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36 突然而至的喜讯6/10

736.突然而至的喜讯 6/10

哈姆雷调动起选民的胃口,将话题逐渐转移到第三者也就是秦时鸥身上,成功的创造悬念。

“别问我为什么渔业部长为什么会去他的渔场,或许这就是东方人说的缘分?好吧,反正那位部长来了大家关注新闻也一定知道这是事实,我没有胡说不是吗?”

“渔业部长仔细视察了渔场,他发现这里鳕鱼无数,就说:‘哦,年轻人,上帝肯定为这个渔场祝福过了’。接着,他又看到海带丰收,继续说道:‘哦,年轻人,上帝肯定为海带祝福过了’。”

“看过整个渔场之后,他又说:‘天呐,年轻人,上帝和你在这个渔场上竟然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呀,真了不起’。知道我的秦时鸥兄弟当时说了什么吗?来,让他亲口再说一遍。”

话筒递到了秦时鸥嘴边,秦时鸥耳朵里也有迷你耳机,他已经知道答案,微笑着说道:“我无意冒犯诸位的信仰,但我当时说的是:尊敬的部长先生,我真希望您能来看看,上帝独自管理这片土地时候,它是什么样子!”

这个回答引发了场下的哄堂大笑,但这次没人吹口哨了。

若是以前,秦时鸥可能觉得在正式场合拿上帝开玩笑不太好,说不准会被天主教徒和基督徒联手吊打。

《≌长《≌风《≌文《

现在和基督徒们待得久了就知道,他们没有那么敏感和严肃,正式场合用上帝调节一下小气氛,这会被人认为是机智。

这个问题的结束代表了本次演讲活动的落幕。哈姆雷还留在广场答谢选民,这也是一个重要环节。是他回答选民的提问,不过和助选嘉宾没关系了。

秦时鸥让尼尔森去打车。直接送薇妮去了圣约翰斯玛利亚医院,薇妮昨晚就说身体不舒服,今天广场上差点晕倒,让他非常恐慌。

薇妮不想去,安慰他道:“我刚刚检查过,亲爱的,我没事,不要去医院,咱们回家好吗?”

秦时鸥好言劝说几句。看薇妮还是不想去医院,眉头立马皱起来,道:“不行,必须去!告诉医生你的问题,让他给你做彻底的检查!”

玛利亚医院的前身是纽芬兰圣母医院,在加拿大东部有很大名声,是纽芬兰省大学保健网的牵头人。

这所医院历史悠久,成立于1901年,当时是一位牧师在这里开设的小传染病隔离院。起初仅有30张床位,主攻传染病方面。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加拿大第一大传染病医院。

当然,玛利亚医院并非只有传染科强项。它在妇女保健领域也很有权威,与著名的桑尼布鲁克及女子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在这方面并称双雄。

医院距离纽芬兰纪念广场不远,因为这所医院和纽芬兰纪念大学有附属关系。这也是北美大医院的特色,几乎都和名校挂钩。比如桑尼布鲁克及女子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就附属于多伦多大学。

进了医院,秦时鸥立马想挂专家号。前台的服务人员遗憾的告诉他要挂专家号必须提前预约,专家们每天看几个号是之前确定的。

加拿大公立医院那套繁琐冗杂的看病流程一直被人所诟病,非常僵硬,尤其是就医轮后时间这点,经常登上新闻遭遇批评。

在民间,有关各种医疗制度改革的呼声从来都没有停止,建议很多,但雷声大雨点小,因为加拿大那庞大的医疗系统,是基于社会平等价值观建立起来的,完成任何一个转身都非易事。

秦时鸥着急,薇妮拉住他微笑道:“我真没什么事,等候一会也没有关系。要知道,专家医生需要提前预约看一些检查报告,然后才会给出治疗方案,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看普通医生。”

秦时鸥摇头,忽然想起自己的黑金百夫长,便嘿嘿一笑,掏出来递给服务台人员,道:“可以插队吗?”

黑金百夫长威力无穷,服务台人员立马登陆运通公司在加拿大的官网,查询这是真卡之后,那人快速给薇妮安排了一个专家号,两分钟之后就可以进入诊室。

或许这有点仗势欺人,在中国会有人觉得秦时鸥嘚瑟不遵守规则,在加拿大绝不会,因为资本主义社会讲究的就是金钱万能理论,为什么有钱要拿黑金百夫长卡?还不是为了更好的享受基础服务?

薇妮进诊室之后不久,一个医生探出头来,对秦时鸥说道:“嗨,伙计,我就知道是你,来,带你的夫人去辐射室瞧瞧,到时候将结果拿给我。”

秦时鸥一看这个医生笑了起来,真是巧了,竟然碰到了熟人,奥多姆古德拉,鳕鱼家乡渔场的前任老板之子,之前还去他那里做客吃饭来着。

不过他没心情和奥多姆闲聊,一听竟然要去辐射室顿时有点惊慌,卧槽辐射室什么玩意儿?

等按照服务人员的引导去了之后,秦时鸥郁闷了,麻蛋就是要薇妮来做个b超,说什么辐射室啊?

一系列流程走完,奥多姆看过b超片子后微笑着对秦时鸥说道:“恭喜你,伙计,你要当爸爸啦,一个很可爱的小家伙在你太太的肚子里酣睡,当然,现在还看不出是他或者她。”

奥多姆的这席话说的很平淡,可秦时鸥却感觉自己心头遭遇一记重锤,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两眼茫然的看着前方,眼睛完全没有焦点。

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有孩子了!

这个想法就像是不久前他看到的那些**中的海兔,一个连一个,连续冲击他的脑海,让他不知所措。

奥多姆显然理解他的心情,微笑着等他反应过来。

秦时鸥大口大口喘气,难以置信的问道:“薇妮,怀孕了?我、我他么要当爹了?”

薇妮甜蜜的拉着他的手说道:“你不是一直在做爸爸吗?你将虎子豹子熊大他们照顾的很好。”

秦时鸥使劲摇头,这能一样吗?是的,他把小家伙们当儿子女儿养了,可他就是觉得不一样啊!

“我当爹了!”秦时鸥喃喃着又重复了一句,奥多姆帮他确认道:“是的,伙计,你当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