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93 树汁果汁3/6

793.树汁果汁(3/6)

雪莉等人单纯,可不脑残,大萝莉瞪大眼睛问道:“怎么可能是树汁?为什么我们捕捉知了,会有这么多树汁洒下来?这一定是它的……”

秦时鸥打断她的话,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当然是树汁,你们老师没有给你们讲过蝉这种昆虫吗?”

一群孩子傻乎乎的摇头,秦时鸥暗道幸亏没讲,幸亏平时夏天加拿大没什么蝉破土出来,否则今天他会丢人的。

在孩子面前,被蝉尿了一头,秦时鸥觉得这很伤他的威严。

“oK,我来给你们普及这方面的知识,牛羊你们老师有没有讲过?它们是反刍动物。”秦时鸥说道。

米歇尔抢着道:“我知道,我们学过,牛和羊吃了东西不是直接进行消化,它们有四个胃,首先进入瘤胃储存起来,稍后会进行反刍。”

秦时鸥竖起大拇指给了这傻孩子一个鼓励,很好,这哏捧的好,捧的有水平。

“蝉也一样,它们是不一样的昆虫,吸取了树汁之后会先储存到一个名叫、名叫啥玩意儿里,反正就是先储存起来,以后缺少食物的时候再进行消化,明白了吗?”秦时鸥说道。

胡乱解释一通,秦时鸥真想给自己点赞,自己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越②,来越强了。

“就像骆驼将水和养分储存在驼峰里那样吗?”小沙克问道。

秦时鸥夸赞道:“是的,你真博学,伙计。你连骆驼都知道啊。”

小沙克牛气哄哄的抬起头,道:“那当然……”

“吱吱!”又一股‘树汁’喷了下来。秦时鸥赶紧避开,然后就洒了小沙克一脸。

秦时鸥抬头看。小明爪子里捧着一个知了在对他打招呼,后面跳到他肩膀上,献宝一样将知了递给他。

“乖孩子,真是乖孩子。”秦时鸥抚摸着小明头顶的细毛笑道。

把这知了递给他之后,小明‘蹭蹭蹭’快速爬上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一只只知了身后,爪子狠狠一拍就将之砸晕了,顿时,知了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

“卧槽。闪电貂啊。”秦时鸥看着小明迅疾无比的速度大为愕然。

雪莉弱弱的看着掉下来的知了,再看看手里的捕蝉网:“秦,早知道我们就不用费这么多力气了,有小明在,搞定这一切多简单。”

秦时鸥咳嗽一声,道:“说什么傻话,我们不是为了要这些蝉,而是享受捕蝉时候的乐趣,乐趣明白吗?很好。你们在这里玩吧,我要回去一趟。上帝,小沙克,你舔嘴唇干什么?”

小沙克一脸理所当然:“我在品尝树汁的味道。”

秦时鸥点点头。觉得事实更不能说出来了。他刚要走,雪莉忽然拉住他道:“你向我们保证,刚才撒下的那不是知了的尿液!”

看看还在舔着嘴唇回味树汁味道的小沙克。秦时鸥咳嗽一声道:“我向你保证,可爱的姑娘。那不是知了的尿液!”

实际上那是知了的粪水啊我可怜的姑娘!秦时鸥心里有一百头草泥马在跳舞,蝉排泄与其他昆虫不一样。它的粪液都贮存在直肠囊里,紧急时随时都能把屎尿排出体外以迷惑敌人。

得到保证,孩子们放心了,继续捕捉知了,继续享受洒下来的树汁雨露。

十点多钟的时候,哈姆雷突然开车过来了,秦时鸥看看那辆丰田凯美瑞,问道:“还没有配上司机?”

哈姆雷笑道:“我可不想像倒霉的奥凯佛那样接受选民抨击,等我宣誓之后再雇佣司机也不迟。”

加拿大政府规定,市政府一级,只有市长可以配司机,其他不管是市议员还是什么,都不准配司机,自己配也不行。

等哈姆雷坐下,秦时鸥对外面喊了一声:“有客人来啦!”

刚坐稳的哈姆雷吓了一跳,道:“伙计你乱喊什么?这句话我怎么感觉那么不对劲?”

秦时鸥让他坐一会,后面雪莉端上来两杯冷饮,这时候他才解释道:“孩子们搞了个冷饮小屋,招待客人用的冷饮都是小屋里送的。”

放好冷饮,雪莉微笑着站在哈姆雷身边,后者喝了一口,赞道:“很棒,好姑娘,这杯西瓜汁的味道很好。”

“谢谢夸奖,两元。”雪莉干脆利索的说道。

哈姆雷差点将西瓜汁吐出来,秦时鸥掏出五块钱道:“我请我请……”

哈姆雷制止,拿出两加元递给雪莉,继续夸道:“很棒,好姑娘,自力更生的孩子更让人喜爱。”

“那顺便把小费也给了呗。”大萝莉笑吟吟的说道。

秦时鸥看着哈姆雷痛苦的将嘴里的西瓜汁咽下,他觉得下次来客还是自己去冲咖啡的好。

大萝莉收了钱,解释道:“市长先生,我们的果汁是物有所值的,纯天然没有任何添加剂,而且里面还加了一些独有秘方,比如树汁,味道绝对和外面的不一样。”

哈姆雷听了大萝莉嘴里的‘市长先生’,老脸笑成一朵花,秦时鸥那边则顿时脸色苍白,赶紧将端起的饮料放下。

“秦,你怎么不喝呢?”大萝莉微笑着问道。

秦时鸥干笑道:“我不太口渴。”

“那你尝尝味道呀,市长先生说好喝,这可是我们用新配方调出来的。”大萝莉笑的天真无邪,但秦时鸥始终觉得她眼睛里闪烁的是狐狸之光。

哈姆雷也劝说道:“是的,味道很不错,你尝尝,赶紧尝尝。”

他有正事要说,雪莉在这里没法说。

秦时鸥还想拒绝,可哈姆雷不傻,他老是拒绝喝果汁,很快就想到了问题所在。

没办法,自己约的炮,哭着也要打完,秦时鸥尴尬的笑了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好在味道没什么变化。

雪莉学英国宫廷女贵族那一套行了个淑女礼,欢欢乐乐的跑出了别墅。

“我这次来有件事想商量一下,今年是十七年蝉的爆发年,你可能不了解这个……”哈姆雷等雪莉一离开就要说正事。

秦时鸥叹道:“我明白,我非常明白这件事,你说后面的吧。”

哈姆雷点头道:“那就好,十七年蝉是害虫,今年爆发后不亚于蝗灾,所以小镇想组织个灭蝉活动,用农药来杀灭这些可恶的昆虫。”

“可是小镇没有农用飞机,你这里恰好有一架,我们想租赁你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