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8 冰火岛8/10

718.冰火岛(8/10)

秦时鸥买的不多,只有十万,半小时钓上海鳟鱼,也不过是一百万,上次他可是什么都没干就拿走了两百万的。

但这次影响意义和上次不同,因为上次安德鲁等人都买了他输,这次却买了他赢,跟着他也赚到了钱!

渔场主们买的不算多,安德鲁买了两万,唐纳德买了两万五,最多的一个是那t恤上印着路飞的男人,他买了四万块,最后到手就是四十万 ” 。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秦时鸥感动的看着男子说道。

男子说道:“当初圣劳伦斯湾风暴,我妹妹一家人在船上,你救了他们,我当然要买你赢!”

秦时鸥愕然道:“那你上次干嘛不买我赢?”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上次就哈勃和马修买了他赢。

“上次你那是找虐,谁会料到那两个倒霉蛋竟然一路上都碰不到海鲈鱼?!我支持你,可也不能跟着你找死啊!”

这就是加拿大人的思维,友谊是友谊,生意是生意,友谊可以干涉生意,但有限度。

比如上一次赌约,路飞男觉得秦时鸥必输无疑,他尽管对秦时鸥抱有好感,依然押他输。这次秦时鸥有了取胜的可能,尽管胜率低,但在感情因素影响下,他却愿意挺秦时鸥。

塞尔吉铁青着脸打电话给秘书进行转账,拿到钱的渔场主们欢呼了起来,兴奋不已。

尼古拉斯上来恭喜秦时鸥获胜,然后想知道他是怎么这么快钓到海鳟鱼的。

这不科学。海鳟鱼白天会躲在海底,饿了去海底沙层找毛背鱼吃。到了晚上才会浮出水面寻找食物,所以正确的钓海鳟鱼时间是晚上。

秦时鸥自然满嘴胡咧咧。从他祖上开始谈起,又拿出了昨天光头老板教他寻找蛤蟆蟹的那套理论,反正从唯心主义角度来狂吹。

尼古拉斯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秦时鸥最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回头我送你一本秘籍,叫做《道德经》,只要你研究透彻,保你深海钓大王乌贼都没问题!”

“谢谢你,秦。你为何对我这么好?”尼古拉斯说道。

秦时鸥叹了口气,说道:“缘分吧,我的渔场也有一位朋友名叫尼古拉斯,不过他是跳舞的。你们名字一样,让我就有了好感。”

尼古拉斯比较高傲,但他和大多数运动员一样,相对好交往,你牛逼我就尊重你,就愿意和你做朋友。

所以。他迅速更改门庭,跑到了传统渔场主这边混,反正他和查尔科一行人也不熟悉。

这样秦时鸥不好意思了,刚才自己拿尼古拉斯龟四爷调侃人家。不太好吧?

哈勃也转到了他们的阵营,过来恭喜秦时鸥,秦时鸥问他赚了多少钱。哈勃讪笑道:“这次看走眼了,赔了五万块……”

“你买我输?!”秦时鸥觉得这家伙真有意思。想法迥异常人啊。

“不是,买的是你一小时才能钓上鱼来。”

“可以理解。你对我还不够信任啊。同情你,好在五万也不多。”

“不,这五万块花的值,就当交了学费,我对你了解更多了,很多事情也更有信心了。”哈勃满脸笑容,好像他是赚到钱了一样。

这次的目的是圣查尔斯角,从圣劳伦斯北进,沿着卡比拉海峡向东北转进,穿过长长的河道就到达这座港口城市。

纽芬兰是一座大岛屿,除了圣约翰斯,其他大点的城市几乎都是海港。

在圣查尔斯角的正北端,隔着陆地大概四十公里的距离,有一座小岛,和告别岛地位类似,名字叫‘冰火岛’。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秦时鸥乐的不行,这不是金庸老爷子笔下的著名海岛吗?加拿大人起名还真挺有意思,也挺有诗意。

更有意思的是,这座小岛之所以名叫冰火岛,和金庸老爷子起名原因一样,这小岛处于北极地带,常年有冰块从海上漂过,而岛上还有一座死火山,冰火名字自此而来。

冰火岛的面积比告别岛还要小,长只有十多公里,宽有五公里多一些,是北大西洋上的迷你岛,在地图上几乎都找不到。

这小岛和告别岛很多地方类似,上面也有一个小镇,叫做卡比拉镇,显然是受到不远处的卡比拉海峡影响。

负责迎接一行人的就是小镇的镇长帕里拉克,一个四十来岁的雅利安白人男子。

加拿大没有让当地政府招待午餐的习惯,秦时鸥等人自己解决,船上配备有厨师,想吃什么菜和他说,只要能做到都会满足渔场主们的需求。

帕里拉克是和他们一起吃的,吃着厨师做的烤迷迭香小羊排和巴西风味鸡肉沙律,镇长先生吃的眉飞色舞,一幅很开心的样子。

就从这个细节,秦时鸥就知道这位镇长平时日子过的不会很好,话说镇长干到他这份上,也是醉了。

吃饭的时候帕里给他们介绍了一下,卡比拉镇是现在整个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最小的镇子,只有常驻人口二百人左右。

卡比拉镇的最小,不光体现在人口上,还有年龄。

小镇成立还不到五十年,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渔业开发热的时候,因为小岛周围渔业资源丰富,很多加拿大、美国和格陵兰的渔船到来,因此而催生了一系列服务业,从而建立了这座小镇。

那时候小镇非常繁荣,常住人口有五千多人,这在地广人稀的纽芬兰已经不算少了,当时圣约翰斯才多少人?也不过八万多一点而已。

可是小镇建立之后,没过几年,渔业资源就在疯狂开发下变得枯萎了,这样小镇也立马衰落下来。

冰火岛的地理位置其实是很优越的,往南是纽芬兰渔场,往北是格陵兰渔场。

格陵兰渔场名气不如纽芬兰渔场大,但也是大型渔场,冷水鱼的品种和质量在全球都是顶尖的。

可惜,一切都敌不过可怕的拖网和围网,在机械化捕捞和声呐探鱼仪面前,不管浅海鱼还是深海鱼,都遭遇了灭绝性捕捞。

“最多的时候,就这座小岛的港口,有两千艘渔船进进出出!”帕里说到这里的时候连连摇头。

秦时鸥忍不住问道:“当时市政府和渔业部没有给出规划吗?”

帕里无奈的说道:“有,但当时大家都疯了,认为这里的渔获是无穷无尽的,谁还会管捕捞政策?大鱼、小鱼甚至海豹,统统不肯放过!结果慢慢的,大家发现自己捕捞到的鱼越来越少了。终于有一天,有人出海捕捞不到鱼了,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出了麻烦,可已经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