成圣约翰斯的市长,那他可以获得的资源是恐怖的。

奥尔巴赫无法直接告诉秦时鸥哈姆雷需要的资金,他得跟有内幕的老朋友进行联系,然后根据各种信息进行推算。

秦时鸥下午待在书房里研究圣约翰斯今年的竞选活动,本来他该带项昊到处逛逛的,这样这项任务只能交给尼尔森。

说起来秦时鸥确实对外界关注不够,哈姆雷给他的这个消息太有震撼性了,但对于小镇其他人来说,这可不是新闻,年初哈姆雷就参加了圣约翰斯的市长竞选宣誓大会。

当然,那时候秦时鸥在国内过年,错过这件事可以理解。

傍晚,奥尔巴赫找到秦时鸥说道:“经过我的推算和老友们的确认,你要决心帮助哈姆雷,那你的投资得在四千万左右!”

秦时鸥点头,他有数了。

晚饭之前,秦时鸥开着总统一号进了哈姆雷的小别墅。

哈姆雷的妻子做了他们的家乡菜来招待他,有烤牛肉配约克热布丁、牛排肾脏派、苏格兰熏鲑鱼等,热情洋溢。

哈姆雷请秦时鸥坐下,问道:“你考虑结果如何?”

“除了我,你还能拉到多少人、多少资金?”秦时鸥问道,他要做到心里有数,否则一旦哈姆雷竞选失败,那他的投资就是打水漂了。

竞选资金又被成为黑金,这个钱在普通人看来是肮脏的,因为这是买官的钱,竞选和买官差别不大。

所以,对于任何一个政党和竞选者来说,竞选资金都是保密的,如果让对手知道了自己的竞选资金,那简直就是灾难。

可是哈姆雷没有瞒着秦时鸥,不是信任他,而是他能拉到的人和资金太少了:“圣约翰斯本地没有大财团或者大企业,我们未来一个季度能动用的资金顶多是五千万。”

秦时鸥问道:“如果要达到你们政党预计的当选目标,那需要宣传资金多少?”

“至少九千万加元!”

秦时鸥点点头,奥尔巴赫真是人老鬼精,他的估测竟然这么精准,这给秦时鸥增强了一些信心。

看着哈姆雷,秦时鸥慢慢说道:“很好,我给你投入五千万加元!”

哈姆雷嘴角顿时抽搐了起来,他眉毛一挑险些失声惊呼,五千万加元啊,这可是半个亿!即使对于多伦多、渥太华这种大城市,这也是一笔强悍的资金注入!

记住,这只是小城市选举,这不是美国总统大选。

不过哈姆雷毕竟见过大世面,他压住了心里的震惊,问道:“五千万?你要投入五千万给我?”

秦时鸥说道:“是的,五千万,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伙计,如果你成为市长,那我希望没人能动我的渔场!”

哈姆雷沉默了一下,低声道:“如果我当选市长,我会让你拥有‘告别岛就是你的私人岛屿’的感觉!”

这算是双方最推心置腹的时候了,也是竞选者拉赞助必须得做出的承诺。

这个承诺可不是酒桌上的戏言,若是竞选者成功当选,他必须得做到这个承诺,否则以后他休想从任何投资者身上捞取一加元。

政治就是这样黑暗、肮脏而赤-裸-裸,但男人就是想搞!

双方都把条件摊开了,一桩交易就这么展开,秦时鸥将不遗余力的支持哈姆雷竞选,因为他给出的条件太有诱惑力了:将告别岛划为秦时鸥的私人地盘。

当然,哈姆雷不可能将告别岛卖给秦时鸥,这么大片的土地,且有公民在上面居住,加拿大政府不会允许地方政府对其进行私人买卖。

可是既然哈姆雷这么承诺了,他自然有完成承诺的办法。

双方都很满意,接下来就是共同配合来达成目标了。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