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01 农场主研讨会1/10

701.农场主研讨会(1/10)

“这孙子是律师?”秦时鸥问毛伟龙。

毛伟龙点头道:“嗯,听说在整个魁北克都很有名气。他不光是律师,还有一间律师事务所,名叫‘英伦声音’还是什么,在魁北克的法律界有点分量。”

秦时鸥冷笑一声,这方面他得请教奥尔巴赫,便打电话回去介绍了一下拉格朗日的情况。

奥尔巴赫听他一说名字就笑了起来,道:“鸭子嘴拉格朗日,一个英国流-氓,怎么,你和他怎么会有交集?别和他沾上边,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还是个极端的种族歧视分子!”

这样秦时鸥就明白了,难怪拉格朗日这傻逼跑来找事,原来跟party没关系,他应该是纯粹看毛伟龙这个黄种人不爽。

秦时鸥让毛伟龙给之前的农场主罗志威打去电话,罗志威本来很好说话,一听拉格朗日之后声音就沉默了,后面承认说卖农场也跟这个邻居有关。

拉格朗日是去年初买下的隔壁农场,如奥尔巴赫所说,他就是个种族分子,发现邻居是黄种人之后,这疯子气坏了,先找了出售给他农场的前主人麻烦,后面又不断找大地母亲农场的麻烦。

罗志威一来想要回国,二来受不了拉格朗日的为人,索性下了决心将农场低价处理,这才便宜了倒霉的毛伟龙。

将事情前因后果搞清楚了,秦时鸥就想办法对付这个疯子,他和那警察说了一声,和拉格朗日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拉格朗日面色阴翳的看着秦时鸥,冷笑道:“现在怕了?晚了……”

“闭嘴,蠢货,我是来告诉你,赶紧卖掉你那该死的农场,别靠我朋友太近,明白吗?”秦时鸥打断他的话说道,边说边从钱包里掏出黑金百夫长卡给他。

“看看上面的肖像。用不用我来给你照照光?看清楚那是谁的头像了吗?你以为你有一间律师事务所就很牛逼是吗?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破产信不信?”秦时鸥开始打嘴炮,反正吹牛逼不花钱。

拉格朗日专门帮富人处理问题,所以他最了解有钱人的能量,如果是白人中的富豪给他展现出这些东西。他肯定会让步,律师其实就是谈判专家,最不喜欢和对手搞的鱼死网破。

但黄种人不行,他对黄种人绝对不会退步。

秦时鸥这边有的是办法,这就是动用人脉的时候了。他之前给奥尔巴赫、比利、小布莱克和布兰登都打去了电话,告诉了他们有关拉格朗日的情况,让他们帮忙想办法治治这家伙。

其实秦时鸥不想惹事,要是拉格朗日道歉离开,那这件事就此结束。可他知道这不可能,拉格朗日这种种族分子,必须得给他狠狠的教训,让他知道黄种人不好惹,他才会老实下来。

动用这些关系的时候,秦时鸥才发现自己的人脉实在不够广。他以后不能在偏安一隅了,必须积极的走出去,必须得开拓自己的圈子。

不过秦时鸥这次找的都是关系够铁的人,得到他的消息之后,这些人就动用自己的关系开始找朋友帮忙了。

很快,拉格朗日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脸色一变,轻声细语的解释着什么。

秦时鸥和那警察握手,然后告诉毛伟龙说一切搞定,毛伟龙笑道:“我还准备给海哥打电话呢。他在安大略和魁北克朋友也挺多。”

拉格朗日连续接了几个电话,后面阴沉着脸告诉警察,接受民事调解,然后愤恨的瞪了秦时鸥几人一眼。上车踩油门离开。

秦时鸥皱起眉来,这家伙看来不服气呀,那就继续斗法,看看谁厉害。

毛伟龙拉住他,说道:“算了、算了,就当今晚看了个笑话。没必要非得让是付出代价。”

秦时鸥不悦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好人了?这种人就得狠狠收拾他,凭什么他来我们的宴会搅和一通还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的离开?”

毛伟龙笑道:“哥们一直是老好人,你以为所有官二代都喜欢惹事的吗?行了,继续吃咱们的烧烤喝咱们的啤酒。他也受到惩罚了,我看伯德将他收拾的可不轻。”

伯德耸耸肩,懊恼道:“早知道这样,我就拗断他的手臂了。”

约翰普和警察聊了几句,那警察看没事就离开了,毛伟龙邀请他留下一起参加party,警察笑着说他还要值班必须回去,不过走的时候带走了一瓶啤酒和几串烤肉。

拉格朗日的离开让party重新变得热闹起来,一行人都惊异的看着秦时鸥,约翰普还过来特意说道:“中国好小伙,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能收拾拉格朗日的人,那狗娘养的,我忍他很久了!”

中国人性格都比较谦虚低调,之前毛伟龙介绍秦时鸥是说自己的朋友,没有介绍他的一系列光辉伟绩。现在约翰普等人好奇,他就拿出了几件事来说,比如纽芬兰最大的渔场主,比如圣劳伦斯湾的海上救援。

“哦,上帝,你就是那个救了上百个人的英雄船长?上帝的牧者?我说我看你有点面熟!”一个白人青年惊呼道。

卡德拉曼哈哈笑道:“弗特你在开玩笑吗,你觉得他面熟?你不是跟我说,你认为所有的黄种人都长成一个样子吗?”

这话有点种族歧视,但做人不能太较真。事实上这也是一个社会话题,人种之间普遍存在脸盲症,黄种人看白种人和黑种人,除非是特别熟悉的那种,否则也会觉得都是一个样子。

秦时鸥身份暴露,他成了PARTY上的主角,一行人纷纷要跟他合影然后发到自己的推特上去,虽然丰收号救人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相关故事不会落下帷幕,秦时鸥现在确实很有名气。

开开心心的结束PARTY,毛伟龙算是初步融入了邻居的圈子,起码互相之间都知道了名字、爱好之类。

卡德拉曼临走之前,告诉毛伟龙说明天恰好是半个月一度的小镇农场主研讨会,邀请他一起参加。

“如果秦有兴趣,那我们也很欢迎,我记得刚才喝酒的时候你说过你对农场和牧场也有些兴趣不是吗?”约翰普和他握手分别的时候也发出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