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5 再赌一局5/10

715.再赌一局(5/10)

马修-金声音说的并不大,可是这段话他说的很慢,让渔场主们都听的清清楚楚。

平静之下见惊雷、慈善背后有狰狞,秦时鸥一直觉得马修-金像个五十来岁的大学教授,和和气气、温文尔雅。

可是这一刻当部长先生锋芒毕露时,他才突然想到,这位老政客可是踏着政敌的尸首一路走上来的,他从政几十年,踏过的政敌尸首有多少?不知道,但一定比他秦大官人认识的政客数量要多!

听了马修的话,渔场主们不约而同都吞了口口水,一直表现嚣张的巴克、查尔科、塞尔吉一行人都沉默下来,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在巴斯克港逛了一天,当天晚上他们回到港口的酒店休息,第二天还要再度踏上行程,这一次的目的地秦时鸥就比较熟悉了,圣查尔斯角,曾经他想要再买渔场的地方。

估计部长同志昨天那句充满血腥味道的话吓住了渔场主们,虽然加拿大是资本家的天堂,可考虑到部长同志肯定也是顶级资本家,那么他们面对他的时候自然没了底气。

不是每个家族都叫罗斯柴尔德,没有公主的命千万别得公主的病。

在船上没什么意思,秦时鸥想和安德鲁等人玩牌,结果哈勃找来,问道:“有时间吗,一起谈谈?”

秦时鸥知道他肯定有话跟自己说,否则不会前天一上船就去找自己,所以便摆出静观其变的姿势。

“你知道的,秦,我是做风险投资的,对于一切有盈利价值的生意,我都想投资。”哈勃微笑道。

秦时鸥耸耸肩,道:“这我明白,跟我有什么关系?”

哈勃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打开,展示了一系列的报告。里面的主人公是巴特勒,里面的主角是在纽约高级酒店掀起狂潮的纽芬兰无污染海鲜。

“我想投资你们的生意。”哈勃微笑道。

“多少钱?”秦时鸥不动声色的问道。

哈勃关上笔记本,继续微笑道:“根据你们的需求,初步投资意向在一千五百万以上。”

秦时鸥则继续不动声色。他从钱包里拿出黑金百夫长卡给哈勃看,点了点卡片没说话,做出个你自己看着办的姿势。

看到这张卡片,哈勃惊异的瞪大眼睛,他拿起看了看。更惊讶的问道:“LV2的卡?如果我没有记错,整个纽芬兰,这样的卡片不超过三张!”

秦时鸥笑道:“我还只有我自己有呢,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哈勃收敛惊讶的表情,脸上笑容却变得更灿烂了,说道:“那我改变合作方式,收回刚才我的话,现在重新说几句,可以吗?”

“你说。”

“你知道的,秦。我是做风险投资的,对于一切有盈利价值的生意,我都想投资。”哈勃重新将刚才的话给重复了一遍,然后话锋一转,“我有很多投资项目,但我缺少足够强力的合作伙伴!”

秦时鸥觉得这家伙是个很有趣的人,和其他度假渔场主不一样,于是他也恢复刚才的不动声色,问道:“多少钱?”

“以千万为单位,最好上亿。”哈勃说道。

秦时鸥不能继续不动声色了。他明白自己刚才把逼装出水平了,连见多识广的哈勃都被他唬住,所以不能再装下去了,说道:“让我考虑一下吧。暂时我没有一亿的可动用资金。”

哈勃不着急让他下决心,他笑着点头,眼珠子咕噜噜的开始转,不知道要打什么鬼心思。

秦时鸥走出船舱,看到渔场主们又开始在甲板上吵闹,就不耐烦的挥挥手喝道:“嘿。伙计们,安静点行吗?圣劳伦斯湾都要被你们吵出海啸了,说吧,怎么回事?”

因为秦时鸥的渔场面积,因为他的资金,因为他和马修-金的关系,也因为上次他竟然一个赌局从度假渔场主们的手里赢走两百万,故而传统渔场主们终于确立了以他为首的关系。

看到他出现,安德鲁等人忿忿不平的说道:“这些家伙说话不算数,我们打赌赢了,结果他们不认账了,这些狗娘养的!”

“嘴巴干净点,你说什么?”塞尔吉眼光一寒,“信不信下了船之后我让你的舌头舔到你的头顶?”

这句话是印第安人的俚语,意思是切掉一个人的舌头贴到脑门上,威胁意味明显。

秦时鸥知道自己要说话了,传统渔场主们虽然貌似彪悍,可骨子里是老实人,他们的力量面对渔夫们还可以,面对这种涉黑涉暴的人就束手无策了。

但秦时鸥不怕,这源于海神之心,只要有这个异能,他就是地球上最强者之一。

当然更直观的是他对身边人的信任,这就是他对于认证渔场为棱皮龟栖息地的原因,要是他可以组建一支游骑兵民兵,那还怕什么暴力团伙?

秦时鸥指着塞尔吉,一字一顿的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赌输了就拿钱,别他么唧唧歪歪说废话!如果你要耍横,我陪你!只是我怕你玩不起!”

塞尔吉冷笑一声,轻蔑的说道:“黄种人,你真把自己……”

他话话没说完猛的戛然而止,众人没看清,秦时鸥身影闪过,塞尔吉直接被人抓着脖子提了起来,一把推到船头,上半身推出海面,直面汹涌波涛。

哈勃等人急忙上来打圆场,连拉带拽将塞尔吉给扯了下来,巴克喊道:“大家都是渔场主,有什么问题用海上骑士的方式解决……”

秦时鸥脱掉上衣,露出铜浇铁铸般的微黑色上身肌肉,冷森森的看着巴克道:“海上骑士用什么武器?”

看到秦时鸥那流畅而饱含爆发力的肌肉线条,巴克差点将墨镜给瞪碎。

被秦时鸥盯着,他绊绊磕磕的说道“那、那、不是,不是用武器,是用钓鱼的方式!是的,钓鱼,我们用钓鱼的方式来解决矛盾!”

查尔科也说道:“上次你不是赢了吗?很好,你先胜一局,今天我们再来赌一局你敢不敢?”

秦时鸥也不想打架,毕竟这是渔业部组织的活动,必须得给马修-金面子,便问道:“怎么赌?我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