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97 民兵连长

797.民兵连长

盗鱼船主要来自东南西三方面,故而这三艘高速艇上有两艘装了灭火导弹,另一艘则安装了灭火火箭弹。

这种灭火火箭弹是项昊给秦时鸥搞进来的,但只搞了一套,便安装在了东方海拳号上。

灭火火箭弹采用了18管制,拥有cmf-1型远距离智能森林防火系统,这个系统没多大用处,主要是察觉火源然后调控火箭弹制导方向的。

东方海拳号上配备了一台加装了简易火控系统的计算机,连接在瞄准设备和发控设备上,可以为火箭弹进行简单制导,发射距离比较短,只有400到600米,超过这个距离火控系统就失效了。

当然,如果确实要对付森林大火,那这火箭弹采用cmf-1型远距离智能森林防火系统后攻击距离还要远一些,能达到2千米左右。

四百米的距离足够对付一艘渔船了,得到秦时鸥命令,东方海拳号一边撤退一边调头,露出了安装在船尾的十八管式蜂巢火箭发射器。

斯特罗基夫号上的渔夫以为东方海拳号怕了,就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人将喝完的啤酒罐扔向海拳号撤离的方向。

但是很快他们就笑不出声来了,有渔夫拉开了覆盖着火箭发射器的防护衣,露出了斜刺苍穹的蜂巢发射器。

“细、细特!火箭炮!”有人震惊的喊道。

其他人揉揉眼,脸上也露出惊恐之色,驾驶室里冲出一条大汉。他手里还捏着一幅望远镜,估计是在驾驶室里看的不清晰。特意跑出来观察。

拉开距离差不多四百多米了,渔夫们摆正蜂巢发射器对准了渔船。有人打开控制电脑,接收了雷达回馈过来的信息。

这东西采用傻瓜式操作方式,本来就是给消防员用的,往里输入距离和射击角度之后,摁下‘发射’红键——

“虎虎虎!”尾焰喷射喷射,蜂巢发射器周围烟雾弥漫,三枚火箭弹依次射了出去……

船上的两个渔夫蹲在发射器两旁,发射了火箭弹之后才站起来,眉飞色舞的看向那艘船。

这种民用火箭弹飞翔速度并不快。秒速大概是二十米上下,毕竟军用的122口径火箭弹秒速也就六十多米,所以这东西讲究的是覆盖性打击,而不是精确式打击。

如果用在陆地上,那这种火箭弹对付移动目标没用,但在海上作用就很大了,渔船从启动到移动,需要十几秒钟的反应时间,而开始移动初期速度也很慢……

格陵兰渔船上的人绝望尖叫。他们能看到三枚火箭弹拖着尾焰从远处射来的场景。

船长吼道:“跳水!大家快跳水!”

“我们被加拿大海军攻击了!”驾驶室里的人对着无线电吼道,希望这段话可以传出去,他们眼看都活不了了,只能寄希望于政府给自己讨还公道了。

‘砰砰啪啪’。船上的渔夫纷纷往水里跳,十多秒钟之后,三枚火箭弹先后落在甲板、船尾。另一枚则没有射中落入了水中,掀起了一朵浪花。

水里的渔夫玩命的甩动手臂往四周划。他们认为这火箭弹会炸沉他们的船,而船在沉入水中的时候会带进漩涡。逃不出去一样会死,另外隔着太近可能被火箭弹碎片或炸出来的船只碎片伤到,反正不安全。

可是火箭弹落到了船上,并没有爆炸声响起,水里的渔夫们惊愕回头,看到船上快速出现了大量白雾。

“法克!这他么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快就燃烧起来了?”有人在水里惊恐的吼道。

雇佣兵们都是暴脾气,bb霜下压直升机驾驶杆贴到了海面上,随着机翼飞旋,温顺的海风被带动的狂野起来,在周围掀起了一道道大浪。

海中的渔夫被折磨的狼狈不堪,好在秦时鸥不想真弄死他们,等给他们一个教训之后就示意bb霜拉起直升机,留下一群渔夫失魂落魄的在水里发呆。

东方海拳号上的渔夫亢奋不已:“该死的,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有人想当兵,操控这种重武器的感觉太棒了,我简直爽的要射了!”

后面秦时鸥打了个响指,直升机便开到了渔船附近,他跳了下去,让bb霜回去,自己留着等海警来了配合询问。

海域很不好管理,直到半天之后,海警的快艇才乘风破浪的赶来,纽芬兰海警与秦时鸥已经很熟悉了,因为就他的渔场老是出事,也就他的渔场里鱼多。

带队的中尉上了东方海拳号之后还道了个歉:“不好意思,伙计,今天事情有点多,北方海域有渔场主发生了海上械斗,该死的,为什么大家不愿意老实点?”

灭火器里填装的是高压干粉和干冰,释放起来非常猛烈,现在穿上还满是白烟白雾,渔夫们泡在水里大半天,散失大量热量,几乎都要休克了,看到海警们到来激动的想哭。

上船之后海警开始取证调查,首先两艘格陵兰渔船确实都有捕捞许可证,其次他们确实进入了秦时鸥的私人渔场,这样事情就不好办了。

斯特罗基夫号的船长披着个毯子在那里大吼大叫:“我们是追逐鱼群来的!这些三文鱼群不是他渔场的,而是公海的,我们从公海一路追过来的!哦,细特!细特!必须要惩罚他!他船上有导弹!”

秦时鸥耸耸肩,将船上的证件拿出来给海警看:“事实上,这是镇子上的消防船,你知道,我们岛上有小山和森林,发生山林火灾就很麻烦了。”

“镇上的消防船为什么在你这里?”海警问道。

秦时鸥解释道:“恰好镇子的消防船在附近演戏,我和镇政府申请之后,就请镇上的船来帮忙看看什么情况。”

海警耸耸肩,对格陵兰船主说道:“ok,事情结束,伙计,回去吧,滚出加拿大海域!”

船主愤怒无比,吼道:“你这是偏袒!我们有权进入争议海域捕捞!而他绝没有权力用这该死的、该下地狱的、所谓的法克消防火箭弹打我们的船……”

“听着,伙计,他有权力这么做,知道他是谁吗?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纽芬兰民兵组织游骑兵的连长,懂吗?你现在是侵略者,明白吗?”海警告诫道。

格陵兰船主一时愕然,指着秦时鸥道:“法克,黄种人做民兵连的连长?”

“瞧,种族歧视!”秦时鸥立马扣屎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