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48 大出风头8/10

黄金渔场

太生猛了各位,咱们从第十二杀到了第五啊!拜谢各位兄弟姐妹!

秦时鸥被推了出来,他摸摸鼻子略感尴尬,因为以前参加的两次示威活动,他都只是参与者,上次还中途跑人了,这次竟然要做带头人,会不会被条子伯伯带走喝茶啊?

确实有皇家骑警到达现场维持纪律,但没人敢粗野动手,推搡都不敢,开玩笑,旁边就是一群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呢。

另外,警察们也是这个医疗制度的受害人,他们自己都恨不得脱下制服参加游行。

作为带头大哥,秦时鸥要接受采访的,而凑巧,采访他的就是不久前被他调戏过的呆毛女记者。

小记者一脸苦相的凑到秦时鸥身边,然后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脑袋,估计是怕被秦时鸥捏脸,感觉距离够安全了,才举起话筒问道:“您好,先生,请问这次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秦时鸥苦笑,道:“你隔着我太远了,我说的话估计你的话筒录不清楚。”

小记者坚持道:“你说吧,我的话筒是采用了多方位聚音技术……”

“帕丽斯,拜托你靠前点吧,我的摄像头录不到你们两个人。”扛着摄像机的大叔无奈的打断小记者的话。

小记者怏怏不乐的用脚踢了块石头,这才往前凑了凑,伸长手臂重复问道:“请问这次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为了世界和平……”秦时鸥淡定的说道。

小记者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按照剧本来的呀。

秦时鸥哈哈一笑,决定不再逗她,正儿八经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一位邻居生病了,急着进医院就诊……”

他将奥玛尔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声情并茂,跟诗朗诵一样,最后还喊了个口号:“打倒腐朽的医疗体系!打倒不作为的政府!打倒压迫公民的不公制度!”

加拿大人游行示威不怎么喊口号的,因为费嗓子。是的,他们就是这么懒。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移民国家人员很乱,一个口号有可能一次游行能用几十种语言喊出来,那样太乱。

现在秦时鸥这么挥舞着拳头喊口号,游行人员和围观人群都感觉很新颖,竟然纷纷鼓掌。还有小青年对着秦时鸥吹口哨,当然更多的人跟着喊了起来:

“打倒腐朽的医疗体系!打倒不作为的政府!打倒压迫公民的不公制度!”

休斯对着秦时鸥一个劲的竖大拇指。口号更是喊的眉飞色舞,秦时鸥顿时有了意气风发的感觉,还对着周围的人群挥了挥手,竟然有了一分竞选市长的爽感。

可惜,没人对他喊要给他生猴子,他看微博,现在国内的姑娘们对于比较喜欢的爷们就会喊出这句话。

这让他瞬间有点不爽了,因为在微博上就有一堆傻妞要给尼古拉斯龟四生猴子,还有给虎子豹子生猴子的。

小记者继续问道:“那请问对于当前的医疗制度。您有什么建议吗?”

秦时鸥来了感觉,精神抖擞的一甩头发,说道:“当然,我有一些想法,首先,政府应该将过去以医疗机构为单位的资金划拨机制改变为按患者就医情况划拨资金的机制,鼓励医院吸纳更多的患者。”

“同时。要允许私立医疗机构参与其中,加强竞争,从而提高整体医疗服务水平。”

“其次,鼓励民众购买医疗保险,并允许医师同时在公立和私立医疗机构间提供服务,以此扩大医疗服务覆盖范围。”

“最后。在年度预算允许的范围内实行全民医疗保险费用分摊制度,使患者更加合理、有效地利用医疗资源。这就是我考虑的应对策略,我想应该没问题。”

“太帅了,秦,你太帅了!”休斯带着人在后面喊的眉飞色舞,秦时鸥最后的回答可真是有水平,起码他们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秦时鸥暗地里撇嘴。扯淡,老子帅个鸟,政府要是真敢这么干,用不了一年全国医院都得爆发患者砍医生风潮,他这算什么建议?就是将国内的医疗制度稍微一改说了出来而已。

虽然加拿大的医疗制度确实很僵化拖沓,但在公正和透明性上,那真是世界巅峰。

那些建议都是秦时鸥胡扯的,加拿大政府不可能真的这么搞,因为这违背了加国的立国根本:保护弱者不被社会淘汰,维护弱者尊严不被践踏!

游行示威时候是什么都可以说的,因为这种活动本来就是给示威群众一个说出自己想法的机会,当然,政府是否会采纳群众想法那是另外一回事。

这次秦时鸥没法偷偷跑了,他可是带头人,而且前面还那么出风头,不少人都在盯着他,中途跑去冷饮店喝了杯水都被人给拎了出来。

中午吃饭,人家都带着食物来的,秦时鸥个傻逼什么也没带,他是中途出家的啊。

另外,他还不能跑去餐厅吃饭,只能晒太阳在那里苦熬,谁让他是带头大哥?

结果小记者竟然好心的递给他一个汉堡,还给了他一瓶水。

秦时鸥顿时大为感激,急忙道谢:“谢谢你,可爱的姑娘,我们家乡有句俗话,叫做善良的女孩运气总不会太差,你一定会很快升职到主编然后总编。”

小记者听了他的话有点不好意思,说道:“不是,这汉堡和水是我哥哥打电话来让我买了送给你的。”

“你哥哥?”秦时鸥诧异问道。

“威廉哈姆雷,我叫帕丽斯哈姆雷,您好,之前我没认出你就是我哥哥说的华人好朋友,不好意思。”小记者说着伸出白玉雕刻般的小手,还吐了吐粉红的舌头。

秦时鸥疑惑的看着小记者,嘴里的汉堡都忘了咀嚼,这他么是哈姆雷那老棍子的妹妹?确定不是他女儿?年龄差距有点大吧?

帕丽斯介绍了一下,她还真是哈姆雷的妹妹,两人年龄差距也确实有点大,竟然有二十岁!秦时鸥大为感慨,哈姆雷的父母战斗力真彪悍。

以前帕丽斯一直在多伦多大学读新闻传媒专业,今年六月刚刚毕业,然后进入了《纽芬兰时报》工作,这次特意来帮她哥哥的选举造势。

简单的介绍过自己,帕丽斯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她是记者,要采访的人是很多的。

一直熬到下午三点钟,示威了足足五个小时,秦时鸥才解脱,此时他身上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终于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