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4 这才是目的4/10

714.这才是目的 (4/10)

蛤蟆蟹是圣劳伦斯湾特产的一种螃蟹,产量比较低,所以一直没有销售出去,没什么名气,除了本地人很少有知道这种螃蟹的更别说吃过它了。

秦时鸥听说过这种螃蟹,就是上次来到圣劳伦斯湾捕龙虾的时候在酒吧听人聊过,不过当时没吃成,酒店只有冰冻的旧货,他现在嘴巴可叼了,海鲜不吃旧货。

现在听说小渔村前的海洋里有这种螃蟹,秦时鸥很是高兴,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蛤蟆蟹是秦时鸥的翻译,这种螃蟹没有特定的名字,海洋中类似情况多了去,很多数目少又没什么价值的生物在默默无名的活着。

不过有没有名字又有什么必要?对于海洋生物来说,似乎越不引起人类注意力才能活的越好。

本地人称呼这种螃蟹为‘toadcrab’,直译就是蛤蟆蟹,它们个头在海蟹中属于小的,腿细长,有点像迷你版的帝王蟹,天敌很多,数量一直涨不起来。

打捞蛤蟆蟹是用抛洒网,光头老板开船出海,眼睛仔细的打量海面,嘴里念念有词,看的秦时鸥挺疑惑,难道这老先生也有海神之心?

海神意识在海底纵横,秦时鸥很快就看到了一些拳头大小的螃蟹在海底挪动,周围海域没什么生气︽,,鳕鱼数量确实很少,鲱鱼鲭鱼这种其他海域随处可见的鱼类都很少。

不过可能是这个原因导致了蛤蟆蟹的生存,螃蟹在海洋食物链中的地位是比较低的,像旗鱼金枪鱼甚至海鲈鱼都以它们为食。所以。大多数海蟹会长得比较大,这样长不大的蛤蟆蟹自然生存艰难。

皇后渔村周围的海域没多少鱼。生物链自然就衔接不起来,这样蛤蟆蟹反而有了生存空间。要是将它们放到大秦渔场,估计用不了几天就绝种了。

海神意识找到了一片蛤蟆蟹群,这时候光头老板也停下了船,回头笑道:“这里有蛤蟆蟹,让我们下一网,这样午餐就足够了。”

秦时鸥惊讶的看着光头老板,卧槽他这下子是真服气了,依靠海神意识,他才能发现这批蛤蟆蟹。可老板肯定没有这异能的,那怎么发现这个蟹群的?

光头老板将渔网撒了下去,然后坐在船头开始抽烟。

秦时鸥将疑惑问了出来,光头老板得意的笑道:“这是经验,小伙子,这就是老渔夫的经验!我可以告诉你,但这没用,因为这得靠感觉和观察,仅仅知道怎么回事用处不大。”

秦时鸥将自己姿态放的很低。他没什么了不起的,渔获只是靠海神之心得到的,光头老板这才是真正的厉害!

海上讨生活的渔夫和水手,最佩服的就是有真本事的人。所以秦时鸥年龄和资历都不行,可他就压得住渔场那批糙爷们,为什么?因为他就能捕捞到最多的鱼虾、钓到最大的鱼。

光头老板抽着烟给他讲解寻找蛤蟆蟹的窍门。一般这种螃蟹都待在浅水处,栖息环境有特别喜好。它们喜欢吃一种海藻,所以要注意看水面有没有海藻碎片。碎片越多说明下面的蟹群越多。

这是判断最直观的地方,剩下的要从海水、光线、海浪起伏程度甚至第六感这些方面来进行,那就比较难了,反正秦时鸥仔细听过之后也感觉然并卵。

聊了二十多分钟后,光头老板就和秦时鸥合力将渔网拉了上来,青绿色渔网里趴着淡橙色的螃蟹。

秦时鸥拿了一个看,这螃蟹难怪会叫蛤蟆蟹,矮矮胖胖,甲壳上有很多凸起凹陷的地方,和癞蛤蟆的皮肤似的,大小也和癞蛤蟆相仿,这个名字还真是形象贴切。

光头老板挨个将螃蟹摘下来,小于少年拳头的他就扔回水里,只有大的才留下,这样一网下来也捞到不少,足足四十来个。

带着这些螃蟹光头老板开船回去,在岸边的时候碰到了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手里共同提着一个网兜,里面是他们摸来的峨螺。

秦时鸥问他们卖不卖,两个小孩高兴的点头,他掏出两百元递给两个小孩,这可不是他怜悯两孩子,事实上人家这一网兜的峨螺得有十来斤,一斤是十几块,差不多得两百元。

渔业部准备了午餐,是光头老板的夫人做的,一群渔场主分成四桌,差不多一桌十来个人,上的菜主要以青菜和常见海域海螺为主。

秦时鸥这边的桌子上上了蛤蟆蟹和峨螺,巴克等人不满的问为什么他们没有,光头老板斜睨了他一眼,说这是他请看顺眼的小朋友吃的,跟你有个蛋的关系。

和秦时鸥一桌的哈勃、安德鲁等人都对秦时鸥和光头老板示意,马修金幽默的说道:“瞧,如果再有人说我们加拿大有人种歧视,那一定要请他们来看看今天的场景。事实证明,只要你能给周围的人做出贡献,那他们就不会歧视你。”

加拿大种族歧视有,但最歧视黄种人的从不是白种人,而是印度三哥、南美人和墨西哥人,最歧视中国人的则是日本人和韩国人,当然他们可能不是歧视,只是鄙视。

蛤蟆蟹的肉不如帝王蟹和皇后蟹那么充足,但是特别结实,吃在嘴里有一股韧性,咀嚼起来别有一种鲜味,和入口即化的其他海蟹肉不一样。

秦时鸥吃了五六个蛤蟆蟹就饱了,不是他饭量小,而是他面前堆了好多峨螺壳,这东西蘸着芥末酱吃味道很好,那种刺激感和鲜味交杂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离开皇后渔村,一行人又去了距离不远的一个小渔村,这是在纽芬兰地区曾经很出名的渔村,现在没有了渔业支持,变得更为破败,整个村子竟然只有两户人家了!

“瞧,这些曾经都是最好的渔场,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你们自己看。”马修金叹着气说道。

秦时鸥低声对他说道:“我参观之后,对建设渔场有了更深刻的想法,可是我不认为这对那些家伙也有用,他们没有良心!”

这不是他背后说坏话,而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你跟刽子手说杀人残忍,那不是白搭吗?

马修笑了笑,慢慢的说道:“我不管他们有没有想法,我只想通过这些渔村告诉他们,如果没有渔场,那加拿大的沿海经济就要崩溃,国家和渔业部决不允许这种情形出现!所以,如果他们再糟蹋渔场,那就别怪我们渔业部心狠手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