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71 撕破脸皮1/5

黄金渔场 771.撕破脸皮(1/5)

莫里兄弟看出了秦时鸥的意思,但他们没有搞懂问题所在。

或许莫里兄弟以为,他们对秦时鸥进行道歉,再适当的给出一点补偿,这个个性谦和的东方人就会配合他们。

作为立志要统治全球海鲜市场的家族,莫里家族一直在研究庞大的中国市场,他们研究了中国人的性格,发现这些人很注重人情和面子,对实用性反而不看重。

所以,来到渔场之后他们将姿态放的很低,希望可以赢得秦时鸥的好感,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很遗憾,他们的计划有问题,秦大官人什么人?从小山村爬出来的苦孩子,他上学的时候就知道,脸面什么再重要也比不上吃上饭重要!

莫里兄弟说尽好话,秦时鸥就是不上钩。

查尔斯终于按捺不住,问道:“秦,我们集团有两艘潜艇被你扣押下了,可能是出于什么误会,所以你看……”

秦时鸥满脸疑惑问道:“你们集团的潜艇被我扣押?那怎么可能?伙计,我们游骑兵的地盘仅仅就在于这座小岛,怎么可能去外面扣押你们的船?”

“不错,那样我们就不是游骑兵了,就成海盗了,对吗,boss?”过来倒茶的尼尔森呵呵笑着问道。

秦时鸥赞赏的点头,小伙子你很机灵啊,我很看好你,好好干。

这次轮到莫里兄弟满脸疑惑了。“游骑兵?什么游骑兵?”

秦时鸥打了个响指,任命书和编制证书又摆了出来,莫里兄弟一看这东西。表情不大对劲了。

如果是秦时鸥私下扣押了他们的潜艇,他们有的是办法拿到,大不了就是个打官司,顶多十万块就能要回船来。可是如果这是民兵扣押了他们的船,他们就没戏了。

打官司?可以,去军事法庭起诉告别岛的游骑兵吧。这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加拿大陆军得闲的多蛋疼会受理这种烂事?

秦时鸥对尼尔森说道:“你和伯德联系一下。招几个人,要身手过硬的那种。最好是海军吧,毕竟我们是海上干活的。”

尼尔森为难道:“海军那边我们不熟……”

“海军陆战队也行。”

“也不熟……”

“那我养你们有何用?”

“开玩笑的,其实我们有的是熟人。”

尼尔森老老实实退下去,秦大官人炫耀的拍着任命书微笑道:“两位见笑了。来,有什么事来着?说说看。”

不用拐弯抹角了,查尔斯直接问道:“秦,如果你愿意撤销渔场的控诉和将船、潜艇交还给我们,你得什么样的条件?”

秦时鸥说道:“首先,你们要明白,现在事情和我已经没关系了,海警扣押你们的独角鲸号,是因为它在海上竟然私改船名?!要知道这不是美国海域。这是加拿大!”

“其次,如果你们拿回两艘潜艇,那赔偿我的全额损失。你们的渔船捕获了我的渔场多少鱼,那就给我多少钱,一分不能差!”

“至于那些海鱼的单价,你们回美国找这个人,大胡子詹姆斯-巴特勒,他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价格。”

一听巴特勒的名字。莫里兄弟脸色一变,他们明白这次的事情无法善了了。

“现在不能谈吗?”米开郎其罗收起脸上笑容硬邦邦的问道。

秦时鸥摊开手道:“很显然。不能!主权问题,不能谈判!你们在选择进入我渔场偷盗的时候,就该想到这点!还有,你们让我怎么谈?谁知道这是你们第几次来盗鱼了吗?谁知道我到底损失了多少?!”

查尔斯站出来打圆场,兄弟两个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可惜这对秦时鸥没用,这招他十岁的时候就玩腻了,小时候吓唬小伙伴找吃的,他就是用这一手。

双方不欢而散,最后走之前,米开郎其罗冷声道:“你放弃了我们莫里家族的友谊,那就得准备承受和我们作对的压力。”

秦时鸥哈哈笑道:“瞧,如果一来你们就说这句话,一切不就简单了?自始至终,你们想说的不就是这点?”

白种人,尤其是其中的资本家,他们是很冷酷的,如果你有利用价值,他们对你奉若上宾,将你的价值榨干之后,那对不起,再见吧。

在这点上能和白种人相媲美的,就是黄种人中的日本人。

莫里兄弟愤愤离开,秦时鸥站在门口冷眼旁观,尼尔森问道:“不去送送他们吗?”

秦时鸥冷笑道:“让他们滚就行了,偷鱼贼还想获得我的友谊?告诉弟兄们,最近一段时间加强巡视,雷达室要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同时注意闭路电视网。”

尼尔森点点头要走,秦时鸥又叮嘱道:“招人的事抓紧点,暂时先来五个吧,军事素质要过硬!最好是海军陆战队出来的兄弟,否则没人开潜艇。”

尼尔森愕然,道:“真要招人?”

秦时鸥不满道:“你以为我刚才和你开玩笑?”

“是啊,我以为你就想岔开话题而已。”

“蠢!赶紧招人!”

莫里兄弟的到访有点影响秦时鸥的心情,为了调整,他收拾了水蜗牛,准备做点自己喜欢的菜吃。

用蜗牛做菜最多的是法国,法式焗蜗牛、拿破仑式蜗牛餐等,中国对这玩意儿不热衷,秦时鸥听专家们说这东西其实跟小肉片差不多,按照做肉方式就能做。

水蜗牛是一边吃东西一边排泄的,故而体内没有什么脏东西,而它们因为主要生活在深海,身上寄生虫也很少,只要煮熟了,蘸上酱油就能吃。

可惜,加拿大人和他们的海鱼一样不喜欢变通,以前没吃过的东西,说什么不吃。所以专家们在电视上又是论证又是试验,归根结底两个字,没用。

秦时鸥打电话给加西亚,让他回来做水蜗牛吃。

加西亚不愧是走遍全球的男人,水蜗牛他都知道怎么吃,随意的说道:“焗蜗牛就可以,味道很棒,我在毛里求斯的时候吃过。”

秦时鸥问道:“没有蜗牛壳,也能焗着吃?”

焗蜗牛是法国经典料理,做法是将专门饲养的优质蜗牛用水煮后取肉,用蒜、香料、洋葱用黄油炒过之后在塞进蜗牛壳内用黄油封好后放入专用焗盘里,用烤箱烤熟,连同原焗盘一起上席。

可是,水蜗牛没有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