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98 物是人非

798.物是人非

在加拿大的地盘上和加拿大海警讲公平?没有被打就不错了,格陵兰船长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悲愤离开,临走的时候他一直喊回国后一定起诉秦时鸥和海警,还说要发动媒体曝光加拿大的黑渔场主。

秦时鸥摆动蜂巢发射器又瞄准了他的渔船,这才把那渔船主吓得屁滚尿流赶紧跑人。

但他自己走不了,得一起来的渔船拖行,因为干粉和挥发后的干冰对仪器机器之类伤害很大,他的渔船遭遇了两枚火箭弹攻击,回去不大修是没法再用了。

这也是格陵兰船长一定要海警给他主持公平的原因,他这次出来,可是亏的连裤子都没了。

回到渔场之后,秦时鸥看到薇妮、几个孩子正在和老太太谈笑风生,奥尔巴赫也回来了,他貌似认识麦考莲,端着杯冷饮也在聊天,表情看上去还很愉悦。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秦时鸥问道。

老太太笑道:“我们在聊你的孩子们,它们很可爱……”

话没说完,不可爱的来了。

两声鹰啼声,怒张双翼的小布什一头扎了下来,跟一架霸道的小轰炸机一样,直接往秦时鸥怀里钻,尼米兹在空中盘旋着,姿态优雅而潇洒。

“白头雕?︽∏,”麦考莲惊奇的说道,“上帝,你竟然还养着这样的家伙?我见过有人养棕熊,却没有见过有人能驯养白头雕!”

美国人选白头雕做国鸟,可不光是因为这种鸟彪悍善战、性格坚韧,还因为它们桀骜不驯。就像骄傲的美国牛仔们,不可征服、不可驯养。

小布什身上的棕色鸟毛很混乱。威严的眉弓上还有一道小伤口,秦时鸥帮它整理羽毛。小布什就一撅一撅的翘屁股来分泌油脂,这个姿势实在太妖娆了,守着老太太秦时鸥真不好意思看。

薇妮接过小布什,说道:“是的,白头雕,不过不是我们驯养它,只是双方互相选择而已。”

尼米兹后面落了下来,这是加拿大最有名的一只鸟,很有可能也会成为全世界最有名的鸟儿。因为卡梅隆确定拍摄那部电影之后,会请尼米兹去进行本色出演。

麦考莲也知道尼米兹,等它落到秦时鸥手臂上之后,她伸手摸了摸它的翅膀,赞叹道:“这就是上帝的牧者吗?真是一个好小伙,它在暴风雨中的举止真让人感动。”

尼米兹咕咕叫了两声,用鄙视的小眼神斜睨麦考莲,秦时鸥赶紧解释:“这孩子眼斜,看谁也是这个眼神。”

这样尼米兹不高兴了。正过头来端正的打脸秦时鸥:打脸不隔夜,就是这么干脆利索。

大军舰鸟的羽毛也乱了,薇妮转移话题道:“好像这两个小家伙老是去坎巴尔山的目的是打架,它们好几次回来都带着伤痕。”

小布什一听这话嘎嘎的喊叫起来。跳到桌子上使劲蹦跳,似乎不满薇妮说的话。

麦考莲笑的更欢乐了,连连说这孩子真可爱。

秦时鸥瞅瞅在那里连蹦带跳还无礼挥翅膀的小布什。一点没看出哪里可爱,这小混蛋比它不会飞的时候讨厌多了。

坐在沙滩上。不远处是缓缓拍打沙滩的海浪,海风徐徐的吹着。看着晶莹的海水,听着海鸥清脆的鸣叫声,午后的阳光仿佛都变得柔和起来。

一行孩子看着有趣,脱掉鞋子挽起裤子、提着裙子跑到海边,大呼小叫着踩水玩。

看着无忧无虑的几个孩子,麦考莲突然忧伤起来,她出神的注视着海浪,脸上表情无喜无悲。

秦时鸥正在猜测她想到了什么,老太太忽然轻声感慨道:“我第一次来这渔场的时候,海水就是这么晶莹、海风就是这么温柔,现在再回来,一切几乎没变。还是这样的金色沙滩,还是这片海,或许还是那些海鸥,可惜,物是人非……”

“是啊,多少年了?物是人非,我们都老了,有些人甚至不见了。”奥尔巴赫也叹息着说道。

这一席话可真是惊动四方,虽然陪在旁边的只有秦时鸥、薇妮两人,但这两人受到的冲击可是很大的。

对视一眼,秦时鸥心里震惊无比,麦考莲以前来过渔场?而且听她和奥尔巴赫的话,两人以前显然认识。

看着麦考莲和奥尔巴赫的面容,秦时鸥心里迅速算计,莫非,这两人年轻时候还有过什么故事?不对,奥尔巴赫不到七十岁,麦考莲都九十岁了,这差距有点大。

他的八卦之心开始跳动,然后小心的掏出手机低头查询麦考莲的情史。

而不经意间一扭头,他愕然看到薇妮也在干同样的事情而且人家干的还更隐秘,眼睛陪着老太太看孩子,手里却在盲打!

“我媳妇真牛逼。”秦时鸥暗暗感慨,加快了搜索的速度。

根据他的查询,麦考莲有一段完美婚姻,丈夫比她年龄更大,已经在十多年前就逝去了,显然他的猜测是很没有道理的。

麦考莲感慨了一番,可能是考虑到秦时鸥和薇妮在身边,说这些不太好,便扩大话题道:“你有这样一个渔场很好,我看到你这里还有菜园农田是吗?那很好。”

秦时鸥客套了几句,邀请她晚餐在这里品尝一下渔场出产的菜和鱼。

麦考莲微笑道:“我很乐意,小伙子,你的渔场一直保持着我们那个时代的特色。建筑风格是那样,饮食风格也是,我想你这里食品一定非常安全,蔬菜和鱼肉也是卫生又干净的。”

“确实是这样,女士,我的渔场一切都干净而卫生。我看您这么注重饮食安全,显然这和您的长寿有关。”秦时鸥恭维道。

麦考莲笑了笑开始聊养生方面的知识,她和薇妮秦时鸥说,长寿的秘诀就是吃更多的蔬菜,少食多餐,一天多吃几顿无所谓,但不能饱餐的过分。

后面她又抱怨,说如今环境越来越糟糕,平时在家她只能选择一些有机食品。

聊天氛围很简单,就像和一位普通的老太太饭后谈话,麦考莲驾驭话题的能力很强,没有往政治方面扯,说完了饮食和养生,又开始说运动。

老太太的运动能力很不错,她介绍自己最喜欢溜冰和玩冰球,九十岁之前一直活跃在溜冰场上,这些年因为家人担忧,她才逐渐安静下来,平时就是遛遛狗和去一些感兴趣的地方转悠转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