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20 孤独的小镇10/10

720.孤独的小镇(10/10)

下午,阳光不算炽烈,冰火岛又位于高纬度,故而气温不高,这时候正合适在小岛上散散步。

告别岛经济的复苏,在其他地方影响还不大,对于冰火岛和卡比拉小镇,影响就很非同一般了。

帕里详细研究过告别镇的转型,明白秦时鸥在其中的作用,他源源不断对渔场的投资,是坚定镇民信心的一个很好手段。

可能镇民们不能从大秦渔场得到利润,但这座渔场成了他们的勇气之盾,有人愿意向渔场大规模投资,这就证明周围的渔场还大有可为,还很有价值,那他们就没必要抛弃小岛。

另外更可贵的是,秦时鸥牵头从国内带来了旅游团,成功的炒红了这条旅游线路。

当然,帕里并不知道这是毛伟龙的作用,其实是首都锦衣卫二档头家的大少爷动用人际关系给小镇找来的旅游团,当然,秦时鸥也立下了很多功劳。

总之他把秦时鸥当成了小镇的一条救命稻草。

“实际上,伙计,十年前小岛就开始不景气了。当时就有人提出将渔民分散到其它地方去,由政府出资帮他们把房子用车拖走♂顶♂点♂小♂说,。”帕里一边走一边说道,“可是只要有希望,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呢,你说是?”

秦时鸥站在一座小山丘上看向小镇,阳光灿烂、天朗气清,放眼望去,整个小岛几乎都能进入视野。

一座座白色的小屋零散的分布在大地上,树木郁郁葱葱的生长着,偶尔有几只拉布拉多犬或者纽芬兰犬懒懒散散的走在街道上。一切显得惬意而悠闲。

但这只是针对游人,镇民们的生活穷困潦倒。在小岛生存代价太大了。

这个代价当天晚上就展现了出来,秦时鸥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漱口水没了。就问帕里小镇哪里有卖。

帕里苦笑着告诉他,小镇的超市只能提供很简单的日用百货,诸如柴米油盐之类,漱口水这种东西,需要开船跨过海峡去对岸的城市购买。

“你可能不信,但有时候我们想要吃新鲜出炉的热面包和披萨,都得乘坐轮渡去对岸,每周补充蔬菜和牛肉鸡蛋,也得去对岸。所以我们家家户户都有这样的大冰柜。出行一趟,就可以安安稳稳的在家里过一段日子。”

帕里说这一席话的时候表情苦涩无比。

其他渔场主也遭遇了类似问题,他们习惯了到某一个地方然后补充点东西,但他们需要的物品小镇根本无法提供。

最后连最吃苦耐劳的安德鲁也忍不住抱怨起来:“我只想买包烟,伙计,这都没有?上帝,这里的人不抽烟?你们真是天使。”

“我们自己种了烟叶,你要不要尝尝?”一个七十来岁的老渔夫笑着挥了挥手里的烟斗。

安德鲁一脸无力,好在小镇有轮渡也有渔船。他们可以乘坐着去纽芬兰主岛买东西。

至于来时乘坐的游船?抱歉,到了冰火岛后马修说要检修,三天之内不会开动。

当然游船并没有检修,渔场主们都明白马修的意思。部长先生是要他们体会一下没落渔场中居民的生活。

如果说之前皇后渔村给渔场主们留下的印象是无奈,那冰火岛给他们的印象就是绝望了。

卡比拉小镇破败无比,没有一点活力。他们行走在镇子里,碰到的要么是半大孩子。要么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帕里说这里居民平均年龄是62岁可不是危言耸听。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搬走呢?这座小镇已经没有产出的必要了。”唐纳德心有戚戚然。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查尔科和镇上居民年龄差不多,所以更能体会老人们的想法。

一路上乐于跟传统渔场主们作对的他感叹道:“你看不出来吗,现在留下的老人很多一生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他们是真正的小岛居民。”

小镇成立可能只有四五十年,可此前是有渔村存在这里的,这些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渔村里。

帕里无奈的对秦时鸥说道:“如果没有办法让小镇起死回生,那么很可能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就要彻底荒芜了。”

秦时鸥问为什么,帕里解释说,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政府一直在动员他们搬迁,如果小海湾岛上的人愿意搬迁到其它地方,省政府可以给与补偿。

政府之所以如此积极,也不光是为小岛居民考虑,还因为为了维持镇子运转,政府在岛上设立了一座柴油发电站、一个小医院和一所学校。每年为了维持这些机构的运转,政府就得付出上百万加元。

如果小镇从岛上搬走,这样政府就可以中断为岛上提供的所有服务,节省开支。

稍微理智点的人都知道,小镇的命运到头了,可他们没法离开,就像查尔科说的那样,对于那些现在已经60多岁的人来说,你让他们搬到哪里去?

加拿大政府有一点很好,没有强拆,小镇既然有居民选择坚守,按照宪法规定,十户家庭以上就可以申请建村子、五十户以上可以建镇子,到了镇子级别,政府就要提供基础设施来进行服务。

卡比拉小镇人数不多,二百出头。可很多家庭是只有一位老人存世,老伴要么去世要么跟着家人离开这里了,小镇即使这样还有一百多户,按照宪法规定,依然可以保持镇子的编制。

之所以有这么奇葩的规定,是因为过去的加拿大太地广人稀了,为了吸引移民,政府不得不提供各种便利条件,否则一旦本国国民往外流失,这国家就可以倒闭了。

为了劝走小镇居民,一年前省政府提高了搬迁费的补偿金额,搬迁补偿金最低为每户30万加元。如果一家有两口人,则增加到30万元,如果一家有三口人,则可得到35万元的搬迁补偿费。

对于镇上的老人来说,这些钱可是一笔巨款,他们都老了,现在赚不到什么钱,以前是渔民,也没挣过很多钱。

所以对他们来说,拿到一笔搬迁款离开小岛也不错,就当是养老金了,否则留在这里,他们又该拿什么来养老呢?

在这笔巨款刺激下,想要搬迁的镇民自然增多了,可是依然有人不愿意离开这座小岛,人真是越老越固执。

让那些想搬走的镇民郁闷的是,政府给出的搬迁款赔偿是针对整个小镇而言的,要整体搬走才会给钱,自己走那政府只出搬迁费。

这就是让帕里为难的地方,想搬走拿钱的人责怪他办事拖拉、没有决断力,不想走的人说他冷酷无情、不念乡情,现在就他夹在中间最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