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92 这是树汁2/6

792.这是树汁(2/6)

小爆一下,希望大家能支持弹壳,有推荐票的麻烦投几张推荐票,有月票的能给个月票就更好啦,弹壳拜谢!

吃完早饭,秦时鸥对沙克说道:“你带人去沿着海岸线搜查一边,现在这个季节很容易爆发水母增殖潮,该死的,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导致水出点问题。∑頂點小說23”

渔夫们都是老海洋人,他们对水母认识超过秦时鸥,哪些能食用哪些要丢弃清清楚楚。

孩子们今天不用上学,今天是纽芬兰并入加拿大的公投纪念日,可以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历史上1948年的这一天,纽芬兰举行了公民投票,通过了并入加拿大的决议。在1949年3月31日,纽芬兰正式加入加拿大,成为加拿大的第十个省。

对于纽芬兰来说,这不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因为原住民们拥有骄傲的独立意识,在上世纪初,它作为大英帝国失去美洲殖民地之后的首个自治领,曾经是一个独立国家。

但因为当时它还是大英帝国的自治领,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纽芬兰大量借贷为英国进行战争融资,并因此在上世纪20年代一直存在着财政赤字,30年代其累积负债超过国民收入的三倍。

1933年,由于担心纽芬兰的信用可靠性,加拿大各大银行威胁要暂停对其放贷。纽芬兰转而向伦敦求助,于是英国政府派遣了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这个问题。

英国人搞政治着实黑暗而肮脏,他们调查后。单方面提出的解决方案要求解散纽芬兰议会,并将一切政府权力移交给由六人委员会。而委员会的成员是三名来自纽芬兰,三名来自英国。

毫无疑问。这种方案实际上是要让纽芬兰放弃国家主权,重回殖民地地位。

当然,此前他们虽然名为独立国家,但也是加拿大的自治领,故而纽芬兰议会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要求,解散了民主政府。

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二战后,实力大伤的英国实在没钱再为纽芬兰出预算,提出终止派遣政府。

可那会纽芬兰也参与了二战啊,一样损失惨重。境内建设遭遇瓶颈,无奈之下只好又转向加拿大求助,在得到后者负担其债务许诺后,这样通过公民自投成为了加拿大第十个省。

孩子们可不管这个,事实上加拿大人不在乎自己是哪里人,移民太多、意识太杂。比如墨西哥人和日本人,两个国家相对保守,移民家庭不允许孩子学习英语,坚持说墨西哥语和日语。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对加拿大能有什么归属感?

雪莉他们更不在乎自己是纽芬兰人还是加拿大人,他们在乎的是又多了一天玩的时间。

可是白天玩了一会,几个孩子就气呼呼的跑了回来,找到一根长长的细木棍。在那里绑着扫帚要捣鼓什么。

虎子和豹子凑在一起观看,孩子们讨论着,它们俩时不时的叫两声。好像也参与了讨论一样。

秦时鸥好奇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戈登头也不抬的说道:“赶走那些蝉啊。”

鲍威尔解释道:“我们想在小屋里玩,但外面太嘈乱了。那些昆虫在树上叫个不停,让人心烦意乱。我们决定赶走它们。”

确实,随着十七年蝉的爆发,现在小镇被蝉鸣声包围了,在别墅里都能听到知了无休无止的叫声。

秦时鸥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吧,我教导你们沾知了,这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那时候沾到的知了还能吃,现在算了,不过用来喂鸡也不错。”

他回屋子里找了些面粉,先和成面团,后面放入水中抓取清洗,洗掉淀粉,最后留下的就是具有粘性的面筋。

秦时鸥试了试粘性,感觉足够大了,便将一块面筋贴在长木杆上,递给鲍威尔道:“你和小沙克、小海怪轮流用这个,看到这个头了吗?慢慢的,用它去贴知了,懂了吗?”

说着,他又去用渔网简单的制作了一个小网兜,用铁条捏圆撑起来,和另一根长木杆组合起来,告诉雪莉和戈登他们:“这个是用来网的,把它们网进去就可以。”

准备好工具,秦时鸥带一群孩子浩浩荡荡出发,虎子、豹子和菠萝蹦蹦跳跳的跟了上来,高手晒的无精打采,探着脑袋看了看,薇妮给它拿来大澡盆,往里注入清水,它赶紧爬进去避暑。

两棵大糖枫树上不知道有多少只知了,反正靠近之后跟听紧箍咒一样,‘吱吱吱’的叫疯了,难怪孩子们无法忍受。

而且树上不光有知了,还有很多其他昆虫,难怪受气包说还伴随着吃树叶的声音,确实,在知了‘吱吱’的叫声中,还有‘沙沙’啃食树叶的响动,树下是各种各样的虫子屎,很恶心。

这都是知了引起的,所以受气包他们将责任推到知了身上也不算过分。因为知了吮吸树汁时,会不断排出尿液,它们对树汁吸收不完全,导致尿液中含有树汁的营养成分。

这些营养成分会引来各种口渴的蚂蚁、飞蛾、甲虫等等,它们不光吸取知了的尿液,还会食用树叶,所以知了越多的树上,后来损失的枝叶也越多。

糖枫树的主人是松鼠小明,小家伙看来也饱受知了困扰,蹲在高处的一个树杈上生闷气,腮帮子一鼓一鼓,好像骂人一样。

秦时鸥吹了个口哨给小明,然后举起细木棍,找到一只叫的正欢的蝉,慢慢将木棍靠了上去,同时小声介绍道:“瞧,我们要小心,一点点靠近,不能让它察觉到……”

孩子们紧张的看着,使劲点头,聚精会神的样子让秦时鸥感慨不已:这帮小兔崽子要是能有这个学习的劲头,那将来肯定都是纽芬兰纪念大学的料。

“最后一下要稳准狠,咱们慢慢靠上去之后,瞧我这么一使劲!”秦时鸥手腕最后一抖,面筋精准的黏在了那知了的翅膀上,知了受惊尖叫,屁股一撅一股粪水就喷了下来。

秦时鸥很久不黏知了,都忘了还有这茬子事,可他这会躲不开了,周围都是孩子,只能硬生生吃了这个苦头。

孩子们也被淋了一头,戈登傻傻的问道:“这是什么?怎么突然下雨了?”

雪莉等人脸上都露出不好的表情,秦时鸥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严,灵机一动说道:“这是树汁!这就是知了正在吃的树汁!”??[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