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3 上好的干货3/10

黄金渔场 713.上好的干货(3/10)

娜丽贝皇后港是渔业部封锁的第一批小港口,这里从十年前就不允许商业性捕捞鳕鱼了。

但鳕鱼是这座港口的支柱性产业,这个产业的衰败,导致了港口经济的崩溃:先是捕鱼业萎缩,随之各类鱼类加工厂关闭了,后来很多人搬走,商店也接连关闭,直到去年这里唯一一座学校也关闭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光头老板情绪有些低落了,他说道:“你们瞧,这里的房屋建设的零零散散,看上去很烂对吗?不,其实以前并非如此,这些空地曾经都是有房子的,我们的房屋都是根据街道而规划建设的,可惜后来街坊们立刻,房子也拖走了。”

秦时鸥沉默的走在路上,这个小渔场和一年半前的告别镇有着太多相像之处,濒临崩溃的经济、老化的人口、浑浑噩噩的渔夫。

不过,加拿大这种地方环境都很好,路两边有很多姹紫嫣红的野花,也有一些黑莓、蓝莓之类的浆果。

车子很少,污染很轻,秦时鸥摘下浆果就可以直接吃。

看到他直接吃这些野果,昨天输钱最多的巴克不屑的说道:“乡巴佬。”

秦时鸥好脾气的笑了笑,他现在心里不太舒服,懒的和这货一般见识,于是就说道:“我赢了二百万。”

巴克的眼睛立马红了。

走在路上,偶尔他们能碰到几个穿着水靠的老渔夫。光头老板和这些人打招呼,这些人友善的对秦时鸥一行人点头,然后慢慢悠悠的回家。这样看来倒是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

这座渔村现在只有老年人和孩子待在这里了,年轻人为了前程,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的去了大城市发展,没有知识和文化的要么去给渔场打工,要么卖力气去了更赚钱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工作。

“一共还有六个孩子,他们离开之后,我们的渔村可就真的要告别历史了。”光头老板苦笑道。

路上经过一家简易干货店的时候。头发斑白的老板娘看着他们一行人热情的招呼:“先生们,要不要鱼干、鱼片、虾米?都是纯天然纯手工做出来的。味道好又干净,你们不想买点吗?”

这群人就是不缺海产品,他们渔场里的东西还不知道卖给谁呢,所以自然都摇头。

秦时鸥看着老板娘粗糙的皮肤和弯下的背。也摇了摇头,然后等一行人回到小旅馆自由活动了,他又重新来到老板娘的干货摊前。

看到他到来,老板娘赶紧招呼,一条黑色纽芬兰犬跑过来打量他,好奇的嗅来嗅去,老板娘喊了声‘战舰’,小黑狗跳动着跑开了。

这些鱼干确实是人工晒制的,雪白的鳕鱼肉晒的有点发黄了。这是因为鱼肉中的油脂都分泌出来的缘故,口味更好。

一般市场上的黄色鱼肉是用食用色素染黄的,因为要晒制成这个样子耗时耗力不说。还需要不断清洁,所以很难工业化大规模生产。

秦时鸥吃了几个虾米和干贝,鲜味中透着甜滋滋的咸味,质量上佳。

他问了问价格,老板娘给了他一个低价,鳕鱼干只要14元一斤。虾米是42元一斤,干贝则是70元一斤。其他一些干货也给了低价。

秦时鸥全要了,他给老板娘留下了地址,让她直接用快递运过去。

“全要了?”老板娘惊喜的问道,她这里积攒的干货可不少。

秦时鸥点头,称量计算之后,鳕鱼干有400多斤,虾米有九十多斤,干贝也有五十多斤,另外还有一些干鱼籽、干海参、烤鱼骨等东西,老板娘算了算一共是一万六千多块钱。

加上运费,秦时鸥给了老板娘一万八,老板娘说运费她们出就行,秦时鸥笑笑说还是算了,还是他给吧。

这些东西运费可不便宜,起码上千块,对秦时鸥来说只是几顿饭,对老板娘一家来说,可能是一两个月的生活费。

买下这些东西,秦时鸥还拍了照片,然后发给了巴特勒,打电话说道:“我在一个小渔村收到了一些不错的干货,估计两天以后能到圣约翰斯,下次来取渔获的时候,你一起带去迈阿密,卖个高价没问题。”

巴特勒很有职业道德,他为难的说道:“这种行为不好吧?我打出的招牌,可是以你的渔场为基础的,告诉所有客户咱们的海鲜都是特定海域养出来的。”

秦时鸥笑道:“这还不简单?我们的品牌总不能永远都是自家渔场的渔获吧?品种太少,肯定不行!所以品牌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我那里的产出,还有一类就是经过咱们认证的好货!”

听秦时鸥这么一说,巴特勒笑了起来,说你小子可是天生的商人。

秦时鸥挂了电话苦笑,什么天生的商人,国内什么天猫国外的亚马逊,不都有自营和代销渠道吗?他就是变换了一下产品而已。

这批干货的质量他检查过,即使是他的渔场来晒,也未必能达到这个标准,因为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耐心,所以只要找一个合适渠道销售,赚钱是肯定的。

中午吃饭是留在旅馆里的,吃饭之前,老板忽然找到秦时鸥道:“年轻人,你买走了奥莉家的东西?”

秦时鸥估计他说的就是那些干货,便点点头问怎么了。

光头老板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我听说你给了奥莉一个很好的价格,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这样善良的家伙了,中午我招待你吃蛤蟆蟹。”

其他人随后也明白了光头老板所言,巴克再度不屑的看向秦时鸥,道:“伪善!”

秦时鸥愉快的笑道:“我花了一万八千块,还剩下一百九十八万两千块,我爱打赌。”

不光巴克,连查尔科的眼睛也红了,吼道:“昨天算你运气好,再赌一次,敢吗?”

“你们说吧,赌什么?”秦时鸥轻松的笑道。

“德州扑克!”

“不赌!玩牌赌钱是坏孩子!”

“梭哈!”

“没有脑子?都说了玩牌赌钱的是坏孩子!”

“赌马!”

“赌你麻辣隔壁!”

“什么?”

“不赌的意思,你们自己想吧,想出我感兴趣的项目再来找我,现在我要去跟老板一起捕蛤蟆蟹了。”秦时鸥摆摆手,觉得逗弄这些小逗b没什么意思,便学高手摆出人生寂寞如雪的姿势背着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