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1 给老子掏钱1/10

711.给老子掏钱(1/10)

游轮在海中乘风破浪一路疾行,掀起海浪溅射向两边,很快远离了圣约翰斯,向着巴斯克港驶去。

秦时鸥打着哈欠从躺椅上站起来,他看看那些眼巴巴看着海里的渔场主,喊道:“嗨,安德鲁,你不是找我玩牌吗?去玩一会怎么样?”

安德鲁可不是他这种超级富豪,金钱对他来说很重要,哪有心思玩牌?他留在甲板上,漫不经心的回绝了秦时鸥,让他自己去玩。

秦时鸥进游艇三层的游乐室自己打电玩,哈勃后面走进来跟他组了个队,两人一起在孤岛上虐起了怪物。

甲板上渔场主们这下有点钦佩了,不是佩服秦时鸥的眼光——虽然巴克两人一直没有钓到海鲈鱼,可是路程还早,他们相信海鲈鱼迟早上钩。

渔场主们佩服的是秦时鸥的大心脏和豁达的人生观,五十万加元啊,就跟打水漂一样,人家没放在心上。

他们都是一个行业里的杰出存在,看人眼光还是有的,能看出秦时鸥是假装不在意还是真的不在乎最后结果。

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电玩,秦时鸥将孤岛横扫了一遍,扔掉手柄找水手要了瓶冰镇啤酒扛着烧烤架来到甲板上,点燃火炭后准备搞烧烤。

查尔科钓上了一个触须有半米长的大鱿鱼,秦时鸥走过去问道:“伙计,这东西多少钱,卖给我烤着吃怎么样?”

虽然查尔科看秦时鸥很不顺眼,但没有吝啬到这种程度,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拿走吧,别打扰我。”

秦时鸥耸耸肩,提走鱿鱼回到厨房切开简单腌制了一下,提着油和酱料在甲板上烤了起来。

一层层调和油刷在鱿鱼身上,白嫩的鱿鱼肉很快就开始淡淡的泛黄了,秦时鸥随后快速刷上他简单调制的酱料,有耗油、辣椒酱、酱油和小牛肉酱。酱汁渗入鱿鱼肉中,很快就弥漫起了香味。

先烤了一个鱿鱼板和四根鱿鱼触须,秦时鸥将它串了起来,烤好后坐在躺椅上。一边吹着海风一边喝啤酒吃烤鱿鱼,不错的享受。

一行渔场主都是喜欢享受生活的人,他们看着秦时鸥吃的津津有味也馋了起来,纷纷上来烤鱿鱼和其他鱼虾,船上还有帝王蟹。有人烤起了螃蟹,算是个高手。

秦时鸥其实觉得这烤鱿鱼味道一般,酱料太粗糙,鱿鱼味道也不行,哪有他渔场那些枪乌贼的味道好?

不过考虑到马上有二百万加元的入账,他的心情好了起来,觉得鱿鱼味道也好了起来。

这样苦了巴克和查尔科,别以为钓鱼坐在那里不动弹就不消耗能量,两人连续钓了两个小时,冰柜里塞了一堆各式各样的鱼。连黑线鳕和狭鳕都有,就是没有海鲈鱼。

两人信心本来就开始动摇,加上后面一群混蛋又是烧烤又是啤酒,简直太没有道德了,让两人摇摇欲坠的信心直接崩塌。

“法克,反正还有很远才能到巴斯克,先吃点再说!”巴克扔掉墨镜悻悻的说道。

查尔科就等他这句话了,老伙计一收上鱼竿,他也立马往上收。

秦时鸥决定逗逗他,恰好有一条四十多公分的半大海鲈鱼在追着鱼饵游动。于是他便控制这条鱼上去轻轻咬了一下钩。

这样查尔科一收鱼线,一下子将这条大鲈鱼给拉出了水面。

海鲈鱼银蓝色身躯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烁着动人光泽,可惜不等查尔科激动,它使劲一抖就从鱼钩脱了下去。潇洒的落入水中,只给一行人留下一个飘逸的背影。

“法克!上帝!海鲈鱼,很美的海鲈鱼!”查尔科激动的叫道。

其他人也看到了,可惜鱼已经没了……

于是,一行人就怜悯的看着查尔科,巴克更是恨铁不成钢。怒道:“你干嘛急着收线?”

查尔科更是懊恼,他吼道:“去你妈的,明明是你先收线说烤东西吃的!如果你没有收线,我肯定还在钓鱼,那这条鱼一定会上钩!”

塞尔吉上来劝说两人,既然已经有鲈鱼上钩了,那说明这是好兆头,机会来了。

查尔科和巴克吼了几句,两人闷闷不乐的随便烤东西吃,不过看那样子肯定没有吃的心情。

觉得鱿鱼不好吃,秦时鸥又烤起了玉米,这往上一刷油脂和酱料,味道虽然传不出来,可吃在嘴里味道更美啊。

时间悄然流逝,很快渔场主们就坐立不安了,因为查尔科和巴克尽管钓到了不少鱼,可除了刚才那条脱钩的海鲈,再没有一条上钩!

查尔科和巴克更着急,两人后面甚至犯起了初学者才会犯的错误,频频收起鱼钩查看鱼况,这样更没有鱼上钩了。

终于,巴斯克港出现在了渔场主们的视野中,这样终于有人脸色不好看了。

塞尔吉可是庄家,他要输给秦时鸥两百万啊!

秦时鸥站在船尾打量着这座熟悉的港口,游船进入四号码头。

一座精致的小门楼矗立在码头上,门楼正面有一艘船的简笔画,上面写着‘丰收号’,背面则是一干人的名字:秦时鸥、沙克-萨丁森、克拉肯-阿尔弗雷德、伊沃森-瓦良格、赫尔曼-鲁伯特、韦伯-本杰明……

“这是丰收号码头,我们进入巴斯克港了先生们。”马修-金笑容可掬的看着一行渔场主。

一大群人撇嘴叹气,巴克和查尔科愤怒的将手中鱼竿扔入了海水中,塞尔吉则一脸鄙夷的看着两人,那叫一个杀气森森:你妈炸了,老子被你们害惨了!

秦时鸥将短信发给塞尔吉,微笑道:“这是我的银行卡账户,两百万,伙计,两百万啊!”

哈勃笑道:“我的是四十万。”

马修-金也挺高兴,说道:“我的少一点,只有两万块,不过还不错,这是我一个月的月薪了。”

秦时鸥看向唯他马首是瞻的唐纳德-布朗、安德鲁-塔克等渔场主,鼓励的说道:“你们赢了多少?放心的说。”

唐纳德和安德鲁讷讷的看着秦时鸥,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最后掩面逃走。

“他妈的,这群混蛋!”秦时鸥忍不住破口大骂,哈勃和马修则哈哈大笑。

毫无疑问,这些老是说要跟他干的渔场主都认为他必败无疑,没人购买他赢,都买了他输想要赚一笔,结果,赔的连裤衩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