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09 赌你钓不到鱼9/10

709.赌你钓不到鱼 9/10

作为搞政治的好手,马修-金的手腕自然强的很。

一切按照之前要求,任何人不准携带家人、助理之类,对于身体不适合参加活动的人,要么不要参加,要么由渔业部指派护理人员。

毕竟是国家安排的活动,气场还是有的,除了安保人员,马修-金还带来了护工和厨师,路上乘坐的工具也是豪华游艇,还真是部长同志说的那样,这是一次旅行参观。

从圣约翰斯码头上船,秦时鸥在甲板上找了个人多的位置,拿起鱼竿扔进海洋里。

一个穿着范思哲经典方格衬衫的中年男子微笑着走到他身边说道:“秦先生?大家都在抓住这个机会拓展人脉,为什么你好像没什么兴趣?”

中年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头亚麻色秀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相貌帅气、身材高大,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在阳光下闪烁着晶亮的光泽。

秦时鸥认识他,他名叫哈勃-德拉蒙德,是纽芬兰很有名的金融投资大亨,在圣约翰斯收费频道有一档专属的经济节目,奥尔巴赫偶尔会看。

无疑,这种人属于可结交的那种,于是秦时鸥露齿一笑说道:“我是在拓展人脉呀,你看我这不是在和大家一起钓鱼吗?”

中年男9子失声笑了起来,他可不知道秦时鸥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想拓展人脉,秦时鸥早跑去船尾找个角落自己钓鱼了,哪会和这么多人待在一起?

安德鲁走了过来,他神色不善的看了哈勃一眼。然后对秦时鸥愉快的说道:“嗨,伙计。距离巴斯克港还有段水程,一起来玩牌怎么样?我们去杀杀马文他们的威风。”

秦时鸥挺喜欢玩牌的。但不喜欢和陌生人玩,因为这玩意儿谁都不想输,输的人难免有情绪。

恰好鱼竿一沉,秦时鸥一边转动轮座一边笑道:“瞧,我的鱼钩不答应呢,你们先去玩吧,后面我去找你。”

安德鲁似乎不想让他和哈勃待在一起,便说我也不玩了,拿了鱼竿要钓鱼。

这时候一个小老头走过来占了个位置。瞪着秦时鸥和安德鲁不满的说道:“嗨嗨嗨,伙计们,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请你们换地方ok?”

秦时鸥不高兴了,不过这里有火爆脾气安德鲁,用不着他说话,安德鲁这杆火枪会为他搞定一切。

果然安德鲁怒气冲冲的说道:“先生,这不是你的船,也不是你的渔场。所以我们在哪里钓鱼与你无关!另外,好像你是最后来的吧?”

另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摘下考究的墨镜,过来说道:“我给我的老伙计占了个位置,不管他什么时候来。都比你早。”

这有点欺人太甚了,秦时鸥揉揉眼睛,被海风一吹不太舒服。海上阳光又比较刺眼,搞得他眼睛酸酸的又想流泪。

结果小老头嘴巴挺贱。竟然看着他哈哈笑道:“瞧这可怜的孩子,你被我说的委屈了?竟然还流泪了?孩子。听叔叔的话,你该回去找你妈妈……哦,细特!”

秦大官人可不是好脾气的乖孩子,见这老头嘴巴不干净,他正好将鱼拉了上来,一甩鱼竿将那条鱼甩向老头,几乎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

老头气急败坏,虽然鱼没有甩在他脸上,可是海鱼挣扎,甩了他一脸的海水。

秦时鸥收回鱼线抓起蹦跳不已的鱼,撇撇嘴道:“瞧这条贪嘴的老鱼,难道它不知道要活得久就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吗?”

这条鱼全身覆盖着银蓝色的小鱼鳞,在阳光照射下褶褶生辉,有着强壮的流线型身体,看起来非常醒目,正是海鲈鱼。

哈勃摊开手做了个耸肩的动作,安德鲁则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老头指着秦时鸥想说什么,秦时鸥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捏着海鲈鱼看了看快速说道:“哦,该死,这家伙正在拉屎?真是太恶心了。”

说完,秦时鸥挥手一甩将那鱼又向着小老头的方向扔了过去,小老头赶紧闪避,然后海鲈鱼银蓝色的身躯一个跳动飞出船舷落到了水里。

小老头和墨镜男子都面色不愉,前者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秦时鸥,道:“嗨,小子,你是想惹事是吗?”

秦时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果我想惹事,老家伙,那我会伸拳头揍你,现在我没揍你,所以你最好老实点,起码你别先惹我!”

渔场主内部本来就存在矛盾,这边一吵起来,其他人也不钓鱼了,纷纷围过来观看。

马修-金后面也皱着眉头出现,问道:“怎么了?”

秦时鸥抢先说道:“没什么,部长先生,我和这位老伙计开了个玩笑,我看他不会钓鱼,刚才我钓到了一条海鲈鱼,便想送给他,结果他不领情,反而认为我在戏弄他。”

小老头冷笑道:“你倒是真会胡扯,那这样我也钓一条鱼送给你行吗?”

秦时鸥认真的看着小老头道:“当然可以,但是首先,你得能钓到鱼。”

旁边有人不屑的说道:“我们都是国际钓鱼协会的会员,钓鱼还不简单吗?”

一听钓鱼协会这个名字,秦时鸥忍不住想起了去年在乔治浅滩他收拾那些美国钓鱼协会成员的事情,便笑道:“钓鱼是简单,可是比起养鱼来要难的多,瞧,你们连养鱼都做不好,又怎么可能钓到鱼?”

“那我们打个赌吧,如果我们钓到鱼怎么办?”带着墨镜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秦时鸥摆摆手道:“条件你来开,我倒想看看连养鱼都不会的人,怎么在这种地方钓到鱼。”

“好,那我们就赌一把,你来说鱼种,我来说条件。我不会太过分,大家都是成年人,就用钱来做赌注,一万加元一把,敢不敢?”墨镜男子挑衅的看着秦时鸥。

“一万加元有什么意思?一万加元一个点,我们赌十个点,其他人也可以下注,我来做庄,就赌我刚刚钓到的海鲈鱼,我赌你们钓不到,敢吗?”秦时鸥提高了赌注,然后等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