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00 惩治刁民

700.惩治刁民

宝马车停下,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白人男子,男子身穿剪裁考究的西服,脚上还踩着皮鞋,秦时鸥看的直瞪眼,这也是农场主?大热天的这么穿?

不过来赴宴的嘛,穿什么样是人家的选择,而且穿着正式还体现了对主人的尊重,秦时鸥本来还对白人男子挺有好感,可他一开口,一切都变了。

“法克,该死的乡巴佬!”男子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秦时鸥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疯狗吧?

骂了一句,男子又吼道:“我说各位,你们能不能搞清楚,现在是晚上!你们吵闹的声音小点行吗?我的农场里可是有贵客在的,该死的,你们有点素质吧,汉密尔顿的颜面都被你们丢光了!”

约翰普皱眉看着男子,说道:“拉格朗日先生,麻烦你他么看清楚这是哪里好吗?!这是毛的农场,我们在自家的农场里开PARTY你管的着吗?”

被秦时鸥弹了脑崩的小恶霸犬正在生闷气,看到有人到自家地盘撒野,便气势汹汹的奔跑过去,对着那西装男子就吼叫过去。

带头的小白花跑的最快,一直跑到西装男子的跟前仰起头对他吼叫,男子显然脾气不好,抬脚踢在了小恶霸犬的大脑袋上,一下子将它踢翻了。

秦时鸥脸色顿时变了,他不认识这个男子,也不知道他和毛伟龙这些农场主有什么矛盾,可是到了人家的农场里还这么嚣张,就有点过分了。

最过分的是,这混蛋竟然敢踢自家小狗?妈的,秦时鸥自己都不舍得打它们啊!

听着小恶霸犬委屈的呜呜叫声,秦时鸥对不远处的伯德喊道:“拿下他!”

随即他回头对毛伟龙又说道:“报警!告诉警察,就说有人强行侵入农场!”

伯德一直冷着脸在看那男子,听到秦时鸥的吩咐,他二话不说快步冲上去,西装男子看他气势汹汹顿时害怕了。伸出手指着他吼道:“你敢……”

一把抓住西装男伸出的手臂,伯德快速滑步绕到他的背后,抬脚踢在男子的腿弯上,双手抖动将他的手臂反剪在后。一个对面就将男子给打的跪倒在地嗷嗷惨叫。

“放、放手!混蛋,你们这些biao子养的!等着被起诉吧,该死的,我要弄的你们倾家、哦哦哦,细特!疼死我了!放开手!放开你该死的手……”男子跟唱饶舌歌一样飞快的骂着。气势还挺凶悍。

秦时鸥看向毛伟龙,道:“这条疯狗是谁?”

毛伟龙面色不愉的说道:“他叫伯特-拉格朗日,在镇上也有一家农场,不过是专门用来度假的,真实职业是一名律师,据说在汉密尔顿和整个魁北克都很有名气。”

律师就好办了,秦时鸥走过去冷笑着看向拉格朗日,道:“伙计,你可真凶啊,比黑手党都要凶!不过你找错了撒野的地方。这是我们的地盘,你是律师,应该知道这有什么后果是吧?”

拉格朗日现在疼的五官抽搐哪里还能回复他的话?他只要一张口,伯德就将反剪他的双手往上提一点,骨骼‘咔吧咔吧’响着,拉格朗日疼的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小镇警察局晚上也有人值班,没过多久,一辆警车就开进了农场。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一下?”一名干瘦的警察绷着脸问道。

约翰普在镇上人缘最好,他想上去解释,秦时鸥抢先道:“我们正在开PARTY。结果这家伙开车野蛮冲撞进来,下车就骂人甚至还踢翻了我们养的小狗,我认为这蠢货吸了大ma或者干了什么,他有点神志不清!”

警察看向拉格朗日。伯德放开手,拉格朗日哀嚎着一头栽倒在草坪上,骂道:“法、法克!”

“别骂了,先生,怎么回事?”警察面色不善的看向拉格朗日,看来对于这位律师先生。他们也一样不感冒。

拉格朗日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手臂跟废了一样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吼道:“我要控告他们噪音扰民!我要控告他们暴力伤人!我要控告他们非法聚会……”

“不好意思,现在你才是被告。”警察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你不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别人的家里?”

面对警察,拉格朗日恢复了自信,他说道:“因为我是来警告他们的,他们非法聚会产生的噪音太大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

秦时鸥低声问毛伟龙:“这孙子农场在哪里?”

毛伟龙苦笑着指了指身后,道:“妈的,倒大霉跟这傻逼做了邻居。”

秦时鸥无语。

其实他清楚,这人就是来找茬的,加拿大开PARTY太常见了,即使是普通家庭开PARTY,邻居也会谅解,何况这是农场里,隔着距离还远的很。虽然他们搞的有点吵闹,可声音传到其他农场,几乎就微不可闻了。

但既然有人找茬,那就没辙了,他去年刚来加拿大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新闻,上面说一名巴西籍移民因为开PARTY过于吵闹被邻居投诉噪音扰民,然后就被警察给带走请去喝茶了。

那巴西籍的移民很委屈,他当时搞的声音并不大,凭什么就说他扰民了?投诉者在法庭上给出的理由是,他是神经衰弱症患者,家里养了一条狗,那狗听到了噪音不停的吼叫,严重影响到了他。

当时秦时鸥看了新闻很感觉吃惊,这不是扯蛋吗?你神经衰弱还养狗?你家的狗叫唤跟人家有什么关系?那是不是你养了狗,然后你家周围就不能住人了?

结果最后,官司获胜的是投诉者,虽然法庭给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其实原因就一个,投诉者是土生土长的白人,而另一方是没有正经工作的巴西人。

白人社会就这样,歧视无所不在,秦时鸥已经习惯了,所以他喜欢呆在告别岛那个小圈子里,在那里生活的都是淳朴的渔夫,没有歧视。

好在虽然这次投诉方也是白人,可这个白人不受欢迎,警察不肯立案调查这件事,坚持要进行民事调解。

拉格朗日死活不同意民事调解,还要起诉伯德的人身伤害。

秦时鸥一看你这么**,那咱们就得好好谈谈了,他还不信这个邪了,必须得治治这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