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0 下重注10/10

710.下重注10/10

“时间限制呢?”

“什么时候到港,什么时候结束。。”

“成交!”墨镜男和小老头一口咬定。

海鲈鱼是上层水域比较常见的一种鱼,经常成群结队的在纽芬兰海域出现,它们性情贪婪,能长到一米多长,是一种海钓上很受欢迎的鱼类。

这种鱼并不难钓,是钓手们海钓的入门鱼种,所以看到秦时鸥竟然要和对手拿这种鱼打赌,安德鲁为首的传统渔场主们顿时大急。

“你不是认真的吧?”和秦时鸥关系也不错的唐纳德-布朗上来劝说道,“我们的船一路上会遇到好几个河流入海口,海鲈可不是什么少见的家伙。”

河流入海口很容易钓到小海鲈,它们经常随着上涨的潮水游到上游水域甚至淡水区,以后随着潮水退去又会游回大海中,以享受涨潮和退潮带来的丰富饵料,所以在入海口的位置很好钓。

不过,由于过度捕捞,海鲈的数量近些年锐减,在海边已经不大可能钓到大海鲈了,这样看来,墨镜两人组要赢,就得钓小海鲈。

秦时鸥耸耸肩,无所谓,管你们什么鱼,有老子在你都别想上钩。

一个看起来和墨镜二人组有交情的渔场主走上来说道:“你是参赌的◆一方,做庄家不合适,所以还是我来做吧。”

哈勃拦住这人,说道:“嘿,塞尔吉,别太过分,这只是个玩笑话。懂吗?大家是在开玩笑。”

塞尔吉嘲弄的看着秦时鸥道:“是吗,先生?只是个玩笑?”

秦时鸥心里暗道这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死的啊。行,你敢死老子还不敢埋?没说的。就坑你了。

他和哈勃说道:“没关系伙计,小赌怡情,这没有多少钱,那就让这位兄弟做庄家吧。来,赔率是多少?我肯定赌我赢。”

安德鲁拉了拉秦时鸥,小声道:“这可玩的有点大,塞尔吉这混球是开赌场的,他有印第安血脉,圣约翰斯最大的一家赌场就是他家的。”

因为白人以前对印第安人迫害太严重。后来就慢慢的开始制定补偿性政策,美国和加拿大赌博行业并不违法,但刻以高税,只有对印第安人例外。

赌博是印第安土著们最喜欢的娱乐方式,美国和加拿大政府在这点上网开一面,他们的赌场只要和正常企业那样缴税就行,利润非常可观。

塞尔吉笑眯眯的看着秦时鸥,秦时鸥耸耸肩,说道:“赔率多少。我下十万块。”

“看在马修部长和哈勃的面子上,我不欺负你,赌你赢的赔率是4:1,资金无上限;赌查尔科和巴克赢的赔率是1:1.5。资金上限是5万,都有谁玩?”塞尔吉貌似大方的说道。

渔场主没有穷人,即使移动资金再少。那也有个百八十万准备着。当然,他们可能欠着银行几百万的贷款。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有钱人。

塞尔吉的手机有一个赌博工具。他将参加赌局的人的名字和资金记录下来,示意他们可以开始。

船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赌博,连马修-金也买了一千块钱。

哈勃深深的看着秦时鸥,微笑道:“看来媒体说的不错,你很有钱。”

秦时鸥耸耸肩,道:“不,我只是对自己充满信心。伙计,你们以为海鲈鱼是什么?它不是那么好钓的!”

哈勃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直到塞尔吉说要停止下注了,他才过去选了盘口。

墨镜和小老头嘚瑟的看了秦时鸥一眼,两人对他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一人占据甲板的一边开始下钩。

两人是海钓老手,墨镜选择了使用旋叶式假饵和五米长标准钓竿,鱼线强度是atm10,目标是半米以下的海鱼,这种情况下鱼线粗细正合适,再粗放入水中后容易被鲈鱼发现。

旋叶式假饵是河钓常用饵,用于河流湍急的水域,带有一个铅坠,能在恶劣水势下稳住饵料。

游艇不是静止不动的,而是不断往前开,这样加大了钓鱼的难度,不过选择了旋叶式假饵,那情况就好办一些。游艇在海洋中行驶,不就像是变相的大河流水吗?一个是水流动,一个是船动,对于鱼钩和饵料来说意义一样。

渔场主都是钓鱼的好手,看到墨镜使用这种方式,就有人吹口哨鼓掌,还有人给他出主意道:“巴克,我的伙计,用托比假饵,我敢打赌你半小时就能收获到海鲈!”

“不,用黄肚皮的德文郡米诺假饵吧,我用它钓过海鲈,效果很好。”

墨镜将鱼钩抛投入水中,等一两秒钟让饵料沉下去,他慢慢的收鱼线,开始等着海鲈上钩。

秦时鸥等两人都下钩了就看向塞尔吉,问道:“伙计,现在还能改变赌注吗?我忽然想起,刚才我有点太心急了……”

“你想要收回赌注?抱歉,这可不行……”塞尔吉好笑的看着秦时鸥。

秦时鸥继续说道:“下注有点少,如果可以,我想投入的大一点,再加上个四十万怎么样?”

塞尔吉被他的话呛了一嗓子,其他人纷纷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秦时鸥,哈勃脸上则露出了笑意,不知道在那里笑什么。

本来说赌注不能变了,听秦时鸥还要加赌注,塞尔吉又有点心动,总共五十万的赌注啊,这不是小数目了,尤其是万一他赢了,那自己可得赔出两百万!

不过在心里算了算,塞尔吉当机立断,说道:“可以加注,你确定你要再加四十万?一共五十万?”

“确定。”

“妈的,有钱的东方佬。”有渔场主立马开始看热闹。

下注之后,秦时鸥拉了把躺椅躲在遮阳伞下玩手机,同时海神意识放入水中,看着水中情况。

巴克和查尔科钓鱼有一手,他们买渔场不是为了养鱼就是为了建海滨别墅和钓鱼的,所以甩出饵料之后不到十分钟,两人的鱼线相继跳动起来。

渔场主们顿时精神一振,先是查尔科拉上了自己的鱼线,结果是一条大鲭鱼,他摇摇头,摘下来扔到冰柜里,又将鱼饵扔了下去。

随后巴克也收上了他的鱼钩,竟然是一只小蓝鲨。

巴克下意识想摘下来,马修-金咳嗽一声,他这才想起渔业部长在身边,赶紧将小蓝鲨扔回到海里。蓝鲨不是禁捕类鱼种,但根据加拿大渔业法,鲨鱼的幼鱼都不准捕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