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37 疯了的男人7/10

737.疯了的男人(7/10)

秦时鸥将薇妮搂在怀里足足半天才撒手,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薇妮和奥多姆无法理解秦时鸥的心情,因为他们不知道海神之心这回事。

当初得知二爷爷在纽芬兰风流一生却没有留下子嗣,秦时鸥曾有一个可怕的猜测,那就是海神之心为了防止主人将之传递给子嗣,它剥夺了主人的生育能力。

秦时鸥一直在淡化这个想法,可是这想法从未远去,尤其是年后薇妮为了要孩子,平时爱爱的时候不让他戴套套了,结果这么久还没有孩子。

要知道这不应该,秦时鸥身体倍棒,每天晨练散步加打拳,偶尔还要出海去接受风吹雨打的锤炼,按道理身体细胞活性非常好才对,可薇妮就是迟迟没有怀孕。

这有点成为他心病了。

结果,惊喜不经意间降临,他已经有孩子了。

所有生命生存在世界上,追求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进食活下去,二是生育后代传递血脉,这是两个最本质的追求,其他所有追求都是为它们服务的。

现在,秦时鸥的两个追求都达到了。

可能是心理原因或者错觉,秦时鸥搂着薇妮,感觉两人之间不再是那种普通的男女关系,而是有一种神奇的纽带连…5顶…5点…5小…5说,接着他们,这种感觉很美妙。

担心一扫而空,剩下的就是期待和幸福。

当着奥多姆的面先和薇妮来了一番深吻,秦时鸥松开薇妮之后就出去对尼尔森喊道:“告诉所有伙计,你们薪水统统翻倍!”

他需要渠道来发泄自己的兴奋和幸福。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身边的人也兴奋和幸福。

得到这消息,正在对前台漂亮姑娘挤眼睛的尼尔森一下子愣了。他迟疑的看着秦时鸥道:“boss,医院里允许吸大ma吗?”

“傻逼!薇妮怀孕了!老子要当爹了!给你们加薪是庆祝这件事!”秦时鸥大声喊道。

一个医护人员上来警告他小声点。奥多姆笑着帮他解释,说让他去。

尼尔森顿时感觉一股强烈的幸福感降临他全身,当然,这和薇妮怀孕无关,对于这件事他只感觉高兴,而不是幸福,否则秦时鸥会打他喷出屎。

二话不说,尼尔森掏出手机挨个打电话:“伙计,涨薪了。月薪直接翻倍!是的,你没听错,我们都涨薪,月薪翻倍!”

“你说什么?我他么没开玩笑!是的,我也没他么的吸大ma,该死的,boss不让吸大ma我知道,我他么得说多少遍!没有吸大ma!”

周围医护人员眼神诡异的盯着秦时鸥和尼尔森,大ma这个词在医院可是很敏感的。

后面秦时鸥出来后。一个嫩嫩的年轻护士递给秦时鸥一张宣传单,上面介绍了艾滋病和hiv病毒,一行好大的黑字排列在榜首:合理使用避yun套可以防止艾滋病传播……

玛利亚医院以传染病起家,有关甲肝乙肝、肺结核和艾滋病方面的研究诊治一直处于东加拿大顶尖地位。

秦时鸥无语。对年轻护士说道:“小姑娘,你搞错了,我不是gay。瞧,那是我太太。她怀孕了。”

在加拿大,艾滋病和同性恋是直接挂钩的。据调查北美有88的hiv患者是gay。

小护士怯怯的指了指宣传单下面的位置,那里写着大ma具有致幻作用,过量吸食会导致吸食者之间乱性,那时候他们可不会管身边人是男是女……

“主要是给那位先生看的。”小护士指着尼尔森说道。

远处,尼尔森蹲在地上挨个人解释他没有吸大ma,这倒霉孩子已经绕进去了,因为沙克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玛利亚医院,然后渔夫们告诉他这个选择是对的,玛利亚医院缓解大ma成瘾性方面很有一手。

这和秦时鸥无关,他现在只关心薇妮和孩子,拉着奥多姆的手询问薇妮要注意的事情。

奥多姆说道:“伙计,你太敏感了,薇妮才怀孕没多久呢,她可以像以前那样生活。”

“那她能吃海鲜吗?她能跑步吗?她能吃鹅肉吗?她能靠近掉毛的拉拉犬吗?”

“她是不是得晚上九点之前睡觉?她是不是不能工作了?她是不是不能忍受海水的潮气?她……”

“亲爱的,你疯了吗?”薇妮无语,拉着秦时鸥的手使劲晃悠。

秦时鸥温柔的摸摸她的秀发,道:“别闹,孩子他妈,小心晃悠来晃悠去把孩子晃悠……哎哟卧槽,真是乌鸦嘴,呵呵,别在意我说什么,反正你安静点。”

奥多姆无奈的翻着白眼,看在他曾经吃过秦时鸥的海鲜且觉得味道很棒的份上保持了耐心,说道:“伙计,你的太太现在一切很正常,甚至她的健康状况是我来到玛利亚医院以来见过最好的。”

“对啊,你不是口腔科医生吗?不对,脑内科是?你怎么会来玛利亚医院?而且妇科你懂吗?”秦时鸥怀疑的看着奥多姆。

奥多姆叹了口气,道:“老子我是全才,这下你明白了?老子不属于任何医院,老子属于大学保健网,轮流在各大医院坐诊给他们提供帮助,懂吗?”

秦时鸥恍然大悟,亲热的拍着奥多姆说道:“我就知道你厉害的很,兄弟,来,给我介绍个牛逼点的妇科专家可好?”

“你再不走我就找人打你了。”

“呵呵,我外面那个伙计是特种部队退役的。”

“那我在你太太面前抽烟,尼古丁会影响胎儿发育。”

“妈的你狠,以后别再去渔场!”

看奥多姆果真从抽屉里掏出一支雪茄,秦时鸥拉着薇妮一阵烟消失,走的时候拿走了奥多姆的车钥匙,他不想让薇妮宝贝儿乘坐出租车了。

回去的路上,秦时鸥仔细的研究着那张b超报告单,尼尔森一边开车一边随意的问道:“boss,这东西你能看懂?”

秦时鸥严肃道:“开车期间不许说话,他么的你给老子保持最集中的注意力!薇妮可是在车上呢!”

尼尔森:“……”

秦时鸥想了想,说道:“不行,你给我滚下车,我来开车,以后只要有薇妮在车上,你和伯德不准碰方向盘。”

尼尔森一脸惊恐的看着薇妮,后者也是满脸绝望:秦时鸥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