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28 委屈的小布什8/10

728.委屈的小布什(8/10)

如果是刚到加拿大的时候,秦时鸥对这种风暴天气还会害怕,现在饱经海风吹海浪打,已经有了一颗大心脏。

外面风吹浪打,驾驶室里秦时鸥平静无比,他喝着热咖啡问道:“我出去的日子,家里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盗鱼的船只越来越多了,该死的,他们可真不怕死,我们已经对外警告过,咱们的渔场有灭火导弹之类的武器,可那些混蛋就是不害怕!”

尼尔森满脸无奈,保护渔场让他们伤透了脑筋,但效果不大。

秦时鸥邀请马修去渔场做客的原因就在于此,听了尼尔森的话他并不表态,一边喝咖啡一边看部长先生。

人老精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

马修装作没有听到,他站在窗口前看着外面被飓风掀起的海浪,聚精会神,偶尔还露出惊叹之色,让秦时鸥服气无比,这就是老牌政治家啊。

不过秦时鸥有办法对付马修,他明摆着说道:“瞧,政府老是说鼓励渔场主投资渔场,但我们投资了有什么用?给偷鱼贼们打工是吗?既然这样,谁还投资渔场谁是傻子!”

这点是马修的七寸,他转过身说道:“你的情况我了解过,秦,并不是所有的渔场都遭遇了这么严重的,盗鱼情况,只有你这里报警最频繁,因为根据海警们对盗鱼贼们的盘查,他们说你这里渔获最多、价值最大!”

“然后呢?”秦时鸥冷笑起来,“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因为我家里有钱,所以我就活该被强盗抢劫?!”

马修拍拍秦时鸥的肩膀。道:“听说你的渔场正在申请棱皮龟栖息地资格?我会帮你的,渔业部不是法院。能做到的只有这些。”

和聪明人说话太简单了,秦时鸥得到这个保证就满意了。这也是他的目的,因为他知道马修不可能真去管一个渔场遭遇的偷鱼情况。

回到码头的时候,薇妮撑着一把伞等在码头上。狂野的海风撕扯着雨伞,薇妮困难的对抗海风,大雨‘哗哗’流下,已经将空姐衣衫淋湿了。

虎豹熊狼几个小家伙也等在这里,它们身上歪歪斜斜的穿着特制雨衣,熊大太肥了,雨衣有点小。结果只挡住了一半,露出肥硕的屁股泡在风雨中。

秦时鸥顶着风下船,虎子和豹子拖拉着雨衣就欢快的跑了上来,它们发出清脆的叫声,尾巴扫荡的雨衣一个劲乱晃,靠近秦时鸥后就伸出舌头舔他。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秦时鸥蹲下挠了挠虎子和豹子的脖子,然后带着它们走回去,经过薇妮的时候抱住她。微笑道,“瞧,我回家了。”

薇妮笑了笑,温柔的帮他擦了擦身上的雨水道:“欢迎回家。亲爱的。”

“真让人羡慕,是。”马修对帕里说道。

帕里笑道:“当然,年轻人就是这样。爱情是最美好的东西,除了面包和加元。”

回到别墅。秦时鸥给马修和帕里安排了住处,然后坐在屋檐下带着几个小家伙一起看下雨。

小布什和尼米兹看到秦时鸥激动的很。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肩膀上,帕里看到白头鹰和大军舰鸟同时出现惊奇的很,伸手想要去摸摸,小布什一嘴巴啄上去,秦时鸥立马喝道:“乖点!”

这样,小布什的嘴巴恰好碰到帕里的手背,它用冰凉的鸟嘴在上面碰了碰,悻悻的收回脑袋,用严峻的眼神斜睨了帕里一眼,一幅很不屑的样子。

帕里讪笑了一声,小心翼翼的看着小布什问道:“这是白头鹰吗?”

秦时鸥将小布什抱在怀里,帮它将几根脱落下来的棕灰色鸟毛梳理下来,说道:“是的,它叫小布什,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只是有点暴脾气。”

可能因为海神能量的原因,小布什生长的很快,它才不到一岁,但眼睛、虹膜、嘴和脚都变成了淡黄色,头、颈和尾部的羽毛则开始更新换代成白色,看起来十分雄壮美丽。

对于正常的白头鹰来说,要长到小布什这个样子,起码需要四到六年,白头鹰要长成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当然,一旦成熟,它们就会成为海洋上空的霸主!

似乎明白秦时鸥是在夸自己,小布什很嘚瑟甩甩头,嘎嘎叫了两声,展开双翼用嘴巴梳理羽毛。

小布什梳理羽毛的时候,屁股会一翘一翘的,看上去很有趣,好像这小家伙在卖弄。

秦时鸥注意到了,就拍了它一巴掌,骂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他以为小布什这么做是想吸引雌性白头雕的注意力,鸟兽就是这样,它们的求偶动作都比较诡异。

小布什有点懵圈,它嘎嘎叫了两声,在秦时鸥肩膀上跳了跳,然后转开尾巴,继续一下下的翘屁股,小屁股抖动的那叫一个溜。

秦时鸥抓下小布什让它站好,小布什委屈的看着秦时鸥,伸开脖子一个劲的嘎嘎叫,跟告状一样。

薇妮赶紧走出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小布什怎么这么委屈呢?”

秦时鸥指着它说道:“不知道谁教的它,这小混蛋一个劲的卖弄就是抖屁股,真是气死我了。”

薇妮愣愣的看着秦时鸥,问道:“就因为这个?”

秦时鸥露出抓狂的表情:“这还不是大事?你不是说过什么,什么防患于未然、不能养成孩子们的坏习惯……”

“这是白头鹰的天性啊!它们尾部长有一个特殊的腺体,这个腺体在受压时会分泌出油状**,小布什需要将这些油液涂到羽毛上,这样才能帮助羽毛防水以及保持羽毛的整齐!”薇妮抓狂的看着秦时鸥。

“还有这回事?”轮到秦时鸥懵圈了。

薇妮心疼的抱起正在地上嘎嘎叫的小布什,用手帮忙压了压小家伙的屁股,她放下小家伙后,小布什又开始抖动屁股,随后回头用嘴巴蘸着顺羽毛淌下的油脂,细致的抹到嘴巴能碰到的地方。

秦时鸥赶紧手机上网查了查,还真是这样,确实是他搞乌龙了……

小布什收拾完羽毛,它撑开双翼使劲抖了抖,随后快速甩动身体,这样全身羽毛‘哗啦啦’的摩挲着,迅速归位,这样让它看起来好像是穿了一件黑褐色铁甲羽衣一样

帅气!威风!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