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46 又要示威了6/10

746.又要示威了(6/10)

如果放在一百年前,玻璃冶炼技术还未曾像今天这么发达的年代,这些海底玻璃价值连城!

可是现在玻璃冶炼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别说彩色玻璃,各种特种玻璃、玻璃钢层出不穷,这些海底玻璃除了科研用处不大。

所以,秦时鸥发现的这些玻璃只能自己用。

看着小盆地中形状迥异、色彩不一的玻璃块,秦时鸥心里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用这些玻璃块,在珊瑚礁海域找一片平坦的地方,建筑一座简单的宫殿。

说干就干,玻璃块体积大的有几十个立方米,小的则只有几十个立方厘米,海神意识在海底掀起惊涛骇浪,缓慢而坚定的将这些玻璃从盆地中掀了出来,滚动向珊瑚礁所在的位置。

大秦渔场的大陆架坡度比较小,平均下来才有2%,所以滚动起玻璃块来并不算太吃力。

秦时鸥开始心血**,所以干起来就带劲,但说到底这片小盆地距离珊瑚礁可有六七十公里的距离,真要运送这么多的沉重玻璃过去,累死他也不行!

只运送了十来块海底玻璃行进一公里,秦时鸥就累成狗了,趴在躺椅上一个劲的喘粗气。

也就是他刚刚得到了一串‘龙诞香’手链补充了一些海神能量,否则光这一公里的距离,就能让他脱力到休克!

虎子和豹子跑过来,俩小家伙好奇的看着趴在椅子上的秦时鸥,看出他是累了。便很快跑回去,将小萝卜头给赶了过来,让它跳上去给秦时鸥踩背。

小萝卜头梗着脖子不愿意。真讨厌,人家是淑女白狼,才不做这种失足的活。

虎子和豹子不怀好意的用舌头舔舔嘴,几乎同时跳起来将小萝卜头摁倒在沙滩上,爪子飞快的刨沙子,看样子要把小萝卜头埋了一样。

小萝卜头嗷呜嗷呜的委屈叫着,最后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好跳到秦时鸥后背上去干丝足勾当。

秦时鸥对虎子和豹子伸出大拇指表示夸奖,还是亲儿子体贴,然后闭着眼让小萝卜头踩背。肌肉正因为失去过多海神能量而酸麻呢,踩踩背还是挺舒服的。

得到老爹的夸奖,虎子和豹子兴奋的团团转,然后继续互相扑倒。在沙滩上又鏖战了起来。

海底玻璃暂时弄不了。秦时鸥想要休息一下,便去镇上转了转。

哈姆雷估计看过毛邓选集,深谙发动群众战争的必要性,小镇到处都贴着他的竞选标语和头像。

秦时鸥想去找哈姆雷,结果秘书告诉他,镇长同志在奥尔巴赫的陪同下去圣约翰斯了,据说是去挨家挨户拉选票,大搞亲民举措。

小镇的印刷店全力开动。一大摞一大摞的印刷品火热出炉,临时雇用的小镇居民在核查选民信息。然后四处邮寄。

小镇十字路口的草地上、加油站和所有便利店里,像蘑菇一样长满了各种贴有竞选标语的牌子,上面全是哈姆雷的照片,有严肃的办公照、有和气的居家照,还有恶搞的ps照、娇憨可爱的q版照。

来小镇旅游的国内游客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事情,都很是感兴趣,不断有人拍照合影。

哈姆雷雇用了一家媒体专门帮他报道小镇旅游业的情况,这样不断有记者找到游客,和他们交谈、问他们有关来到小镇的感受。

毫无疑问,国内游客们给出的都是类似世外桃源、美丽的就像画中世界一样的评价,记者们再诡辩一下,小镇能有今天全是哈姆雷的功劳了。

估计在有些白人记者的眼里,年龄差不多、体型相近、脸型类似的中国人都一个样子,他们竟然不认识秦时鸥,当秦时鸥从总统一号下来之后,有呆萌的女记者上去问道:“先生,您是从哪里来的?”

“大秦渔场?”秦时鸥不确定的回答道,他不明白这女记者想问的‘哪里’是指‘哪里’。

女记者抚了抚头上的呆毛,傻傻向背后摄影师问道:“大秦渔场是个城市吗?或者是个城市的昵称?”

那摄影师可不呆,他看看总统一号的车牌,对女记者挤挤眼道:“我想大概不是吧?呃,帕丽斯,瞧,那边有一个旅游团,我们去看看?”

女记者后知后觉,她再看看后面的总统一号,迟疑的问道:“你是小镇的居民?那个很出名的秦时鸥?”

秦时鸥看女记者呆呆的,就起了恶作剧心思,伸手作势要捏女记者婴儿肥的脸颊,嘻嘻笑道:“是的,我就是大流-氓秦时鸥。”

女记者惊慌躲开,秦时鸥哈哈笑着转身,接过一转身笑容戛然而止,他大姨子福克斯正在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口看他呢。

好在福克斯没说什么,只是发现秦时鸥看到自己后挥了挥手算是示意,随后一个靓丽的**美女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递给福克斯一杯饮料,两人就结伴离开了。

秦时鸥狐疑的眨眨眼,那**美女不是雪莉他们的老师谢莉尔吗?怎么这么快和福克斯成为朋友了?

休斯拿着棒球帽走出便利店,看到秦时鸥后笑道:“嗨,伙计,哈姆雷通知你了?你也是打算去参加示威活动的吗?”

秦时鸥要晕了,怎么又要搞示威活动?加拿大人就这么闲啊?

看他一脸不解,休斯恍然大悟,就解释道:“我们是抗议政府在平民就医方面不作为的,现在我们去大医院看病太麻烦了,我们的伙计奥玛尔深受其害,所以得去为他主持公道。”

奥玛尔秦时鸥认识,是小镇另一家披萨店的老板,秦时鸥去吃过他的披萨,一个很喜欢微笑的中年人。

休斯邀请,秦时鸥不能拒绝,就跟他去搞示威活动。走在路上,休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介绍了一下,他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加拿大看病又两个难处,一是等不起,二是熬不起。

奥玛尔是去年九月份发现了**癌,好在只是二期不算严重,于是就在圣约翰斯的玛丽医院做了个微创手术,用激光打掉了癌变部位。

结果六月初,奥玛尔又感觉不适,随即联系家庭医生复诊,接受了一项又一项的检查,最后证实病情复发,需要再次手术并化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