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34 政治常识4/10

734.政治常识(4/10)

响亮的声音通过部署在全广场的扩音器传了出去,已经有选民开始鼓掌怪叫。

哈姆雷的声音被打断了一下,他微笑着向欢呼声最响亮的地方鞠躬致敬,随后,全场欢呼声如雷鸣般响起。

短暂的沉默之后,哈姆雷继续演讲:“这位尊敬的老师有了这个疑问后,后来每当她填写老一套的表格时,她就把她教室的面积逐次扩大,直到教室的面积竟与罗马圆形剧场一般大,但是圣约翰斯方面从没有表示任何异议。”

“又过了一段时间,她采取了相反的方法。每次填表时,逐次缩小教室面积,以致教室面积比渔船舱口还小,圣约翰斯方面仍毫无反应。好吧,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纳税人的钱,到底是用在了什么上?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一次次承诺我们要改革编制、减少冗员、提高办事效率,却始终不见效果?”

“为什么?!”

“**!”有人高声喊了起来,随即更多的人跟着喊叫。

“官僚!”又有人这么喊,自然,跟着喊的人也不少。

“僵化!”

选民的吼叫声如疯狗浪一样,后浪推前浪,声音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秦时鸥保持形象不好意思堵耳朵。但现在声浪太大了,选民的情绪完全被哈姆雷调动了起来,他就跟面对一阵阵海浪拍击一样!

秦时鸥没注意身边,薇妮忽然捂着嘴巴、身躯一阵颤抖,接着她似乎有些眩晕,一时没有坐稳从椅子上摔倒。

尼米兹挥动翅膀惊叫了两声,秦时鸥更是大惊,他反应过来急忙揽住薇妮,将她赶紧抱到椅子上,尴尬的看向愕然回首的哈姆雷和场下选民。

加拿大人在这种情况下显得很有风度,很多人尤其是女人关注的看着面色并不好看的薇妮,有人鼓掌为她打气。随即更多的人也纷纷鼓掌。

秦时鸥关切的看向薇妮,薇妮勉强一笑,握住他的手坐回椅子上,但看样子还是不太舒服。

哈姆雷看向秦时鸥。秦时鸥回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见此哈姆雷放心下来,笑道:“可爱的小姐,我昨晚不是告诉过你,只有在我没有获得掌声的情况下。你才应该这样表演吗?现在,你有点抢戏了哟……”

他俏皮的插了这句话,引起了选民会心的微笑,又有人鼓掌,秦时鸥也忍不住鼓掌,没看出来,哈姆雷这个平时总是保持严肃的家伙有这样的机灵劲。

新民主-党选择的纽芬兰地区代言人,果然不同凡响。

经过薇妮这个插曲,哈姆雷切换了话题,换到了政府对妇女和孩子等弱势群体的关注上。

这一点赢得了在场妇女们的欢心。哈姆雷讨好了她们后,趁着这个势头又开始解说他如果执政,那会带领市议会怎么发展圣约翰斯市。

哈姆雷侃侃而谈,以他执政告别镇为例,从基础民建、国家合作、开发新经济行业、促进再就业、鼓励渔场主投资、保护新移民利益、增加高收入人群税、资助教育、改善医疗等方面开始讲解。

而哈姆雷之所以从这些方面来阐述,这和他所在的政党有关系。

众所周知,加拿大党派挺多的,主要的有自由党、改良党、魁北克集团、新民主党、进步保守党五大党派。

另外还有社会信用党、加拿大党、绿党和加拿大共chan党等,当然他们的党员数量比较少了,对社会影响力不小。可对国家高层建筑的影响力不大。

其中自由党是现在的执政党,于1873年成立,是一个老资格党派,他们代表了工业垄断资本集团利益并兼顾中、大型企业利益。如今的圣约翰斯市长奥凯佛就是其中一员。

这就是为什么奥凯佛以前对秦时鸥没有太过拉拢的原因,一开始他只有大秦渔场,在加拿大这属于小型企业主,不是自由党要拉拢的好朋友。

加拿大改良党是现在的议会正式反对党,他们成立比较晚,是1987年成立的。前身为加拿大改良协会。

这个政党主张维护英裔加拿大人利益,其宗旨是为西部省份在联邦政府中争得更多的政治发言权和经济利益。

因为英国籍移民是最早来到加拿大的,故而经济力量和政治力量最强大,这样即使他们党派成立晚,可资金人脉等力量雄厚,故而影响力比较大。

魁北克集团是第二大反对党,成立更晚,是1990年成立的。这个党派和改良党算是针锋相对,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法国籍移民的利益,主张魁北克独立。

进步保守党1854年成立,这是全国性传统大党,曾被称为“加拿大的天然执政党”,是交替执政的两个政党之一,代表银行保险业、铁路运输业、能源工业垄断资本和大农场主利益,以前一直是加国主要政党,并多次执政。

可惜的是,这党派因为一些内部问题,从1993年10月大选中惨败之后,就一直没有再重整雄风,他们已经多次丧失议会正式政党的资格。

接下来要介绍哈姆雷所在的新民主-党,该党派于1961年由“平民合作联盟”与“加拿大劳工大会”联合而成,它属于社会民主党性质,代表中下劳动阶层利益,主张企业公营,标榜社会主义。

所以,哈姆雷才处处拿底层老百姓的生活来说事,另外民主-党抓住了新移民这个团体,现在也代表新移民们的利益,哈姆雷在刚才的演讲中也提了上台后的一些相关政策。

按理说,既然哈姆雷代表的是底层老百姓,那底层选民肯定会投票给他,因为这是代表自己利益的亲戚党嘛。

事实上,并非如此,新民主-党并不被加国老百姓所信任,原因就在于它的主体之一,工会。

即使秦时鸥不太了解加拿大的政治情况,可对于工会,他还是比较熟悉,因为只要打开电话、翻开报纸,一旦出现新闻,就有工会的丑闻。

工会,从理解上来说,应该是保障工人权利、争取社会平等的一个组织。

但很遗憾,这个组织在加拿大改变了性质,渐渐演化成了一个集贪污、**、权钱交易为一体的团伙,如果说他们是黑-社会,估计加拿大的黑-社会还感觉委屈:我们哪有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