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02 欢庆晚会1/5

802.欢庆晚会(1/5)

投票需要携带身份证件和政府统一寄来的身份卡,卡片上印有名字和住址,大概有名信片的四倍大小,像是准考证,不过上面打印的不是考号,而是投票地点。

办公大厅门口有人把守,挨个验看身份证件和身份卡。

秦时鸥将证件递给看守的官员,那人拿着扫描机扫过之后,留下身份卡同时给他一张不记名的选举卡。

选举卡的宽度和a4打印纸的宽度差不多,长度是a4纸的一倍半,上面列着好几项选举内容,第一是市长选举,秦时鸥打眼一看大吃一惊,一直以为只有奥凯佛和哈姆雷在竞选,原来有六个人!

薇妮给他解释道:“选举开始的前两个周就会决出最终双强,除非出现特别厉害的黑马,否则一开始决出的双强便是最终的双强,这一届是奥凯佛和哈姆雷。”

秦时鸥这样明白了,哈姆雷做事也挺靠谱的,这是先打败了第一轮对手后才找他来要选举资金的。

除了要选市长,还要选举出本区的一位市议员,上一届本区的市议员便是哈姆雷,这一届候选人足足有十个,告别镇也有人入选,竟然是沙克和休斯。

秦时鸥一拍大腿,对薇妮说道:“沙克也有机会做市议员?该死,他干嘛不早说?○♂,早说咱们帮他做一下宣传呀。”

薇妮白了他一眼,道:“市长和市议员不会出自一个社区,告别镇就相当于一个社区,沙克和休斯虽然有名额。但不可能当选,宣传有什么用?何况。你确定沙克能做市议员?”

秦时鸥想了想,正好沙克笑呵呵的带着媳妇走来。

看着肌肉如磐石般结实、脾气像滚雷一样暴躁的沙克。秦时鸥果断摇了摇头,就沙克这性子,估计在市议会里一旦受了憋屈,当场能暴打其他的市议员。

除了市议员,还要选择教育、财务、农业等几个委员会的主政官,秦时鸥虽然不认识,但也听说过这些人,便按照自己了解选了几个人。

做完选择,大厅中央有一台atm机款式的机器。有屏幕、有开口,秦时鸥走过去把选票往读票口一放,就好像吸取银行卡一样,选票立马被吸了进去。

每张选票都有电子码,进入之后,相关信息会被立马扫描送到中心计算机处理器,这样整个过程是无法作弊的。

加拿大的选举有个好处,那就是痛快淋漓,当天出结果。十点钟之后停止收取选票,选举委员会开始核查结果,六位候选人都在现场,等待最终结果。

半小时之后。结果通过网络和电视台、报纸等途径同时播送出来。

哈姆雷高票当选!

圣约翰斯这次投出的选票一共是十五万张,他拿下了十二万张,被视为他最大对手的奥凯佛仅有两万余张选票。输的干脆利索!

哈姆雷的选举集团在小镇准备好了一台一百多寸的LeD显示屏,结果出现在屏幕上之后。围观的镇民顿时发出热烈欢呼声!

秦时鸥搂着薇妮看向电视屏幕,哈姆雷已经得到结果。他整理了一下西装,微笑着和对手们一一握手,接着就立马要做当选感言。

哈姆雷的感言很简单,他意气风发的说道:“根据统计,今年的选民参与数量是最多的,有人说这是选举的胜利,因为更多的人开始享受自己的权益。但是,我不认可!”

“我坚信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的名言:选民对自己的选举权越漠视,他们对生活、对执政团就越满意!我认为,只有当不管谁做市长,市民们生活都一样满足的时候,才是选举的胜利!”

“我的感言到此结束,我不去强调什么,让我们日后走着瞧!瞧瞧我和我的团队会做什么!谢谢大家,感谢圣约翰斯的每一位同胞!”

秦时鸥正看着哈姆雷装逼,结果有人找到他,说请他主持今晚的欢庆晚宴。

“什么?今晚有欢庆晚宴?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秦时鸥惊愕道。

通知他的人是哈姆雷选举集团的一位要员,但秦时鸥不太熟悉,这人微笑道:“因为在这一刻之前,我们并不知道谁会成为市长,所以也不能确定是否会有欢庆晚宴!”

秦时鸥大笑,这货装逼,哈姆雷早就跑他那里去透过底了,邀请道麦考莲的时候,就注定他能当选为这一届的圣约翰斯市长。

“为什么找我?我不太合适吧?”他还是觉得这种出头鸟最好不当。

那人依然微笑道:“除了您,秦时鸥先生,谁还有资格主持这样的晚宴呢?您是哈姆雷市长的最坚定支持者,您是小镇的精神领袖,您就是今晚最好的主持者!”

周围的人受到吸引,听清那人的话之后挥拳高呼:“秦!秦!秦!酒!酒!酒!”

LeD屏幕所在的主席台已经调好了音箱设备,秦时鸥走过去拿起话筒,先装逼性弹了一下,台下欢呼的声音小了一些。

随后他说道:“oK,听我说伙计们,先看看左右,有没有孩子?如果发现孩子,立马带他们回家,接下来的场合不适合他们参加!”

“再看看有没有怀孕的妇女?薇妮,亲爱的,你就是她们中的一员,谁能行行好帮我把她送回家?”

“剩下的,姑娘们,保护好自己,因为今晚剩下的时间,将!是!一!场!狂!欢!”

“嗷嗷!”众人发出疯狂的欢呼声。

哈姆雷集团已经准备好了啤酒和香槟,午夜十二点之前,大家就在这里喝啤酒尖叫就行了。

因为今晚只是出来结果,哈姆雷还不是正式市长,他会在未来一个月的时间里与奥凯佛交接,所以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后,哈姆雷会赶回来。

两位市长交接的时候又是一场撕逼大战,奥凯佛会将自己烂摊子交给他,而他肯定会尽量不接手奥凯佛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

哈姆雷回来后一露面,秦时鸥和休斯一行人晃动香槟将瓶口对准了他,开喷!

现在哈姆雷派头完全不一样了,他有随行记者,这些记者会记录下这个狂欢之夜展现给市民们,哈姆雷必须要放开,展示自己亲民的一面。(……)