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49 世界巡游的情侣9/10谢谢支持

黄金渔场 749.世界巡游的情侣(9/10,谢谢支持)

第九更送到!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秦时鸥疲惫的回到小镇码头实在不想走了,就找人用无线电喊了一声,让渔场派人来接他。

一个小惊喜出现,来接他的竟然是毛伟龙,可这家伙是开着摩托艇来的,秦时鸥现在只想躺在车子里,真不想继续坐着,因为他在政府门口坐了半天。

没办法,秦时鸥只能坐在摩托艇上回到别墅,一回去他就把自己扔在了躺椅上。

虎子和豹子大眼珠咕噜咕噜转,他们看出秦时鸥比较累,转头去找小萝卜头,可小萝卜头更机灵,早就跑到薇妮怀里躲着了。

薇妮看秦时鸥这么一副惨样,好奇的问道:“你今天去哪里了?龙哥来了找你好久没找到,打电话你也不接。”

秦时鸥苦笑一声道:“你打开电视就知道我去哪里了,我又要上电视了。”

毛伟龙顺口说道:“不会是嫖娼被警察局抓走了吧?”

“滚!”秦时鸥骂道。

朵朵咯咯笑着跑进屋子里,怀里抱着一堆小黄鼠,后面则跟着两只肥嘟嘟的小恶霸犬。

进屋之前,小恶霸竟然先在门口的鞋垫上擦了擦爪子,然后才跑进来。

薇妮母性再次泛滥,宠溺的摸着两个小恶霸说道:“真是乖孩子,竟然还会擦脚再进屋子里,可比我们家的孩子要懂事多了。”

小萝卜头听了不满的撇撇嘴,人家脚底从来没有泥土,干嘛要擦?虎子和豹子看看自己脏兮兮的小蹄子,不好意思的躲到秦时鸥躺椅下面。

至于熊大?除非是说吃东西,否则它什么也听不到。

毛伟龙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道:“都是我家小舒调教的好。”

“是啊,看你样子就知道了,刺毛狗调教成顺毛驴,不容易啊。”秦时鸥懒洋洋的说道。

毛伟龙想竖起中指,看看闺女在身边他又赶紧收起手指。悻悻说道:“你妈炸了,姓秦的,你今天到底干球了?是不是知道我来了怕招待我不敢回来?”

“滚蛋!我去游行示威了,对了,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秦时鸥趴着问道。

毛伟龙哼道:“过来看看你还活着没有,前几天不是暴风过境吗……”

坐在一旁微笑着看朵朵和小狗小黄鼠玩闹的刘姝言听他这么说。顿时皱眉嗔道:“别胡说八道,薇妮在这里呢。”

她笑着对秦时鸥说道:“小龙看到你的微博信息。你说薇妮怀孕了?我们特地过来看看。”

秦时鸥恍然大悟,毛伟龙不满的说道:“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他娘的不跟我说,真是混蛋加八级!”

两人斗着嘴,不知不觉就到傍晚了,这时候一艘帆船出现在远处的海面上。

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上,好像海水着了火一样,这艘白色的帆船踏浪前行,随着均匀的小浪上下漂动,好像骑着白马而来的王子。帅气无比。

“这是冲你渔场来的吧?”毛伟龙手搭在额头上往前看。

秦时鸥皱起眉头,怎么突然来了一艘船也没有人提前说?他打开无线电对讲机问道:“雷达站谁在值班,这艘船怎么回事,怎么没人说?”

公牛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一艘小帆船,不是偷鱼的,船长,对渔场没有影响吧?”

有影响也得认了。小帆船已经快漂到码头上了。

虎子和豹子爬起来,露出神骏威武的样子,甩爪子往码头跑去。小恶霸们不明白情况,这不是它们家里,所以它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眨着小眼睛看两位大哥狂奔。它们也迈动小短腿跑过去。

秦时鸥带人站到码头上,帆船徐徐靠近,一个英俊的金发青年站在船头满脸笑意的对他们招手,一幅‘大家很熟’的样子。

毛伟龙疑惑的问秦时鸥:“你认识他?”

秦时鸥疑惑的问毛伟龙:“你认识他?”

“不,不认识!”两人又异口同声的说道。

“草,他妈炸了!”继续异口同声。

金发青年身后还有一位黑发丽人,两人应该是白人。不过现在皮肤是类似黄种人的古铜色,都有一种很让人振奋的精气神,不像是作奸犯科偷鱼的小角色。

帆船到码头上之后,青年热情的挥手喊道:“朋友,你们好吗?”

秦时鸥有点迟疑,问道:“我们以前认识?”

“不,但现在认识了不是吗?”青年继续热情的大笑。

秦时鸥挠挠头,现在卖保险卖安利的都开着帆船干活了?

青年随后就做了自我介绍:“我叫加西亚-保利诺-雷诺-特奥杜洛-佛朗哥-弗洛雷斯,这是我女朋友塞莉娅-卢西奥-莫雷诺-科利纳-德沃拉,我们都是西班牙人,你们好。”

“叫什么?”

“没记住。”

“我叫加西亚-保利诺-雷诺-特奥杜洛-安德诺希-巴克莱-佛朗哥-弗洛雷斯,我女朋友叫塞莉娅-卢西奥-巴普洛夫-莱利-莫雷诺-科利纳-德沃拉,我们都是西班牙人,名字太长不太好记,你们叫我加西亚好了,叫我女友塞丽娅。”小青年笑道,露出的牙齿很白。

秦时鸥惊讶的张开大嘴问道:“你能听到汉语?”

他刚才一直和毛伟龙用汉语聊天,没想到这青年竟然能听懂。

塞丽娅笑道:“只能听懂很简单的那种,我们正在做环球旅游,到过台湾也到过中国,很美丽的国家,有非常多的美景和美食,我们在那里待过两个月。”

加西亚接着说道:“是的,不过现在我们到了北美洲,从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来到你们这里的,这是圣约翰斯是吗?你们这里是告别岛?我们想在你们码头上停靠一下,可以吗?”

“非常欢迎。”秦时鸥也热情了起来,他以前工作的时候最佩服的就是这种人,环游全球、仗剑天涯。

世界那么大,他真的很想去看看。

秦时鸥上去帮加西亚将帆船停靠在码头上,夸赞道:“不错的帆船,很漂亮,它叫什么名字?”

“哥伦布友谊号,我们希望走遍全球,也将自己的友谊传遍全球。”塞丽娅骄傲的说道,加西亚笑着点头,他伸手抚摸着小艇,脸上带着宠溺之色。

秦时鸥平时爱抚薇妮时候,脸上也是这样表情,所以他觉得这两人是好人,可以招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