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08 不和谐的团队8/10

708.不和谐的团队8/10

事情很快弄清楚了,甚至用不着秦时鸥的私人律师奥尔巴赫出面,不过,加拿大的渔业和海洋部部长出面了……

秦时鸥进了警察局半个小时,马修-金左手甜甜圈、右手热咖啡出现在他面前,笑眯眯的说道:“还没吃早餐吧?来尝尝汉斯老爹的甜甜圈,据说这是你们圣约翰斯最有名气的。”

美国警察喜欢吃甜甜圈,估计很多人看美剧和好莱坞大片的时候都有发现,作为美帝的小弟弟,加拿大警察自然也好这一口。

对加拿大人来说,甜甜圈也算是早餐的一种,对于普通上班族这是最快的速食品,对家庭来说这是很考验主妇的一道点心。

警察们吃甜甜圈,倒不是喜欢,而是没得选,他们办案或者监察嫌疑人的时候为了解乏,经常喝咖啡,甜甜圈是搭配咖啡的最好点心。

秦时鸥现在没心情吃东西,但毕竟是一国部长给自己亲手端上的早餐,好歹给点面子嘛,他吃了一块后,提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有镜子吗,给我一块?”

马修-金没明白什么意思,他招招手,向一名女警察要了镜子。

》秦时鸥凑上去看了看,眼睛又红又肿,跟塞了两个核桃一样,还是天长地久被摩擦出了包浆的那种……

“妈的,老子破相了!”秦时鸥恨恨的骂道,“早知道他们这么坏,我肯定下重手!”

一个夹着文件走过来的警察吓了一跳,问道:“先生。难道您之前是没有下重手?根据我们刚刚得到的医院检查报告,九名罪犯中除了假扮幼童的侏儒男子和那女人。其他七人均受重伤!其中一人肩胛骨断裂、三人肋骨断裂。”

秦时鸥下手确实挺重的,因为当时他怕这些人有枪。不击倒他们,那倒下的就是他了,而且还可能被打死。

警察将审讯结果告诉了秦时鸥,很简单,这些人经常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犯罪,通常是侏儒男子化妆之后假扮迷路的孩子,请求路人送回家,然后栽赃陷害,讹诈路人的钱。

这个犯罪团伙早就在警察局挂号了。只是皇家骑警们破案水平实在让人捉急,迟迟没有将人抓捕归案。

今天算这些人倒霉,他们不认识秦时鸥这位圣约翰斯名人,主要是在白人眼里不熟悉的黄种人一个样子,加上秦时鸥在渔场风吹日晒皮肤黝黑。

他们以为拖着行李的秦时鸥是来圣约翰斯码头找苦工的华人,这种人是最好欺负了,胆小柔顺怕麻烦,一敲一个准。

然后,就是秦时鸥发威。将他们一行九人重伤七人。

秦时鸥听完警察介绍,沉默良久,问道:“你说,那个让我破相的。不是孩子,是个侏儒?”

“是的,先生。”

“我没揍他!”

“是的。先生。”

“现在揍他一顿行不行?”

“这个估计不行,先生。”

没什么事了。秦时鸥拖着行李和部长同志出门,然后坐进了一辆凯迪拉克。这是部长同志的座驾。

重伤了七人,秦时鸥却没有受到防卫过当的控告,因为加拿大和中国不同,中国的自卫被分成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而在加拿大,自卫分为正当防卫和可原谅防卫,这两种一般都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惟有不合理的自卫才需要承担一定程度的法律责任,但这种责任多半也有限。

毫无疑问,秦时鸥面对犯罪团伙施展重手段,绝对不存在不合理防卫的情形,尤其是他还是圣约翰斯本地大渔场主,还有渔业部部长陪同。

直接去了酒店,一群渔场主已经等在会议室了,隔着门就能听到里面嘈乱的吵闹声,似乎还有人捶桌子,听起来比秦时鸥和犯罪团伙的斗殴还要激烈。

马修-金脸色平静,但秦时鸥觉得他一定很愤怒,只是作为政客得压抑自己的情绪。

于是他很有眼力劲的快走两步推开门,低眉顺眼的请部长同志先行。

看到马修-金,会议室里的渔场主们安静了一些,然后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个部分。

人数更多一些是传统渔场主,这些人的特点是穿着简单,什么t恤运动服牛仔单衣之类,脚上还有人穿着拖鞋,年龄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身材壮硕、魁梧有力。

另一方是度假渔场主们,他们穿着比较考究,即使也穿着t恤,但t恤上不会印什么杜邦、利马格兰、道化工、埃德瓦塔农业公司的logo,更不会印有海贼王头像!

秦时鸥看看传统渔场主一方,一条大汉身上的t恤竟然印着个吃鸡腿的路飞,他心里忍不住叹口气,这他么是来逗比的吗?

两帮人分别占据了会议室南北两侧,中间位置空白,好像斗鸡一样怒目对视,似乎下一刻就要开打。

马修-金熟视无睹,他走上主席台,举起手指说道:“这次参观行程的安排很简单,第一站是钱-巴斯克港,然后北上去圣查尔斯角,后续安排会临时增加,希望大家在参观途中可以友好相处,就是这样。”

秦时鸥等他说完立马鼓掌,渔场主们无动于衷,依然在跟斗鸡一样对视。

马修-金微笑着对秦时鸥点点头,然后又说道:“这一次参观,实际上也是一次调研,如果最终结果不乐观,那渔业部将决定关闭部分渔场!”

这次他话音一落,所有人立马鼓掌,斗鸡变成老母鸡,老老实实的坐下了。

关闭纽芬兰渔场一直是加拿大最热的议题,如果说渔场主们有什么害怕的,那就是关停自家渔场,他们的渔场可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啊。

马修-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行程,就示意大家准备出发,结果秦时鸥比较熟悉的安德鲁对他说道:“部长先生,按照您的要求,我们是不能带无关人员加入参观团的,对吗?”

一个带着考究金丝眼镜的英俊男子冷冷的说道:“先生,用不着拐弯抹角,我们董事长不可能自己参加任何活动,他的身体不允许这点,如果您还有疑问,我可以给您出示医院的检查报告。”

秦时鸥看看英俊男子,他身边气定神闲的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年龄看上去确实挺大的,但脸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怎么看也不像是所谓病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