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91 北大西洋海蜇1/6

791.北大西洋海蜇(1/6)

今天六更吧,好久没有爆更了,没法大爆那小爆一下,希望兄弟姐妹能理解。

海葵附着在珊瑚礁上,数量稀稀落落,而且大多是刚刚发育出来。

它们的生命很脆弱,母体大多无法适应变化的水域环境,来到大秦渔场之后就死掉了。而新出生的一代就有更强的适应力,不过如果没有珊瑚礁,它们过一段时间也会凋亡。

好在,大秦渔场有一大片的珊瑚礁。

大大小小的海葵扎根在珊瑚礁上,色彩斑斓,好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海底暗流涌动着,这些海葵的触手被水流带动的左右摇摆,形态多样、体态艳丽,生长在一起就可以构成花丛。

一些鲱鱼、鲭鱼和大马哈鱼的幼鱼看到漂亮以为可以做栖息地,它们游过去之后,晶莹柔弱的花朵慢慢探出,逐渐包围小鱼,然后拉着塞进嘴里。

秦时鸥摇摇头,海底真是陷阱无数,难怪很多鱼一次产卵就得几千万,否则真不够长大的。

海葵伸展在外的花瓣,其实是它们的触手,上面布满带毒的刺细胞,汇聚在触手前端,便是一个毒囊,刚才被它捕捉到的小鱼之所以那么老实,就是被麻醉失去了反抗余地。

一般除了少数如小丑鱼和葵虾之类的生物,大多数海洋生物对海葵都敬而远之,当然,傻乎乎的猫鲨七兄弟除外。

七兄弟去深海浪了一圈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吃晶辛万苦完成的磨砺之旅没用,它们在渔场地位更低了,而且它们不在的时候,还来了一头可怕的大王乌贼。

闷闷不乐的七兄弟不太敢去深海了,本来黑霸王带着一群噬人鲨就够恐怖了,现在来了一个更彪悍的大王乌贼,七兄弟更是视深海为禁地。

浅海没什么可玩的,它们刚刚去海带群里和鬼头刀鱼群大战了一场,结果没打赢被人家用鱼海战术给打了出来。只能来珊瑚礁水域来散散心。

海葵的出现算是一个新鲜东西,猫鲨们看着感觉好看,就靠过去仔细打量。

六兄弟鼓动老大去试试,星期一尝试着用嘴巴去碰了碰海葵。

海葵对付小鱼小虾还有两把刷子。面对一米多长的猫鲨,它们的毒囊就威力不够了。

不过,它们又别的手段自保,口中吐出一道清水,然后收回触手缩成一团。

这个发现让七兄弟高兴起来。海葵的表现好像娇羞柔弱的良家少妇,猫鲨兄弟是渔场出了名的流-氓恶-棍,这会终于找到了调戏对象,它们找到几朵大点的海葵,挨个吓唬它们缩成一团。

七兄弟玩的正开心,三个矫健的影子先后杀了出来,冰刀、雪球和憨豆,呈现品字形冲向猫鲨群,三下五除二将它们打的屁滚尿流赶紧逃跑。

赶跑猫鲨群,雪球三小在珊瑚礁周围巡视了一圈。看到海葵重新展开触手,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

秦时鸥往北方海域转移,一群棱皮龟从后面追了上来,这个季节它们还没有离开,那估计是要等到秋季小龟孵化之后,它们才会去热带过冬。

之所以全球这么多组织机构国家要保护棱皮龟,是因为这种龟身上还有很多谜题没有解开,比如它们海洋中总走直线的原因,比如它们全球巡航原因,比如它们的栖息特点。

另外还有一个。它们视力很差,为什么总能那么快找到藏在水里的水母?

这次也是,秦时鸥没注意到,棱皮龟们已经冲进一个水母群。这些水母是青蓝色,藏身在水中非常隐秘,伞部隆起呈馒头状,大的伞盖有一米半,小的则有半米左右。

秦时鸥观察了一下,这种水母是可以食用的。名字叫北大西洋海蜇,不过和大多数水母一样,也带有毒性,只是毒性较弱,除非被海蜇群包裹,否则不会死。

海蜇群一出现就是铺天盖地,它们是传承于六亿五千万年前的种类,比恐龙出现的还早,现在恐龙都灭绝不知道多少万年,它们还在地球上活的好好的。

海蜇头可以用来做凉菜,古代有海中八鲜之称,北大西洋海蜇质量尤其好,因为这东西怕污染,而北大西洋海域可能是地球上环境保护做的最好的资源海域之一。

秦时鸥去给巨妖输入海神能量,结果发现深海珊瑚的位置出现了一艘沉船!

这沉船比较小,大概十四五米长,是普通的帆船,船帆已经烂了,不知道沉没多少年,船的龙骨也快散架了,巨妖就盘旋在帆船旁边。

一看到沉船,秦时鸥本来有点兴奋,进去一找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配件之类都烂的不能用了,也不知道巨妖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巨妖倒是盘旋在沉船周围挺开心的,联想当初秦时鸥遇到它时候所在的海沟,那里也有一艘沉船,秦时鸥便想到,这小船可能是巨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拖来的,它喜欢待在船舶周围。

输入了海神能量之后,巨妖兴奋的用庞大的触手卷起帆船,摇动着在水里晃了几下,这才重新放下帆船。

秦时鸥笑着离开,后面忽然有了个想法,巨妖的力气貌似很大啊,那这样在海里……

这个想法不够成熟,秦时鸥摇摇头先放在心里,随即收回海神意识沉睡。

早上醒来,秦时鸥先去看了看知了猴,这东西必须用盐水泡死,否则它们很快会蜕壳,那样营养价值大减,味道也不如幼虫时候好吃。

知了猴泡的不错,秦时鸥捞了二十来个放到平底锅里用油煎。

有人喜欢吃炸知了猴,秦时鸥觉得还是用油煎更好,不会很油腻,煎的时候用酒瓶底压一下,很快就可以煎熟,味道很好。

孜然粉和辣椒粉都是现成的,秦时鸥用盐调和了一下,夹起一个知了猴沾了沾调料吃掉,都是一样的配方,都是一样的味道,煎熟的知了猴外脆里嫩,味道很香。

吃早餐的时候,秦时鸥端上了一盘子,奥尔巴赫一看笑了起来,拿起蘸调料吃掉,点头道:“嗯,不错的味道,我上一次吃这个东西的时候,貌似还很年轻呢。”

“爷爷,你现在也很年轻。”雪莉小嘴永远那么甜。

奥尔巴赫哈哈笑道:“我的心很年轻,但我的年龄——你们都要叫我爷爷啦,怎么年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