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47 你是带头大哥7/10

747.你是带头大哥(7/10)

这没什么,**癌是一种很容易复发的疾病,只要再次治疗就行了。

但是问题来了,直到现在的七月中旬,奥玛尔仍被医院告知需要等待手术排期,时间不能确定。

这样就比较蛋疼了,癌症复发本来就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对人的身体和心理打击都很厉害,奥玛尔自然喜欢赶紧就医处理这个事,可医院一拖再拖,实在太过分了!

其实这也不能单纯的怨医院不作为,加拿大的医疗体系决定了就是这么个情况。

不可否认,相比全世界各个国家,加拿大卫生医疗系统的公正与透明是顶尖的,但他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看病慢,各个医院都有这个情况。

慢到什么程度呢?根据一份权威的调查报告显示:加拿大患者从拿到家庭医生开具的转诊单,到接受大医院深度治疗之间的候医时间,全国平均约为19周!

其中,ct、b超等检查的全国平均轮候时间约为5周,个别项目如核磁共振,如果不是急重症,需要轮候将近1年……

当然,如果你有黑金百夫长卡,那这些时间可以大幅度缩短,之前薇妮做b超,医院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安排了就诊和拿片。

可是,全国三千万人,有几张黑金百夫长卡?!

对于这件事,秦时鸥是比较了解的,当初第一次回国的时候。他就碰到了一位回国就医的移民同胞,而且当时还将自己的头等舱换给了那一家人,从而赢得了薇妮的好感。

当时。那移民的一家人就是加拿大医疗体系的受害者,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秦时鸥自然是受益者,否则他和薇妮怎么可能再有交集?

但秦时鸥不明白加拿大医疗体系到底僵化成什么样子,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休斯听到他的疑问就叹了口气,开始给他解释。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也是加拿大人自己一手造成的。因为在加拿大,社会公平是传统价值观的基础。而医疗公平关乎生老病死,更是社会公平的重中之重。

这样为了维护公平原则,加拿大明确禁止私立保险购买被省政府保险所覆盖的卫生医疗服务,医疗机构都是公立性质。不存在私立医院或者“贵族医院”。

在加拿大,医院大都是非营利性质的,它们的运作经费是由地方政府根据预算提供,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由私人慈善机构提供。

医院的服务项目均属于社会保险范围,医院的服务都不能收费。医生的酬金以其服务内容为基础,由政府和医生协会通过谈判协议认定,医生不能对社会保险指定的服务项目收费。

对于加拿大居民来说,无论收入高低,都可以获得同等水平的基础卫生保健服务。

即便是购买了商业保险的患者。虽然在病房等级、私人护理、自费药等方面有能力选择更高的标准,但在检查、治疗过程中的轮候期没有任何特殊优待,医院不会出现排队时候有人插队的现象。

听到这里秦时鸥笑道:“不。这是假的,一个周前我带薇妮去医院就诊,本来也要排队,可是我拿出了黑金百夫长卡,我就成功插队了。”

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但这是事实。秦时鸥可以推翻休斯的介绍。

休斯眨眨眼,不可置信的说道:“不可能呀。黑金百夫长卡只对私立医院、私营性质的公司起作用,玛利亚医院是公立医院,根本不接受黑金百夫长卡的特权。”

秦时鸥摊开手笑道:“但这就是事实,当时是一位名叫奥多姆的专家给薇妮看的病……哦,细特,我明白怎么回事了!”

说到奥多姆,秦时鸥明白怎么回事了,可能上次他享受医院的优待,真不是黑金百夫长的功劳,而是黑金百夫长上记录的一条信息的功劳。

去年他曾经去波士顿参加过哈佛医学院联合北美各大医院召开的慈善捐款活动,当时他可是捐出了一百万美元,貌似那会有人跟他说过,以后他将享受在北美所有公立医院的vip服务,只是一直没用,他把这回事给忘了。

秦时鸥将自己的捐款事情说了一下,休斯恍然大悟道:“那就一定是这样了,但是,唉,伙计,有多少人像你这样有钱呢?我们连一万美元的捐款都拿不出来!”

两人一路聊天,很快到了约定的参加示威人员的集合地,小镇码头。

这次参加示威的有两百多人,带头的是奥玛尔,一个愁眉苦脸的中年人。

看到精神不振的奥玛尔,秦时鸥心里不忍,他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就是永远挂在脸上的灿烂微笑,现在笑容一点都没了,只剩下满脸的悲苦,整个人更没有什么精神,跟一棵枯萎的大树一样。

秦时鸥上去拥抱了奥玛尔一把,拍着他后背道:“放心,兄弟,世界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我会帮你,你很快就能进入医院了。”

他的打算是动用自己的vip权限,插队将奥玛尔送进医院。

集合了,一行人就浩浩荡荡乘坐轮渡到了码头,这次他们声势浩大,因为要攻击奥凯佛集团,哈姆雷特意给准备了统一的t恤。

码头上的渔夫一看到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下船,赶紧让开路,生怕遭遇无妄之灾。

秦时鸥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玩游行玩示威了,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那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很爽。

除了告别镇,这次参与示威的人来自圣约翰斯各地,因为有太多家庭受困于当前的医疗制度了。

这些人也收到了哈姆雷集团邮去的统一t恤,有的已经等在圣约翰斯政府门口了,有的还在源源不断赶来。

秦时鸥粗略一估计,好家伙,这次哈姆雷集团也是下了血本,动用的人力超过一千人了!

除了示威人群,哈姆雷集团还请来了多家电视台,医改和人种歧视问题一直是加拿大的热门话题,喜欢看的人可是很多的。

秦时鸥以为自己是来凑热闹的,结果告别镇这边直接让他当了带队大哥,要他代表团队发言,休斯还鼓励的看着他,说道:“秦,你是这次的带头大哥!”

这下秦时鸥可懵了,怎么还要发言啊?不是说好大家一起干活的吗?信任呢?友谊呢?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