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29 政治手腕9/10

729.政治手腕(9/10)

闹了这出乌龙,秦时鸥不好意思了,赶紧拿了条鱼给小布什算是道歉。

小布什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伤害了,梗着脖子不接受,拍打翅膀飞去找薇妮了。

薇妮拿了一条小鲭鱼,小布什一口吞进嘴里,脖子一伸吃了下去,然后示威的看秦时鸥。

帕里看的忍不住笑,说道:“上帝,这个小家伙太可爱了,它竟然是那么聪明!我敢打赌,它是能听懂我们的话的!”

小布什继续鄙夷帕里,这种摆明的事实还用打赌?这个人类真蠢!

雨水越下越大,就像有人在空中打开了水龙头,也很像有无数的涡喷水炮对准了小岛上空,无尽水流淌了下来,秦时鸥后来甚至不得不带着渔夫们给别墅排水。

虎子和豹子什么时候都愿意玩,下着大雨,两个小家伙跑了出去,在草地泥浆里开始打滚,那浑身的霸气金毛迅速沾满泥浆,它们自己还玩的不亦乐乎。

薇妮笑着去准备洗澡水,虎子和豹子现在就像是七八岁的孩子,正是调皮的时候,它们介于童年和成年之间,真真是猫憎狗厌。

最开心的其实是高手,真鳄龟是淡水龟,且特别喜欢水,正常来说,雌龟只有在产卵的时候,才会离开河里爬上岸。

可别墅距离小河有一段距离,高手生性不愿意动弹,要它每天爬去河里太困难了,薇妮只好给它弄了一个大水盆,平时它就趴在里面。

但人工水盆肯定没有自然河流舒服。这种大雨积水也比不上自然河流,却比人工水盆爽多了。

告别岛环境好、污染几乎为零。雨水很是清洁,故而地上的积水也很干净。

高手找了个洼地爬进去。脑袋往后一缩,眯着眼睛开始享受。

虎子豹子前后追击,在泥水里各种打滚,一不小心虎子就跳到了高手背上。

高手颤了颤脑袋,看看是虎子和豹子,闭上刚刚张开的鹰嘴,懒洋洋的继续眯眼享受风吹雨打的感觉。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傍晚的时候就风停雨歇了,但天空一如既往的阴沉。对面的海洋那么广袤,却没有一丝风。

秦时鸥站在门外看着海洋,有些忧心忡忡,这次的热带气旋登陆北方,恐怕引起的风暴不会小。

渔夫们也清楚这一点,他们继续巩固码头上停靠的船只,将海带的种植架紧密的绑了起来,很认真的应付这件事。

秦时鸥揉揉额头,苦恼的说道:“海底火山才爆发多久?该死的风暴又要来了?今年难道对咱们渔场来说是本命年?”

“本命年。什么意思?”沙克疑惑的问道。

秦时鸥失笑,摆摆手道:“没什么,我是随意说的。”

因为风暴将来,小镇的旅游业暂时关停。薇妮没事干便在家里照顾几个小家伙,她带着小萝卜头走出来,忧心忡忡的说道:“秦。如果风暴登陆告别岛,那咱们的葡萄园恐怕要遭殃的。”

葡萄苗涨势喜人。在海神能量的滋补下,也长得颇为粗壮。可是这绝不足以对抗登陆的风暴。

秦时鸥也没辙,爹死娘改嫁,自己靠自己。

过了一会沙克忽然兴致冲冲的跑来,说道:“不,boss,这不是咱们渔场的本命年,今年是渔场成立64周年,不是十二年的倍数。”

秦时鸥无语,他知道沙克这家伙较真的去问了奥尔巴赫有关‘本命年’的含义,于是只好随意解释了一下,说本命年不光指时间,还指厄运。

沙克认真说道:“这未必是厄运,我们只要好好准备,这场风暴对渔场来说是好事。”

热带气旋一路北上,带来的是气压的变化,气压会改变海洋潮流,将一些属于热带和温带的营养物质带过来,所以每次寒热带气旋过境之后,渔场总能丰收。

鲍威尔几个孩子没有上学,看到家里来了这么多人,他们在冷饮小屋制作了冰淇淋和冰镇果汁,端上来给一行人享用。

奥尔巴赫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笑道:“哈姆雷打来的,看来他还是不死心。”

秦时鸥吃着冰淇淋问道:“什么不死心?”

熊大站起来伸出前爪扒着他肩膀,小眼睛死死盯着冰激凌,嗯嗯呜呜的叫着。

棕熊对一切甜食都感兴趣,何况冰淇淋不光甜还凉爽,现在天气太闷热了,薇妮正打算给小家伙们剪毛。

薇妮拍了熊大屁股一把,但还是将手中冰淇淋递给它,熊大欢快的坐在地上,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舌头一舔将冰淇淋舔到了嘴里。

大白凑上来用天真无邪的小眼神看它,熊大对自己的小伙伴还是很照顾的,它犹豫了一下,吐出半块冰淇淋的蛋皮底座,大白用爪子捧起来,填到嘴里吞了下去。

奥尔巴赫去打电话了,旁边的尼尔森解释道:“是竞选的事情,哈姆雷想邀请奥尔巴赫先生出山进入他的智囊团,但奥尔巴赫先生对这没有兴趣。”

早在到达圣约翰斯码头的时候,秦时鸥就发现城市竞选的氛围已经很浓烈了,码头上贴着一些哈姆雷的海报,上面写着竞选标语,小镇里更多,到处都是竞选横幅。

奥尔巴赫回来之后,秦时鸥问他有什么想法,老先生叹了口气道:“新民主-党在纽芬兰的力量太薄弱了,派来的助选智囊团对本地政策和民情了解不够,哈姆雷的竞选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

秦时鸥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他可是投资五千万啊,要是哈姆雷落选,那可真是日了狗熊了。

奥尔巴赫表情倒是蛮轻松的,说道:“别担心,这次哈姆雷当选几率还是蛮大的,只是他缺少人来帮助。即使我不去,他基本也能当选,只是压力会大很多。”

口气顿了顿,奥尔巴赫又补充道:“何况,我还会去帮他。”

这样秦时鸥明白了,奥尔巴赫之所以一直拒绝哈姆雷,这是在摆谱卖身价,也是在给智囊团施压,不到需要体现他价值的时候,他是不会加入的。

哈姆雷现在压力已经很大了,奥凯佛集团许下大量空头支票,以减税、投资、创造再就业机会,赢得了中产阶级的心,而这些力量可是圣约翰斯大选的支柱。

新民主-党集团找不到突破口,哈姆雷当晚冒着毛毛细雨就赶到了渔场,亲自上门请奥尔巴赫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