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35 阶段性胜利5/10

735.阶段性胜利(5/10)

这么介绍加拿大工会可不算夸张,要知道秦时鸥曾经看过一本畅销书,那本书是专门讽刺和控诉工会的,书名叫什么?那就是《加拿大最大的社会毒瘤》!

老百姓好忽悠但又不好忽悠,政客们可以放嘴炮随便许诺自己上台后的执政政策,老百姓往往会相信,因为生活在底层那些人,实在太弱势了,除了相信这些谎言,他们还能怎么做?

可他们又不好忽悠,他们吃了太多工会的亏了,还想让他们相信工会?你当加拿大选民都是加菲猫?就算加菲猫,那着急了还会挠人一爪子呢。

所以,开始秦时鸥问哈姆雷当选几率时候,奥尔巴赫说他碰到了个好时候,正好美国和欧洲都爆发了债务危机,加拿大经济形势也很烂,给了新民主-党见缝插针的机会。

如果没有经济危机,那老百姓才不会去选工会的人来执政,那不是拉肚子喝猪油,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当然,并不是新民主-党的每位党员都是工会出来的,也不是每位工会出来的人都那么坏,主要是有个别人不行,这个团队就会被人盖上不行的印记。

哈姆雷的能力和品质都不错,秦时鸥和他相处了一年半,感觉这个人还是很靠谱的,起码发展告别镇经济他是真竭尽全力了,且丝毫没有私心,没有给自己往家里扒拉钱。

这次哈姆雷倒霉就倒霉在出身上。要是他和工会没有一丝关系,那有告别镇成功案例在前,加上秦时鸥和一些大集团给他的投资。干掉奥凯佛拿下市长妥妥的。

即使这样,哈姆雷成功几率也很大,这次他的演讲很成功,已经拿下了阶段性胜利,这从雷鸣般的掌声和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就能看出来。

期间他巧妙的避开了和工会相关的话题,一个劲将自己往底层选民身上靠,动不动就拿告别岛举例。这样加上当托的告别镇镇民,到场听他演讲的选民们还是很受感染的。

演讲结束。进入另一个重要环节,俗称你问我答,昵称大家来找茬,学术名字就是媒体发问。

这个环节的难度在于。现场来准备发问的媒体,大多数是奥凯佛一方雇佣而来故意为难哈姆雷的。当然,之前奥凯佛演讲的时候,哈姆雷一方也是这么干的。

如果这个环节,哈姆雷不掉链子,那这次的演讲活动就是绝对的完美收官了。

几乎没有休息,演讲之后哈姆雷喝了口矿泉水就被记者推了出来,一群人拿着长枪短炮开始发问。

一个带着眼镜的儒雅中年人率先放炮,问道:“哈姆雷镇长。我是《每日快报》的记者,您好。”

“您好,伙计。”

“我想问一下。镇长先生,您是二十一世纪来参加圣约翰斯市长竞选中最年长者,根据您的幕僚透露,在过去的宣传工作中您已经感觉疲惫。刚才我们也看到了,演讲之后您立马喝了水。可据我所知,奥凯佛先生精力更充沛。在之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时,他为了稳定圣约翰斯经济。连续工作好几天,很少睡眠。这样,您是否怀疑过,在这种处境中您能履行自己的职责么?”

哈姆雷豪迈的大笑,他挥手道:“伙计,我希望您能知道,在这场竞选中我不愿把年龄当作一项资本,我不打算为了政治目的而利用我对手的年轻和缺乏经验,否则这是不公平的,因为我也是从毛头小伙子过来的。”

这就是政治问答的艺术,秦时鸥在上面听的津津有味。

《每日快报》是加拿大五大媒体之一,地位很重要,他们老板就是自由党人,自然会给奥凯佛说好话。

记者不断提‘镇长’这个称呼,就是暗地里讥讽哈姆雷,你不过是个镇长而已,小厨子还想当司令官?

哈姆雷的回答则是以进攻为防守,他其实回答了记者的问题,是的,我年龄更大,精力比不上对手。可是他没有明说这点,而是说出了自己年长的优势,而这也是事实,那记者无法反驳。

这个回答算得上巧妙,哈姆雷说完之后,选民们便发出热烈掌声。

秦时鸥也使劲鼓掌,他看看薇妮,薇妮状态好了一些,就是脸色稍有点苍白。

这样秦时鸥有点担心了,可竞选演讲活动没结束,他不能走,只好握住薇妮的小手。

薇妮对他莞尔一笑,送上安慰性的眼神,示意自己没事。

后面又有记者发问,大多数是刁难性比较强的问题,但哈姆雷回答的都比较得体,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不要以为这都是哈姆雷的功劳,他的耳朵里塞着一个隐形迷你耳机,幕僚们都在主席台后坐着,他们听到了记者们的发问,将答案提醒告诉哈姆雷。

事实上现在在回答媒体们的是一个团队,包括刚刚上任的奥尔巴赫,他是律师,打嘴仗最擅长,哈姆雷的回答当中,十条有五条是他提示的。

最后,一名优雅的女记者举起话筒问道:“哈姆雷先生,我是《加拿大新闻》的外景记者,我想知道,外界都说上帝已经抛弃了纽芬兰渔场,您又说您上任后将致力于帮助渔场恢复容光,难道您比上帝还厉害吗?”

这话够歹毒,果然是大招,怎么回答都有问题:承认,那是打自己的脸,不承认,难道你真比上帝还厉害?美国总统都不敢说这话。

但哈姆雷听了之后并不慌乱,他微笑着拉起秦时鸥,亲昵的搂着后者肩膀说道:“来,伙计们,我给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发生在告别镇。”

“去年四月份,一位名叫秦时鸥的中国渔夫接手了他爷爷给他遗留的渔场,一座已经荒废十年的渔场。”

“当时那座渔场乱石嶙峋、到处是垃圾、海水污染严重、渔业资源稀缺,是的,那已经是一个破败的废弃渔场了!这里很多朋友去过告别岛,相信他们知道我不是在胡说!”

“可是,这位勤劳的渔场主未曾气馁,他每天都去辛勤的劳作,努力改变这个渔场。一年之后的某一天,我们国家的渔业部长突然去了他的渔场。”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