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19 狂热粉丝9/10

719.狂热粉丝(9/10)

这次到达冰火岛,目的是环游小岛,参观这里的渔场。

帕里-拉克找来了五辆观光车,就是那种只有顶棚的电瓶车,坐上去之后四处透风,方便观景。

观光车都是同一型号,保存的还比较好,但看款式应该有点年头了。

秦时鸥买沙滩车的时候也了解过观光车,现在这种车子都采用电动助力转向系统,以提高车辆转向操纵的轻便性和稳定性;底盘结构则采用微型车底盘技术,有前后液压制动,这五辆车子采用的是老式技术。

马修-金看过车子之后问道:“这是你们镇上自己的车子吗?”

帕里知道部长先生的疑惑,便苦笑着解释道:“是的,六七年前买的,当时渔场崩溃,我们想要发展旅游业来着,但没有客户感兴趣。”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只是耸了耸肩,谁也知道结果如何。

“经济转型确实很难。”哈勃同情的拍了拍帕里,他做风险投资的,对这一块了解更清楚。

帕里说道:“虽然难,但有成功的机会呀,年初的时候我还听说南方的告别岛成功的完成了经3◇济转型,他们与中国的旅游社进行了不错的合作,唉,真是让人羡慕。”

他这话一出口,包括马修-金在内所有人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坐上车的秦时鸥,他们是圣约翰斯人,知道告别岛的旅游业发展情况。

帕里跟着一群人将目光也放在了秦时鸥身上,然后疑惑的眨眨眼,试探的问道:“东方渔场主秦时鸥先生?”

秦时鸥本来都坐上车了。这样只好又下车,干笑道:“您好。镇长先生,您认识我?”

听了这话。帕里脸上露出喜悦表情,他对秦时鸥热情的伸出手,说道:“是的,秦先生,我认识您,甚至可以说我是你的粉丝。当然,只是通过新闻了解的您,很荣幸能与您相见,在冰火岛与您相见!”

秦时鸥和他握手。帕里开始滔滔不绝:“告别镇的情况我很了解,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在政府搬迁计划中,我和你们的哈姆雷镇长熟悉的很。结果半年多前,忽然了解了你们镇的经济转型,当时实在太惊讶了。”

“我一直想去你们岛上做一下考察,可惜迟迟没有机会,能在这里遇到您太好了,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请教您。希望您能指点一下。”

“哦,你们要参观我们的小镇和渔场是吗?来吧,我来做导游,其实我们小镇还是很有特色的。在鳕鱼资源没有崩溃之前,可是纽芬兰渔场最有实力的小镇。”

帕里也没有吹牛,他带渔场主们先去了镇政府。一个哥特式的三层小楼,外表涂漆斑驳。向来人诉说着它的历史岁月。

有一个渔场主是做油漆生意的,对涂漆很了解。便疑惑的问道:“你们用了劣质漆吗?不可能这么几年就脱落成这样呀。”

帕里讪笑道:“呵呵,我们是特意用了这种涂漆,为的是创造一种历史沧桑感,这样可以更好的吸引游客。”、

秦时鸥无语,冰火岛为了开发旅游业也是蛮拼的啊。

镇政府有一间房子墙壁上挂的都是过去的照片,从七八十年代流行的淡色彩照到近些年的正常照片都有。

从照片上来看,冰火岛的过去确实够辉煌,很多照片是航拍的,拍摄的小镇像一座小城,估计有上千座房屋出现过,很多深海万吨渔轮在小岛码头上停靠过。

秦时鸥看到一系列大鱼照,是渔夫们捕获的超级大鱼后的留念,里面蓝鳍金枪鱼占一半,都是三米半以上的大鱼,放在现在一条就能卖上百万美元。

帕里走到他身边,看着照片上的金枪鱼感叹道:“那时候这种鱼很不值钱,很多人捕获了用来喂狗喂猫,谁能想到现在它们价值几十万?”

秦时鸥问道:“看照片,你们渔场里应该有不少蓝鳍金枪鱼,即使依靠捕获这种鱼,渔夫的收获也不错吧?”

帕里苦笑道:“曾经有很多,你看到了,我们的渔场西面通往圣劳伦斯湾,那曾经是金枪鱼圣地,可惜也被捕捞绝种了。”

如果不是鳕鱼资源崩溃,那冰火岛的情况比告别岛会好无数倍,双方的战略地位完全不一样。

告别岛位于纽芬兰渔场的最南端,靠的就是拉布拉多寒流和墨西哥暖流,冰火岛则处于黄金渔场的位置,北望格陵兰渔场、南下纽芬兰渔场,西面是圣劳伦斯湾,简直通吃天下。

可惜,当渔业资源枯竭,这种地方往往处境更惨,因为居民们习惯了过去的繁花热闹,现在突然变得死寂没有前景,他们会受不了,然后纷纷离开这里。

后面了解的也是这样,小镇在迅速衰败之后又开始慢慢衰败,年轻人早就离开了小岛,剩下的几乎全是老年人,根据帕里的介绍,镇上人口的平均年龄超过65岁。

秦时鸥暗暗咧嘴,这比告别镇牛逼多了,当初告别岛也有很多年轻人选择离开,但没有这么严重,还是很多中年渔夫选择留守的。

和皇后渔村有些类似,小镇街道两旁的房屋零零散散,甚至有些地方一连串房屋都破败不堪无人居住。

帕里介绍说,这些空白地方的房屋都被拖走或者拆除了,从五年之前,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政府就提出了一个“搬迁”计划,如果小海湾岛上的人愿意搬迁到其它地方,省政府可以给与补偿。

这样,政府就可以中断为岛上提供的所有政府服务,节省开支。

和在渔村不一样,这一次参观是分散性而不是集体性的,在镇政府听帕里做了一个报告之后,渔场主们就被解散了,他们要在小岛上待三天,这段时间自由活动。

渔业部这次不给他们安排住处,渔场主们只能自己去渔民家庭借宿,小镇有两个小旅馆,很小的那种,只能容纳二十五人,早就注满了。

秦时鸥拖着箱子想去找地方,帕里拉住他,要带他参观小岛,让他提点意见和建议,他还是想要发展小镇的旅游业。

秦时鸥哪有那么大本事?赶紧说他要去找地方住。

帕里高兴的说道:“你还没有地方住?那太好了。”

秦时鸥觉得这话不太对,如果是塞尔吉或者巴克这么说,估计他已经一巴掌扇上去了。

事实证明冲动是魔鬼,帕里继续高兴的说道:“那你就住在我家里吧,正好我们晚上可以好好畅谈一下小岛旅游开发的问题。”

秦时鸥陪着笑,觉得这选择好像还比不上他拉帐篷在野外住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