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72 焗蜗牛2/5

772.焗蜗牛(2/5 )

身体极度不舒服中,暂时二更,另外三更放到晚上。已经递交辞职书,过去的一百天时间里,身体真是熬的有点垮,感谢各位一直支持弹壳的兄弟姐妹,弹壳会继续加油!

加西亚笑嘻嘻的耸耸肩,留下一句‘瞧我的’就让秦时鸥让开。

水蜗牛的壳几乎退化掉了,剩下的只是一点半透明的小甲壳。

加西亚将水蜗牛放进锅里用开水煮沸,然后让沙克等人找了一大堆的螺壳回来,挥挥手笑道:“瞧,它们这不就是有壳了吗?”

一边煮着蜗牛,加西亚一边清洗螺壳,按照大小分开。

洗完了螺壳,水蜗牛也煮熟了,秦时鸥问道:“煮的有点久了吧?会不会把肉煮老?”

加西亚道:“所以我煮水蜗牛的时候用了一点小技巧,那就是先用盐焗了一下,这样提前拿出了里面的活水,水煮的时候没有了活水,肉就不会老。”

“吃蜗牛必须得多煮,它们里面很容易滋生寄生虫,因为这毕竟不是深海捕捞上来的那些好货,在海面呆久了,它们是有危险的。”

解释着,加西亚运刀如飞,将洋葱、芹菜、香菇和火腿切成丁,加上一点盐和黑胡椒粉调匀。接着把煮熟的土豆去皮、切块、捣烂成泥,加上盐、蛋黄和鲜奶油调匀。

淡黄色的土豆泥用奶油调和匀和之后就有一种甜香味,熊大被吸引过来,嘴里咬着肥嘟嘟的爪子探起头打量,嘴角有口水滴滴答答的淌下来。

加西亚笑着拿了个小盘子盛好递给熊大,说道:“瞧,我多准备了一份,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秦时鸥又在奶油土豆泥上撒了一袖蜜和糖浆,熊大兴奋的扯着嗓子吼叫了起来。

结果虎子和豹子也闻着香味跑了进来,一下子盯上了盘子里的土豆泥。

熊大有个习惯,或者说棕熊都有个习惯。仰头咆哮的的时候,它们闭着眼,不知道是不是抬头睁眼容易被鸟拉屎进眼睛里的原因。

总之这次它在这个习惯上倒霉了,抬头一闭眼。等它发泄了兴奋低下头睁开眼之后,盘子空了!

是的,盘子里的土豆泥没了!

虎子和豹子坐在一旁美滋滋的用舌头舔嘴唇,大白气愤的伸出爪子指着两个小家伙‘吱吱呜呜’的尖叫,好像给熊大告状一样。

熊大悲愤欲绝。挥舞起爪子就要拍打虎子和豹子。

秦时鸥一看厨房又要乱,赶紧拉住它,又挖了一份奶油土豆泥给熊大,熊大不吃,指着糖浆嗷呜嗷呜的叫。

秦时鸥这才想起自己忘记放枫糖浆了,只好给它舀了一大份撒上去,加西亚拿出了黄油,简单一加热成液态后给土豆泥上又倒了一点,这样熊大才甘心。

加西亚笑着将蜗牛肉放锅内用黄油翻炒,说道:“你的生活真棒。秦,瞧这些小家伙,它们就像我们家的布偶猫一样可爱。”

“开什么玩笑,我的孩子们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比你们的那只猫要可爱的多。”

“不,不可能,我们的布偶猫最可爱。”

“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虎子、豹子打个滚,很好。站起来,坐下,敬个军礼,叫两声。很好,干的漂亮!来,让你家布偶猫也这样。”

加西亚:“你再这样欺负人我就不做焗蜗牛了。”

秦时鸥:“……”

说笑着加西亚将白兰地倒入锅子里,连同盐、黑胡椒粉和蒜末拌炒均匀后,拿出来冷却,配上前面准备好的菜丁。一起装入螺壳中,最后用黄油封口,放入烤箱中就结束了。

“等到黄油沸腾,这道菜就可以出炉了,来吧,秦,轮到你了。”加西亚洗干净手后笑道。

秦时鸥耸耸肩道:“我可不用你这么复杂,中国料理的精髓在于什么,你知道吗?那就是一个干脆利索啊!”

吹着牛秦时鸥等油锅烧热,加入葱段、姜片煸锅,倒入一点龙虾熬制的高汤烧开,再加上盐、味精、料酒、香辣酱、老抽、红油调味,接着下蜗牛,收汁装盘。

加西亚看呆了:“不是吧,秦,这样就结束了?”

“当然没有。”秦时鸥笑道。

加西亚期待的看着他,说道:“我就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还要……哦,细特,我服气你了,伙计!”

秦时鸥又往盘子里撒了香菜和芝麻,洗手擦干净,搞定。

这么费劲干什么?专家都说了,这玩意儿就跟肉丁一样,用做肉的方式做着吃就行。

午饭的时候,一人分到了一盘焗蜗牛,另外还有一大盆的麻辣炒蜗牛。

包括薇妮在内,一行人只认真对付焗蜗牛,麻辣炒蜗牛没怎么吃。

秦时鸥很不满,咳嗽一声用眼神示意他亲自做的麻辣炒蜗牛。

薇妮只好笑着要去给他捧场,秦时鸥赶紧温柔的拉下她的手腕,嘿嘿笑道:“媳妇儿,这是辣的,你现在不能吃辣,要不然会上火,让其他人尝尝。”

尼尔森一干人闷着头对付盘子里的焗蜗牛,秦时鸥咳嗽好几声也没用,他们不抬头,因为他们坚信蜗牛只能焗着吃,炒着吃算什么?

薇妮只好用温柔的目光看老爸老妈,马里奥叹了口气,悲壮的叉起一只蜗牛放入嘴里,咀嚼了几下,瞪大眼睛道:“味道真棒,大家来尝尝。”

米兰达吃过之后也点头,道:“是的,秦,你的手艺真不错。”

秦时鸥尝过自己炒的蜗牛,真的味道不错的,这种水蜗牛的肉很嫩,比小牛肉还要嫩滑,就是一块蛋白质。用麻辣的方式一做,它可以很好的入味,佐料的香味发挥的淋漓尽致。

加西亚的焗蜗牛是另外一种感觉,秦时鸥挑开因为冷却而凝固的晃悠,用餐叉挑出一只小水蜗牛连着菜锻土豆泥送到嘴里,咀嚼了一下,一股带着淡淡螺腥味的鲜香味在他味蕾上爆炸了。

“我觉得用螺壳焗蜗牛更好吃。”秦时鸥赞叹道。

公牛眉开眼笑道:“是吧?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船长,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你都承认了,那我也承认吧,加西亚做的焗蜗牛比你炒的好吃。”

秦时鸥:“我他么说的是螺壳焗蜗牛比原汁原味的法式焗蜗牛好吃!谁他么和老子的炒蜗牛比啦?”

“就是,谁他么说了?!”戈登拍着桌子跟腔。

薇妮娥眉又有倒竖的架势,冷冷的问道:“亲爱的们,说脏话很爽吗?”

秦时鸥打了个哈哈:“谁再说脏话,就把我做的炒蜗牛吃光啊。”

顿时没人说话了。

秦时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