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21 陌生的海1/10

721.陌生的海(1/10)

秦时鸥借宿在帕里的家里,自然就跟着他们一起吃了。

卡比拉镇生活水平不高,但也不低,加拿大的社会标准摆在那里,只要有一份正经工作,收入还是挺好的。

毕竟是曾经的纽芬兰最好渔场之一,冰火岛周围海域是没有了鳕鱼、金枪鱼、鲱鱼、鲭鱼等能支撑起经济的渔获,而不是什么鱼都没了,所以吃饭的时候还是有很多海鲜的。

帕里平时没什么事,他的工作就是平衡镇民们的情绪别让他们打起来,所以空闲的时候他会做菜,时间久了磨练出了他一手漂亮的厨艺。

“伙计,今晚你可以尝尝北极茴鱼和北冰洋蛤,我敢打赌你绝对没吃过这样味道特殊的食物,真是棒极了。”帕里在厨房里一边系围裙一边说道。

盛情难却,秦时鸥必须得做出惊喜的样子:“还有北极茴鱼?哦,那棒极了,我一直想要尝尝这种鱼,却总是没机会。”

跟着来的唐纳德嘿嘿笑道:“秦,你喜欢吃北极茴鱼吗?这不难,我有朋友在格陵兰,回头让他弄点顶级鮰鱼给你尝尝。”

北极茴鱼肉质鲜美,是一种名贵的食用鱼类,从名字来听,这种鱼似乎特产于北极,其实并非如此,它只是一种冷水性鱼类,流经北极的大河,都有这种鱼,尤其盛产于额尔齐斯河,倒是在北美并不多见。

不过,最好的北极鮰鱼还是出自格陵兰岛,那里的鮰鱼个体粗大、生长快、怀卵量足、肌肉结实。适合各种吃法。

和蛤蟆蟹一样,北极茴鱼数量不多。没有形成捕捞量,所以在世界上并不出名。可是这种鱼的味道没的说。世界上很多美味就是这样,只在小圈子里流传,只供高层人士享用。

秦时鸥听说过北极茴鱼,但不至于吃不到,他这么说是给帕里面子,毕竟人家请他吃饭呢,哪知道唐纳德这没脑子的家伙竟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安德鲁狠狠的瞪了他的老伙计唐纳德一眼,说道:“轮不到你,唐纳德。难道只有你在格陵兰岛有朋友?是,镇子先生?”

帕里点头笑,秦时鸥暗道安德鲁算是长了回眼睛,干的不错。

结果,安德鲁接着对秦时鸥媚笑道:“事实上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的家族来自于格陵兰岛,现在我们还有亲戚在那里。所以,秦,如果你喜欢北极茴鱼。我让我表弟给你送过去!”

秦时鸥叹了口气,就不该让这群渔场主跟着他来蹭饭。

因为一系列原因,加上刚刚跟着他赢了塞尔吉和巴克他们不少钱,传统渔场主们坚定了将秦时鸥当做领袖的决心。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有的渔场主种族歧视,觉得一个黄种人做头领没面子。安德鲁和唐纳德等人联手将这种人挨个给揍了一顿,然后秦时鸥就名正言顺的成了老大。

跟着老大蹭饭吃。这是人际交往的铁律。

传统渔场主内部也不团结,一个名叫明斯基的家伙被安德鲁**过。便恶狠狠的对他说道:“你的家族在格陵兰岛上?你又是维京人?那你一定是埃里克的后代!”

埃里克是最先踏上格陵兰岛的维京人,时间是公元八世纪末,当然,那时候的维京人都是海盗,埃里克也不例外,他是当时北大西洋和北冰洋之间最有名气的海盗之一。

维京人的想法永远迥异于正常人,海怪和沙克这样,安德鲁也是这样,他骄傲的点头道:“是的,我的家族是埃里克的后代!大海盗的后代!”

秦时鸥咳嗽一声,道:“这个不值得夸耀?”

安德鲁瞪大牛眼说道:“为什么?正是我的祖先发现了格陵兰岛呀,这座岛屿的名字还是他命名的呢。”

格陵兰岛的名字确实是埃里克命名的,英文名字是‘greeland’,意为绿色之洲,是一个很浪漫的岛名,给人以无限的美好想象,只看名字让人感觉之类一定是春光明媚、四季常青之类。

然而实际上格陵兰岛位于北极圈,90的土地被茫茫冰雪所覆盖,岛上气候严寒,绝对最低温度达到摄氏零下70度,是地球上仅次于南极洲的第二个“寒极”。

而埃里克之所以这么命名,和他的工种有关,他是海盗,必须得吸引人来到这座岛屿他才有抢掠的机会,这点有他的探险日记作证,他在日记中写道:“假如这个地方有个动人的名字,一定会吸引许多人到这里来,这样我就很多生意可以做了。”

在座的渔场主自然都知道这个故事,于是明斯基几个人就开始笑话安德鲁,安德鲁不高兴了,捏着餐刀站起来,吼道:“你们想挨揍吗?”

秦时鸥一把摁在安德鲁的肩膀上,硬生生将这位身材健硕的渔场主给摁的坐下,然后阴沉着脸道:“谁想闹,那就出去闹!我们今天是来做客的,明白吗?”

渔场主们沉默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等着吃饭。

除了北极茴鱼,帕里这里还有北大西洋蛤,一种纯净冰水养育出来的蛤蜊,味道很鲜美。

这东西是烫着吃的,就是每人面前一个小火锅,里面是开水,吃的时候放里面滚一圈,拿出来蘸着酱料吃即可。

吃饱喝足,秦时鸥习惯性的去海边走走,帕里尴尬的说道:“如果想去找沙滩吹吹海风,那抱歉伙计,这里没有告别岛那样的沙滩。”

冰火岛之所以无法发展起旅游业,一是因为气候,这里靠近格陵兰岛,一年有一半时间得穿羽绒服;二是环境,没有山、没有湖、没有海滩,游客来干什么?玩穷山恶水?

秦时鸥倒不是为了这个,他笑道:“刚吃完饭,我习惯了走走。”

冰火岛的海岸线比较陡峭,小小的悬崖峭壁接连在一起,海浪拍击在上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极其凶恶。

秦时鸥走到海边嗅着熟悉的海腥味,心神转动,海神意识就进入了水里。

这是一片陌生的水域,他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

格陵兰岛和纽芬兰岛曾经都是维京海盗的老巢,两个岛屿之间的海域是连接北美洲和欧洲的重要枢纽,有海盗劫掠和北极恶劣天气照顾,以前不知道多少船只就沉在了这里。

秦时鸥的目标就是海底的沉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