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88 反常的招潮蟹

688.反常的招潮蟹

吃过这顿充满苏格兰风情的晚餐,秦时鸥告别哈姆雷夫妇踏上回去的路。

他身上还有接近一个亿的闲置资金,秦时鸥本来打算买飞机,可是用的机会太少,太浪费。现在有了哈姆雷这件事,他的资金有用处了。

实在没想到,加拿大的政治还可以这么玩,哈姆雷一个镇长,竟然要参加圣约翰斯市长大选了,简直让熟悉了中国政坛升迁制度的他感到难以置信。

事实上,加拿大政治就是这么玩的,假如秦时鸥加入了某个有分量的政党并且赢得了党内支持,那他也可以参选的。何况人家哈姆雷不光是个镇长,还是圣约翰斯市市议会25人选中的一员。

在圣约翰斯,市议会兼行议决权和行政权,也就是说,市议会就是市政府,市议员都是政府的实权管理者。

这也是加拿大和美国不一样的地方,地方政府采刃议会制,这是来自英国的传承,在全球比较少见。

这种制度的优点是有有利于减少议决机构与行政机构的矛盾,能提高管理效率。但他有一个缺点,是缺乏一个能统一指挥市政府各部门工作的、有绝对实权的市长。

不管是现在的奥凯佛还是以后可能当选的哈姆雷,他们会成为市长,可权力不是那么大,做什么事都需要市议会监督,当然他们是市议会名义上的统帅。

所以,哈姆雷才没有权力将告别岛卖给秦时鸥,当然秦时鸥也没有那么多的钱来购买告别岛。

之前魁北克省刚刚拍卖了一座名为“科瑙克”的小岛。这岛屿只包括13幢木屋、70个私人湖泊和5座小岛,占地面积大概26305公顷。卖了9600万加元!

告别岛的面积是科瑙克的五倍,更是拥有常住人口。怎么定价?5个亿?10个亿还是50个亿?!

但秦时鸥记住了哈姆雷的承诺,他说他若是当研长,会让他感觉到告别岛是他的私人岛屿,那这样也不错。

回到别墅,薇妮正在客厅抱着小萝卜头看电视等待他,他一回来,薇妮就去厨房将煮好的醒酒汤给他倒了一碗。

这种醒酒汤是薇妮过年时候跟秦母学的,用鳙鱼头和大姜为主料,加上豆腐丝、榨菜丝、笋丝、香菇丝。再用蛋清勾兑,味道酸酸辣辣,好喝又有醒酒功能。

秦时鸥喝了一口竖起大拇指,其实他没喝多少酒,但他不能回绝薇妮好意。

以前秦时鸥工作忙的时候,觉得身边能有一位半夜红袖添香的妻子就完美了。薇妮足以胜任这一角色,只是他现在不用半夜工作了,改成半夜应酬,每次回家看到等待着他并给他准备好了夜宵的薇妮。心里总是很满足。

后面几天,哈姆雷频频来拜访秦时鸥,送来了一份份账单,这是他和他的团队参加竞驯候花费的开支纪录。这要给每一位对他进行了资金支援的选民看的。

不过,普通选民自然只得到了一封邮件和感谢信,不用哈姆雷亲自上门拜访。

秦时鸥关注了一下竞验况。但他注意力没法放在这件事上,因为最近渔场的招潮蟹有点异常了。

招潮蟹是许多种蟹类动物的统称。一共有一百多种,大秦渔场主要是大西洋砂招潮蟹、大西洋泥招潮蟹、大岩桐招潮蟹、背棘招潮蟹、窄指招潮蟹等若干种。

这种小螃蟹长得很有意思。它们有一对火柴棒般突出的眼睛,非常特别。

另外最特殊的是,雄蟹的大螯不是一样大的,一般右边超级大左边超级小,右螯经常摆在前胸,像是武士的盾牌,看起来非常威严。而雌蟹的大螯又一样大小,所以比较奇怪。

招潮蟹和寄居蟹之类不一样,它们平时在洞穴中生活,掘穴的深度与地下水位有关,洞底需要抵达潮湿的泥土处。

所以,渔场的沙滩上有很多凸起的小沙堆,这是招潮蟹以沉积物为食,它们吞食泥沙,摄取其中的有机物,将不可食用的部分吐出洞外,时间久了就行了小突起。

正常来说,招潮蟹的活动随潮水的涨落有一定的规律,时藏在洞里,退潮后则到海滩上活动、瘸、修补洞穴。

但最近几天,渔场的招潮蟹不再是保持这样的生活规律,不管白天晚上、不管潮涨潮落,都有一些招潮蟹爬出来,而且一幅很犹豫的模样,似乎是要往沙滩高处搬家。

开始还少,但到了周末的时候,招潮蟹们突然来了个大爆发,无数小螃蟹钻出了洞穴,忙忙碌碌的向着沙滩高处转移。

看到这一幕,沙克等老渔夫就紧张的找到秦时鸥,道:“boss,可能会有大潮,我们得准备一下。”

招潮蟹对潮水的预知能力很强,强到了什么地步呢?不管它们在从事什么活动,都会在潮水到来之前十分钟停止活动返回洞穴。

不仅如此,这种小螃蟹的体色是可以变化的,白天退潮的时候会变深,晚上涨潮的时候会变浅。有些地方潮汐涨落的时间每天会往后推迟50分钟,那地方的招潮蟹体色变化的时间也会往后推迟50分钟!

老渔夫们都了解这一点,他们会根据招潮蟹的体色变化来判断潮汐涨落情况,现在招潮蟹纷纷往更高处沙滩搬家,显然是判断出海洋要有大型涨潮的缘故。

秦时鸥也了解这点,可他郁闷无比,因为他和圣约翰斯海洋气象局确认过好几次,气象局说最近没有季风和大型洋流经过,星体轨道运转也在常态,不会出现大型浪潮。

这样科技和生物的本能再次出现了冲突。

周末孩子们不上学,看到沙滩上出现了这么多招潮蟹,他们连冷饮小屋都顾不上去玩,跑去沙滩上捡招潮蟹玩斗蟹的游戏。

虎豹熊狼几个小家伙也跟着乱跑乱玩,熊大不愧是名副其实的吃货,一边跑一边往嘴里塞招潮蟹,这玩意儿它都能吃的津津有味。

秦时鸥跟着去了沙滩了,观察这些行为反常的蟹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